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道北斗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圣梵帝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少女秦漫被剑架着脖颈,由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推搡进屋,跌倒在地。

“长本事了,”男子细长的眼眸毒蛇一样闪烁着幽光,幽冷的声音似来自地下,带着恶毒的嘲讽,“竟敢偷听!”

秦漫侧肩避开男人的手,抬起头来,露出脂粉未施,已足以绝国倾城的容颜。

秀眉春柳,清眸琉璃,琼鼻娇挺,樱唇鲜润,冰肌玉骨,墨发生辉,仿佛天工安排,恰到好处组成一张明丽动人的容颜。

那双澄澈灵秀的琉璃清瞳,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冰雪消融的清澈溪流,清晨草叶的晶莹露珠,春日枝头初绽的花朵…想起世间最为美好的事物,勾起人心中纯美的梦想。

幽暗的佛堂中,她的出现宛如一道阳光,顿使满室生辉。

西启太后眉心稍颦,仿佛为她的容色所迫,别过头去。这种纯粹的美让她想起那个曾经给她带来一切噩梦的女人,自心底深处生出破坏的欲望。

秦漫清澈的眼眸转过整个灯火动摇的幽暗佛堂。除了将她带入的黑衣男子,屋里只有西启帝君和太后。

所以,方才她听见的那些都是真的了?秦漫的脸色微白。

少年的西启之君容齐抢到秦漫身前,扶住她的肩膀,将她同太后的视线隔绝,他看向秦漫的目光惊惧又有些担忧,“漫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秦漫抬头看向容齐,年轻的君王清贵俊雅,隽秀温润,风姿卓绝,眼眸却如此幽晦,让她看不清明。

她太相信他了。

从来没想过容齐,原来知道这么多,隐瞒她那么多,让曾经真的为宸国兵胁西启而替他担忧的自己,仿佛成了一出笑话。

那不过是苻鸢让“容乐公主”联姻北临的借口。

从一开始,从她被带到西启,顶替死去的“容乐公主”,计划就已经定下。

“我只是想见见你。”秦漫凝视着容齐眼睛,平静轻柔的开口,声音低柔婉转如同天籁。

似一无所知。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快走!”容齐眸眼一动,长眉紧锁,似含怒的轻斥,将她一把拉起来,想尽快将她带出门去。

门外固然是深沉的夜色,但这供着金身佛像的佛堂,才是黑暗的危险的地狱。

“慢着!”满头金饰,遍身绫罗,雍容华贵的西启太后不紧不慢的唤了一声。

她带着半脸的纯金面具,露出的半张脸却涂得雪白,唇色殷红,眉眼漆黑,诚然是一张浓墨重彩绘成的诡艳容颜。

黑衣男子应声举起长剑,挡住两人的去路。

容齐连忙紧张的将秦漫拉近身侧,挡在她身前,“母后,您想要做什么?!”

“你不会以为,”西启太后苻鸢曼声道,“你们这点伎俩便可以混过去吧?”

容齐何尝不明白,然而他总是抱着最后试一次的期待。

他恳求太后,“母后,您放过漫儿吧,我会让她不要泄露出去的。”

“她已经认出我了,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哀家自然留她不得。”太后不为所动。

“母后——”容齐挡住秦漫,祈求的看向苻鸢。

“难怪这些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秦漫轻柔的开口,与慌张的年轻启帝比起来,她看上去有些过于镇定。

毕竟,她对这个造成她满门具灭的女人没报有丝毫期望,“因为你怕被我认出来,你知道,只要见过一次,我就能记住。当年在北临的时候,父亲带我入宫赴宴,我溜出去玩,曾看到你在回廊的檐下偷看,后来我才知道,你是被宗政殒赫打入冷宫的苻皇后。”

“我曾经以为,秦家被灭乃是因为父亲的赡民政策触动了世家大族,还在心里抱怨过父亲。自古以来实施变法之人,从来就没有好下场,况且宗政殒赫本来就忘恩负义,冷情寡德,父亲自诩聪明人,却看不明白,甚至自己落得尸骨不全的下场。现在看来,是我错怪了他。”

秦漫亭亭玉立,在摇曳的烛火中,眸光微微闪烁欲坠不坠,玲珑的身形仿佛镀了一层光晕,美得梦幻一般不真实,“暗箭难防,他纵使真是天下第一的聪明人,也不可能想到自己会死于这样荒谬的理由。”

“你既然已经知道,哀家绝不能留下你了!”苻鸢眉梢一挑。

“你什么时候想放过我?你设计让我秦家满门抄斩,然后让他——”秦漫讽刺的一笑,侧头看向那个黑衣人,“将我带到这里,教给我武功,让我在冷宫之中受种种折磨,不就是为了培植我的仇恨,然后让我去北临报仇吗?但,即使我按照你希望的去做,难道你真的准备放过我?”

