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战尊天下之相机鬼影

作者:毁神之刃 来源:17K小说网

“他们怎么还不来啊?”陈若菲索性将一个皮箱平放在阴凉处,从刘予申的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一块巧克力。她也没有问其他人要不要喝水或吃点东西,坐在皮箱上便开始自顾自地吃了起来,边吃边抱怨:“好好的假期,不在家待着,非得跑这里来受罪,真是有病。”

“就当出来旅游了。”叶凡芯将自己的皮箱平放在陈若菲旁边,坐了下来。

“旅游我不去名胜古迹,来这种鬼地方,可笑!”

“对我跟刘予申几个人来说,这里毕竟是我们曾经的家!”叶凡芯环视着目所能及的一切,勉强微笑着,眼里写满了哀伤。

“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都成这副鬼样子,连个人都没有,有啥好留恋的。”从小在父母的溺爱下长大,惯得一身脾气的陈若菲,似乎根本无法体会,叶凡芯与刘予申心中的那份情怀与思念。

“刘予申的父母,弟弟都埋在这里。对刘予申来说,这里永远都是他的根。”叶凡芯解释道。

“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他来了,他们就能活过来,还是咋的?”从未亲历过亲人的死亡,又被当公主一般宠溺长大的陈若菲,只会对电视剧里的生死离别,哭得稀里哗啦的。

叶凡芯也不再说什么,苦苦一笑,将目光转向王百利。

王百利是所有人中,表现得最像旅游的,拿着个相机,拍得不亦乐乎。

“老公,你帮我拍几张写真吧!”坐在一旁听着歌的Shelly突然取下耳机,走到王百利身边,媚声媚气地说道。

“跟个狐狸精一样!”陈若菲满脸厌恶地瞪着Shelly,小声骂道。

“我倒觉得,他们是最自由,最随性的一对。”谁都没注意到,叶凡芯的眼中,竟流露出些许的羡慕。

陈若菲不屑地“切”了一声,显然对叶凡芯的回答很不满意。

“来,你站那边。”王百利指着一棵老槐树说道。

老槐树长在半墙上,离地有一米来高,树干粗壮,看着至少有20年的树龄。树下有一堆塌土,看起来刚塌不久,上面冒着新嫩的草芽。塌土周围满是黄色的菊花。

Shelly走过去,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站着,摆着**的pose。

王百利举起相机,朝Shelly摆摆手势:“你再稍微往后一点,摘两朵那个花。”

“后面都是土,脏死了。”Shelly回头朝后面看了一眼,弯腰摘了两朵黄菊花:“怎么都是黄色的花,太俗了!”

被Shelly这么一说,叶凡芯才注意到,这一路上碰到的花,无论大小品种,全部都是黄色的。这太奇怪了,就好像故意过滤到其它颜色的花,只留下黄颜色的。

Shelly不停地变换着姿势,位置,王百利也不断换着方向,拍得十分专注。显然,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

陈若菲阴着脸,又妒忌又生气,拿出手机随意地翻了翻,一点信号都没有。

“什么鬼地方破地方啊,手机连个信号都没有。”陈若菲踢了两脚面前的杂草,郁闷又觉得委屈,眼泪扑簌簌就掉下来了。

“要不要自拍?”叶凡芯拿出手机,挑挑眉毛,微笑地看着陈若菲。

陈若菲有些感激地朝叶凡芯点点头。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叶凡芯,但刘予申不在身边,有叶凡芯陪着她,她心里会好很多。

叶凡芯掏出纸巾,轻轻擦干陈若菲脸上的眼泪。陈若菲立马就笑逐颜开,两个人头靠在一起,手比着心,专心看着镜头。可能对女孩子来说,除了美食跟购物之外,自拍是最治愈的了。

正当两个人拿着手机,上下左右寻找最好的角度时,突然,叶凡芯看到镜头里出现一张老太太的脸,就站在她们身后,满头银发,干瘦枯瘪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叶凡芯“啊”地叫了一声,举起的手机掉在地上,她猛地站起来,一把将陈若菲拉了起来。

“咋了?”陈若菲有些恐惧,又有些恼怒地看着叶凡芯:“一惊一乍的,你要吓死人啊!”

