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没有抑制剂怎么办?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逍遥白渡 来源:晋江文学城

离开酒店之后,苏玥先回她住的小公寓换了一套衣服再去上班。

到了公司,不少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她,苏玥仔细检查了自己的仪容,整洁的面容,标准的职业套装,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苏玥还没来得及找旁边的同事问一句为什么,就收到了未婚夫章峻发来的微信视频,当视频中的画面进入眼中,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视频经过处理,男人被遮的比较严实,看不出身份,而女人就比较明显的可以看出是她。

弄视频的人这样做目的很明显,那就是算计她苏玥。

这下她终于知道为何公司的人会用奇怪的眼神看她了,看来这件事公司里已经是人尽皆知。

只是她不明白她苏玥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人物,出身普通,做人低调,到底无意中得罪了谁,那人竟然用这样的办法捉弄她。

这个问题不是当务之急,如今最主要是怎么和章峻解释。

苏玥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拨通了章峻的电话。

“苏玥,你到外面去勾搭野男人,还记得给我打电话,真是难得。”章峻讽刺道。

苏玥没有理会他语气中的不善,开口道:“章峻,我是被人算计了,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章峻冷漠道:“有什么可解释的?你和别的男人睡了难道是假的?战况激烈是假的?”

苏玥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良久的沉默之后,章峻继续道:“苏玥,你真是不可貌相,我作为你的未婚夫,平时碰一下你,你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肯,而在外面的野男人面前你倒是风情万种,

既然你这么看不上我,咱们退婚吧,退了婚以后你想怎么不检点都可以,没人会管你,更不需要向谁解释什么。”

苏玥听着章峻的话,心像被刀割一般,她只是被算计了,这真的是意外,他作为她身边相识陪伴多年的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诛心之言,她觉得自己真的不太了解自己的未婚夫。

“真的一定要退婚吗?”苏玥艰难的开口。

“非退不可。”章峻回道。

“好。”苏玥说完然后快速的挂了电话。

苏玥挂了电话,擦干脸上的两行眼泪,然后去副总经理室找陶文文。

陶文文看到苏玥红着眼睛进来,关切的问道:“玥玥,你怎么哭了?”

“我退婚了。”苏玥轻声回答。

“好好的怎么就退婚了?”

“你还不知道吗?昨天晚上我被人算计了,背后之人还把不雅视频发给了很多人,不仅章峻有,公司的很多同事也有。”

“怎么会出现这种事?”陶文文很惊讶。

“文文,昨晚你送我回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陶文文回忆了片刻道:“昨晚我送你回家,在车上时你的电话响了,我帮着接了,来电话的人说是你表哥,听说你喝醉了主动说来接你回去,

他的态度诚恳又坚持,而且对你和你家里的情况十分了解,没有半点错漏,我以为没问题,就把你交给他了。”

“竟然是这样吗?”

陶文文点头,然后道:“玥玥,实在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我真的没想到有人处心积虑的害你。”

的确,没有想到,苏玥自己也没有想到。

她继续问道:“文文,你记得昨天那人什么样子吗?”

“我昨天也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况且他带着帽子,把光线拦住了,大晚上的我实在不记得那人的样子。”陶文文有些遗憾道。

苏玥并没有太失望,人家处心积虑,哪会那么轻易留下线索。

“文文,我走了。”苏玥的语气有些无力。

“玥玥,发生这种事,你别太难过,看开一些。”陶文文叮嘱道。

苏玥点点头算是接受了她的好意,他们两人都清楚,这次的打击并不是一两句话可以安慰到的。

延伸阅读

捷展门业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brek.shtml
捷展门业加盟详情上海捷展门窗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高档铝木复合窗、塑钢门窗、欧式阳光

正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6g5x.shtml
正大福珠宝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由香港正大福国际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授权的正大福产品开发和

ephori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ynsh.shtml
ephori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配件、手机配件原料、手机壳、手机膜、手机边框大卖

超膜国际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uk2g.shtml
超膜国际隶属于超膜国际环保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系美国超膜国际集团的中国公司。公司致

自然韵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dhwq.shtml
东莞自然韵工艺饰品辅料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木珠、木扣、木圈、木手镯、木耳环、木戒指等各

誉啵奶茶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bvsm.shtml
用一杯有温度的饮料,传递一份关于爱的感动。走过世界各地,在旅途中分享一个个飘香趣事,

波莱洁洗衣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sglk.shtml
波莱洁干洗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洁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主要经营

雪里生活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uofg.shtml
Snowlife(中文名称:雪里生活)是一个源于英国的运动服装品牌,属桦屹服饰有限公

邦首租车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gg3j.shtml
Qualityservice,thecustomerissupreme好服务、顾客至

好上佳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pwfc.shtml
好上佳足浴盆除生产足浴盆外,还是塑料儿童凳、卡通折叠凳、足浴按摩盆、钢塑鞋架、小飞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主画风清奇在线阅读第5节