“你果然聪慧非常,”傅鸢绝艳的脸上勾起笑容。

容齐难以置信的看向傅鸢,打破心底里微小的奢望。

他警惕着迫近的黑衣的林申,一把揽住秦漫将她掩在身后,再次哀求道,“母后,您放过漫儿吧。儿臣以后什么都听您的!您所有的计划,儿臣都愿意帮您完成!无论您让儿臣做什么,儿臣都再无怨言!”

“我已经知道一切,苻鸢岂敢放我回北临?”她忍住了眼泪,时隔十三年,她才知道当年灭门的真相竟是如此荒唐可笑。

秦漫轻笑一声,“你真心认为,是我父亲的谏言,使你被宗政殒赫弃之冷宫?还是,不愿意面对现实,宗政殒赫从头到尾对你,都只有利用没有喜欢?他娶你,就是为了复国,所有山盟海誓不过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而你,你那时候在廊下看着,你还爱着他,是不是?”

“住口!”苻鸢被她道破心事,眼中杀机必现。

旁边黑衣林申察言观色,执剑蓄势待发。

容齐眼中露出一丝绝然,终于做下决定。

他转身伸手荡开林申的长剑,将秦漫往门口推了一步,“漫儿,你快走!”

秦漫微怔:“你……”

“快走!”容齐一边焦急的催促她,一边警惕的拦着苻鸢和黑衣的林申:“离开这里,别再回来!”

秦漫抬眸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往门口掠去。

然而,就在她即将踏出殿门的一刻,苻鸢冰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今天敢踏出这座大殿一步,哀家立即掐死他。”

秦漫回过身来,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乎维持不住镇静的表情。

苻鸢不知何时移到容齐身边,养尊处优的细白手指紧紧的掐住他的脖子,指让他无论如何也无可挣脱。那张清俊的面容已因窒息而涨红发紫,痛苦的微微扭曲,然而比之身体的折磨...那双平日里温润的冰灰色眼瞳中,终于唯剩绝望和哀伤。

纵使他再不敢心怀期待,也未想到母后能狠心至此。

“那是你的儿子。”秦漫轻柔的开口。

“哀家当然知道,不必你提醒,”太后冷漠的说道,“但他为了你拂逆哀家,不把哀家放在眼里,这样的不孝子留着还有什么用?”

“没有他,你就不是西启的太后,”秦漫强忍住不去看容齐,“而是北临的废后,是旧宸的公主苻鸢,而如今宸国皇位早已更替,也就是说,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就算西启覆灭,也与你无关,”西启太后淡然。

“如今还有许多人认识你,”秦漫又道,“没有他,你要亲自去执行你那些复仇计划?”

苻鸢仍然不为所动,紧紧的掐住容齐的脖颈,“你准备拖延到他死吗?”

“你真的以为,可以用你自己的儿子,来威胁我?”秦漫冷声道,“让我全家满门皆灭的仇人的儿子?”

“你这样认为?”傅鸢微笑起来,低头看着濒死的容齐,手松了些许,“你听到了吗?你拼命要保护的女人,根本不领你的情。”

“快走!”容齐按住苻鸢的手,趁着片刻喘息的机会,侧过头用尽力气,声音嘶哑竭力对秦漫喊。

傅鸢脸色一变,手猛得收得更紧,指甲上娇红的丹蔻掐进肉里,瞬间秦漫几乎听到颈骨脆弱的抵抗声,容齐甚至连一丝呻,吟也发不出。

“你想怎么样!”秦漫脸色急变,声音顿时短促起来。

“这是天命之毒,”在傅鸢的声音平静,带着诡异的愉悦,黑衣的男子递上毒药,“你死,或者他死,由你选择。”