“叶凡芯,你咋了?”在不远处拍照的王百利,听到了叶凡芯的尖叫,停下来,走了过来。

叶凡芯被吓得不轻,满脸惊恐地看着刚才坐的地方,空空的,啥也没有。她走过去,特意很仔细地看了刚才身后的地方,也没有脚印啥的。

“你刚刚有没有,有没有看到什么?刚拍照的时候,在镜头里面,就在我们身后。”叶凡芯长吸一口气,她的心还是“嘭嘭嘭”跳个不停。

“啥呀,我啥都没看到。”陈若菲用很异样的眼光看着叶凡芯。

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叶凡芯想,看陈若菲的样子,是真的没有看到。可能是自己经常写恐怖小说,变得有点神经,出现幻觉了。看来,以后真的得换个职业了。

“咋了,叶凡芯,你看到啥了吗?”王百利问道。他的眼中,没有丝毫关切,反而十分兴奋,期待着叶凡芯会给出一个很刺激的回答。

“没有,没什么,可能最近晚上经常做噩梦,没休息好,眼花了。”叶凡芯挤出一个很勉强的笑。

陈若菲走过去,又坐在了皮箱上。她虽没有说啥,不过叶凡芯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觉得自己神经有问题。

“老公,快点过来啊,你干嘛呢!”站得不耐烦的Shelly喊道。

王百利显然没有得到自己想听的答案,拿着相机,失落地走了。

陈若菲拿出手机,自己自拍了起来。叶凡芯不安地一直盯着陈若菲,以及陈若菲的身后。她总有一种感觉,觉得会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陈若菲身后。

然而,并没有。叶凡芯盯着那个地方,看了足足有十分钟,什么都没有。

叶凡芯想,难道真的是自己眼花了?出现幻觉了?可刚刚那一幕,那么真切,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你没事吧?”陈若菲见叶凡芯站在一旁,神情紧张怪异,便走过来问道。

“没事,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叶凡芯长舒一口气:“不好意思,刚刚吓到你了。”

“没事,我没那么胆小。”

这是为数不多的,陈若菲主动去关心别人。可能身处这样一个荒村,刘予申又不在身边,让她感觉有些孤立无援,所以才会主动向叶凡芯示好。

王百利跟Shelly蹲在路中间,查看拍摄的照片。Shelly并不满意。

“你拍得这都什么啊,没一张好看的。”Shelly抱怨着。

“这都要经过后期处理的,一处理就好看了。”王百利解释说:“再说,你也没找到感觉,动作太单调,还有些僵化。”

“这里又不是摄影棚,当然没感觉了。”Shelly又重新找了个位置站着:“把那些都删了,来来来,重新拍。”

王百利拿起相机,有些不情愿地继续拍。

“要是有风就好了。”Shelly甩甩头发:“这鬼地方,没信号就算了吧,连个风都没有。”

Shelly话音刚落,迎面一股风,像是听到了她说的话一样,很配合地吹起她的头发。这风中,带着一丝丝腐朽之气。不过,Shelly并不在意,心思全在自己摆出的pose上。她早就盘算着,要把这些照片放在微博上,肯定会得来不少点赞。

“对对对,就是这个感觉。”王百利连连拍着,他也想趁着风停,多拍几张。

“热死了,连风都这么偏心,怎么就只吹她那个地方啊!”陈若菲用手不停地扇着,不满地抱怨道。

被陈若菲这么一说,叶凡芯注意到,Shelly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不动,就连她的上衣,也没有任何风吹的迹象,唯独她的头发,在不停地摆动,而且都是顺着她想要的方向。

想到此,叶凡芯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一阵阵凉意。她觉得,就好像,好像Shelly的身后站着一个人,不停地为她抖动着头发。

叶凡芯怀疑,是不是自己又想多了。她仔细观察了Shelly的衣服,身后墙上的草,树叶,周围的花草,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不动的,唯独Shelly的头发,摆的非常厉害,就好像摄影棚里,有人拿着吹风机,专门对着Shelly吹一样。叶凡芯不相信,能把头发吹到半空中的风,她身后的草跟树叶会一动不动。

“别拍了!”叶凡芯朝王百利喊道。

“咋了,要走吗?”王百利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边拍边问:“刘予申跟唐诚还没有来呢。”

“这哪有风,你没发现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动吗?”叶凡芯说这话时,就像自己被人泼了一盆冰凉的水一样,全身发冷。

王百利呆住了,他的手还托着相机,举在面前。他看到,果真如叶凡芯所言,除了Shelly的头发,其它东西都一动不动。

“那不是风。”叶凡芯喊道:“那不是风!”