    江欣阮说话间还不住往身后看,然后走到唐忆慈身边,压低声音:“你小心点,这老家伙看起来就来者不善!”“妈,你刚才说谁来了?你和忆慈姐在说什么悄悄话呢?”跟在唐忆慈身后下车的刘慕雪问道。江欣阮瞪了小女儿一眼,然后放亮嗓门道:“忆慈啊,走快点,你奶奶可等你大半天了。”唐忆慈跟在江欣阮身后,边走边在大脑里回

  • 我不是幕后黑手在线阅读第5节

    异能上来了,疏桐的胃口也变大了,五个鸡蛋若是张小月可能还吃不了,换了疏桐,只能是塞牙缝吧!她笑眯眯的听下头张家吵吵闹闹,撇撇嘴,“现在就开始吵,以后鸡飞狗跳的日子多了!”她舒展着身体,目光落在张家鸡圈,一大早没人投喂的鸡在笼子里咯咯乱叫。如同一只狞猫悄悄落下,前头还在追查鸡蛋的下落,疏桐大摇大摆的走

  • 妖孽女子天团你放过我吧

    苏暖秋听了苏洁漫的话后,冷笑着:“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什么事情呢?你不知道……我差一点就被人给侮辱了吗?呵呵……你又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呢?”苏洁漫一听,傻了!“不打自招!”苏暖秋冷冷的盯着她。“姐……姐……可是……我是你妹妹啊,……我……我还小,我不能被人毁了的,姐……“苏洁漫求着,苦苦的求着。“早知现

  • 英灵失格在线阅读第5节

    不快地撇撇嘴,尧青还是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小男孩,很认真地说,“不行。”“在确保你安全之前,我不能让你这么走开,万一再遇上人贩子呢?这样吧,我送你去找警察蜀黍,让他们送你回家。”这小屁孩这么难搞,很有可能是自己跑出来的。都说小孩怕警察,警察叔叔往他面前一站,他肯定就老实了。果然,一听“警察”这个词眼,

  • 鬼面的霸道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杨珊只感觉一瞬间的失重,眼前的世界便像电影转场一样顷刻大变。她的右臂、右肩仍然感觉酸软,钢筋也好好地绑在手上,但……她所站的位置却不再是贯城河石桥的石板路面,而是平整的水泥地。更奇诡的是……她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直径至少有十米的、发光的半圆形球体包裹中,透过球体能看见外间隐隐约约的建筑轮

  • 冥殇天主在线阅读我来做总裁老公!

    第1章我来做总裁老公!清晨,辉煌集团门口!“喂!前面那位34E,戴紫色罩罩,穿黑色丝袜的美女,你……你的奶……东西掉了!”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周围所有行色匆匆的集团白领,全部一呆。尤其是其中一位长发飘飘,穿着黑色丝袜的美女,更是俏脸刷的一下通红如血!34E、紫色罩罩、黑色丝袜……这……这不就是我吗

  • 电子妖界封神传之筑基一阶(6)

    “唰唰唰!”令叶洛目瞪口呆的白龙又冲向了几名林家人。“咔嚓!”首当其冲受到攻击的林家人倒飞出去,明显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吼!”白龙大吼一声,一把咬住了另一名林家人,“嘶啦”一下连衣服一起要下一块肉。那名林家人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当他回头之后,发现其他的友军一个不剩全都倒了,四处张望了一下,抓

  • 轮回无间第5章在线阅读

    周围的人都停了下来,指指点点的,有的还用手机录像。赵瑞走到方宁身边,扶起痛哭的方宁,“如果不是你当初的贪婪,怎么会酿成今天的苦果,所有的东西,必须你自己承受。”渐渐地,方宁的眼睛看不见了,呈现在眼前的是无尽的黑暗,恐惧中摸索着抱住海宝,瘫坐在地上,痛哭起来,被吓坏了的海宝也跟着哭了起来。“琳达,我们

  • 向往的生活之抬棺禁忌在线阅读第四章

    如此强烈的颠簸,这个并不强壮的少年怎么就如履平地,闲庭信步呢?王动真是操碎了心。过道上一片狼藉,空姐黄佳的胸牌都掉在了地上。他弯腰捡起来。一看原来固定的针都弯了,他稳稳地扭动了几下,恢复原样,在黄佳圆瞪的美目注视下,重新扣回她的胸前。扣好之后又摆弄了几下,看着很正了才罢手。王动显得很满意。他环顾了一

  • 斗罗大陆之星辰变在线阅读第6章

    尉迟离皱着眉头哼哼了一声,后背正好砸上一块石子,如今钻心得疼,而那人还压在她身上,弄得她起不来身,又疼得要命,十分难受。那人应当是个女子,身子软软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花香。“喂,你还不快起来,要压死我吗?”尉迟离哼哼唧唧地说。面前温热的身体忙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小声地说了一句“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