叶凡芯话音刚落,Shelly的头发就垂下来了。接着,一股劲风,带着凉气,迎面扑来,力道太大,让叶凡芯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叶凡芯瘫倒在地,她浑身抖得厉害,只觉全身无力,心狂跳不止。陈若菲跑过来,抱着叶凡芯,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你怎么了,怎么抖得这么厉害。”看着脑门上都是汗水的叶凡芯,陈若菲摸了摸她的额头:“头好烫,你好像感冒了。”

叶凡芯很想回答陈若菲,但她还没从刚刚那一幕中缓过来。当那股风吹向她时,就好像有一个“人”,带着腐朽与泥土之气,猛地撞了她一下,又从她的身体里贯穿而过。这种感觉很不好,感觉她全身的气力都被带走了。

“你是不是觉得冷啊?”陈若菲从皮箱里掏出一件自己的外套,给叶凡芯披上,又抱着她:“这个刘予申跟唐诚怎么还不回来啊,你烧得这么厉害,又没带药,咋办了!”

从来都是别人照顾陈若菲,她很少照顾别人,遇到这种情况,就慌了神。她一慌神,一不知所措,豆大的泪水,便一颗颗,接连不断地滚落。

“王百利,叶凡芯生病了。”陈若菲不知道怎么办,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开口求助王百利:“王百利,王百利。”

陈若菲喊了三声,王百利都没有听到。

“什么人哪,真是的!”陈若菲骂道。

王百利专注地翻看着刚刚拍的照片,当她翻到Shelly头发被风吹起的照片时,看到每一张照片后面,都有一个黑影。他面带惊恐,一张一张地翻。突然,王百利的嘴角慢慢上扬,露出很不自然的笑。

这笑,看着有些诡异。

延伸阅读

婴侣王子婴儿游泳加盟  http://www.nwposh.com/owe.shtml
婴侣王子婴儿游泳拥有国内最专业的婴儿游泳设备、器材研发机构,产品具有品质优、系列多、

智牛英语加盟  http://www.nwposh.com/bpi3.shtml
智牛英语是光速智学(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智能英语学习品牌,通过互联网及人工智能提

麦克斯加盟  http://www.nwposh.com/x1p1.shtml
麦克斯地板总部是实木复合地板、强化复合地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东兴酒店加盟  http://www.nwposh.com/a4qc.shtml
孝义市东兴酒店始建于1996年,2005年、2011年经过两次装修改造,酒店位于孝义

嘉韵加盟  http://www.nwposh.com/nkqd.shtml
嘉韵祈福饰品主营的是木质工艺品、小叶紫檀手串、赞比亚血檀、黄花梨手串、崖柏手串、阴沉

丰港尊礼月饼加盟  http://www.nwposh.com/a7dx.shtml
丰港尊礼月饼位于闻名遐迩的张家港市,是一家生产月饼,饼干等多种休闲食品的品牌。丰港尊

小禾寿司加盟  http://www.nwposh.com/65si.shtml
小禾寿司是隶属于汕尾小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小禾寿司是经典寿司中的杰

美馨雅舍护肤品加盟  http://www.nwposh.com/pu0g.shtml
美馨雅舍护肤品花香怡然那是美馨雅舍的芳香家族。澳洲的尤加利拉着茶树结伴巴西的柠檬与印

荣马有机食品加盟  http://www.nwposh.com/a6tx.shtml
荣马有机食品销售自产产品外,同时代理出口西部地区多家同行生产企业的产品,产品主要销往

振戎润德加盟  http://www.nwposh.com/b7s5.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电竞大佬来自祖安木叶白牙的开导

    傍晚,木叶隐村在夕阳的映衬之下,格外的安宁。在木叶林道的尽头,两道幼小的身影缓缓朝木叶跑来。这两人,就是柳川和迈特凯了。“柳川,我快坚持不下去了。”迈特凯气喘呼呼的说道,汗水早已经将他那西瓜头的刘海打湿。“凯,才一百五十圈就不行了吗?那你怎么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忍者呢!”柳川的表现比迈特凯好一点,但此时

  • 都市之全能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们姑娘呢?”陆铭扫了眼身前紧闭的房门,心中的隐忧加深。“姑娘……姑娘身体不适,已经歇下了。”守在门口的是熙春,平时虽没有拂冬沉稳,但也聪慧机警,可此刻面对气势迫人,满身威压的东厂厂督,本就在说谎的她语言神态漏洞百出。陆铭是何许人?从东厂一路摸爬滚打到今日,早已磨砺得细心如发,深谙人心,莫要说熙春

  • 合道之新朋友(2)

    慕容白雪和白龄兰进班以后走到第三组中间两个空位坐下,其实一个班最好的位置应该就是中间+中间,教室分为五组,中间就是第三组,而坐得太前会吃粉笔灰,坐得太后又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所以最好就是整个组的中间位置。慕容白雪和白龄兰的成绩都很好自然就喜欢找这种可以认真听课的好位置,而轩辕鸺则不是这样想,他虽然喜

  • [综]论如何追求港黑干部在线阅读第1节

    【警告!读者沈梦存在刷负分嫌疑,评论mmp次数已达上限,自动激活系统——】【系统已激活,绑定读者沈梦,穿书任务正在启动——】“不好,石洞要塌了,快走!”混沌中,四周都是石壁,只有符文燃烧的微弱火光。沈梦睁开眼,突然,一群血蝙蝠张牙舞爪朝他径直冲过来,发出凄厉惨叫。【系统:拔剑——】一声干涩的机械声在

  • 席然一梦之网络奇缘(3)

    对于一个暂时不用上学的学生来说,最有效的消遣方式当然就是上网。虽然她是真的很想出门,这样可以早一点看见他,但是,陌离比谁都清楚:她完全不认识路!所以,她很识相地留守家中。而她的无良哥哥据说和他的心爱小学弟出去打球了。什么球,当然是网球!怎么说,这里也是网球王子的世界啊,哪里都少不了网球的影子。话说当

  • 十二猎传说在线阅读第8节

    万妖祭典结束之后,帝俊的生活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每天逗逗弟弟妹妹,闲暇时间撩一撩鸿钧,忽略肚子时不时就要疼一疼,这样的日子却是难得的平静。不过也许他就是天生的劳碌命,看着泪眼婆娑地跪在自己面前的常羲,帝俊头痛欲裂。半晌,揉了揉额角,帝俊语气疲惫:“你先起来吧,常羲。”看常羲仍是跪着不动,帝俊不由有

  • 龙心大悦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迹微微发亮,太阳还未完全升起,赵昊便匆匆赶到了船振司。“小哥,不知黄金太艎是否已经准备妥当?吾现在便想即刻出海前往示流岛。”赵昊对着昨日接待他的工作人员道。(龙套角色,不需要名字)“回公子的话,太艎已经准备妥当,公子勿要心急,吾即刻便带公子前往。”看到赵昊如此急切,接待小哥也立刻带着赵昊往

  • [藕饼]见君子在线阅读第8章

    跑?洛羽当然能跑的掉。甚至,他只需要打一通电话,就能让这些警察摘帽子。然后大摇大摆的直接离开。身为特种兵王,国之利器,世界第一兵王,所享受的待遇几乎相当于封疆大史。就算他今天杀死这两个垃圾东西,也是为民除害,不会有半点影响。但是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他要的,是让这两个杂碎深切的恐惧,从内心深处害怕自

  • 开局和扶弟魔女友退婚李府

    “啊!”一声尖叫声响起,不久之后,便是嘈杂的脚步声,彼此交谈的说话声,还有呼天抢地哭喊声。叶枫从修炼中睁开眼,仔细听那人群中的声音。“我家老三,几天前去窑厂上夜班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没想到是死在这了!”“我家男人也一样啊!呜呜——”“......”哭声一片。窑厂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开始有加夜班的工人,如今

  • 影卫替身为后在线阅读第七章

    安清欢抿嘴,“我母亲没招你没惹你,侮辱她做什么?”“呵呵,你这一张嘴可真是左右逢源,先是勾引了我男人,然后还让昊然帮你解围……不过我今天把话说清楚,龚昊然这辈子只有我一个女人,你从哪来的最好滚回哪里去。”顾诗岚看着她愤怒的眼神,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也别这种眼神看我,你若真是祁家的小姐,说不定还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