容齐痛苦的挣扎着,艰难的向她摇头,象征着帝王冠冕上的十二旒珠摇的哗哗作响。

秦漫冲他微微扯了扯唇角,只觉得心里前所未有的清醒。

她喜欢他,曾想过嫁给他,用父亲的那些谋略,帮他建立强大的国家,结束战乱的时局,统一天下。

也想要让宗政殒赫后悔,让北临变成西启的南境,让宗政殒赫手捧上降书,跪在她的面前,要他知道曾经含冤而死的父亲,本来可以给北临带来怎样的辉煌的将来。

一切不过都是她一个人想象。

其实,他又能怎样做。那是他的母亲。

她本来不该,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今日,她输了。

秦漫接过药,在容齐痛苦的注视下,仰首将药一口吞下。

毒药顺着喉管而下,很快发作起来,让她无力的伏倒,疼得钻心剜骨,鲜血从口中涌出。

苻鸢终于松开了钳制的手,容齐立时不顾一切向秦漫扑过来,将她搂进怀里,徒劳的揩拭她唇边不断溢出的鲜血,“漫儿......”

感受着她渐渐衰弱下去的气息,容齐绝望的安静下来。他抬起头,看着苻鸢平静的祈求道,“母后,请你杀了我吧。”

傅鸢的脸色微变:“你这是在威胁哀家?”

“我宁愿陪她一起死,也不愿继续这样,行尸走肉般的活着…..”容齐低下头去,温柔而忧伤的贴上秦漫渐渐变得惨白的脸。

甚至觉得这样的结束也好。

傅鸢的眉梢忽然一跳,她想了想,终于松口:“她可以活着。”

容齐眼底泛起一点希望,但仍然低头注视着秦漫,没有做声,静等着她的下文。

“但她必须忘记一切,并且嫁到北临实施哀家的计划。”

“…好。”容齐终于艰难的答应了,他抬起头轻声问道,“如果,那两人不喜欢她呢?您是否还是会杀了她?”

“是,所以你要帮她。”傅鸢低头看着他,将解药的瓷瓶放在地上,黑底金绣的裙摆逶迤而去,“不过,你大可不必担心,当初哀家冒着可能失控的危险选了她,自然是有原因的……”

林申沉默的随她而去。

容齐伸手拿起瓷瓶,这药每一次只能够一个月的时间,然而……

下一刻,本该失去意识的人,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要……”

她的手心此时已被她自己扣得血肉模糊,在容齐的袖子上映出血印。

“漫儿!”容齐惊呼。

“我…不要…做她的傀儡……”秦漫无心回应他,只愿抓紧最后的时间,做最后的事,“…湘儿…我妹妹…秦湘…你……答应我……救…救她……”

她的妹妹秦湘也一定在傅鸢手上。

以容齐的本事,只要愿意,一定能救下她的。

“…我…爱你。”秦漫拼尽最后力气道。

这句告白自然是真的,可惜没有机会出口。

却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说起,却有一半的利用,只有一半的真心了。

容齐眼中的水雾一颤,他看着她渐失去光华的眼眸,终于下定决心,“漫儿,对不起。”

他打开瓷瓶,将药衔在口中,轻易的撬开她已全然无力的唇舌,将药推入她的喉中,使她咽下。

秦漫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却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

在药物的作用下,她长密的睫疲惫的垂下,盖住了清澈的眼眸,终于仿佛平静的睡了。

容齐不顾沾染血迹,将嘴唇印在她微凉的唇瓣上。

极致悲哀的眼泪,滴落在她的脸颊上,极其的苦涩。

“你要活下去。漫儿,一定要活下去……没有什么比你的生命更珍贵……”

“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发誓……”

容齐未见,凡人眼睛看不到的金色碎片,悄然没入了秦漫的眉心。

延伸阅读

炬昇美体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pgue.shtml
炬昇美体是国内的一家健康美业资讯和经营服务平台公司康美联汇集国内外质、权威的产品生产

诚信饰品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djaz.shtml
诚信饰品与“益康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携手合作,依托其强大的网络技术后盾、坚硬的品牌援助

好酷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neh5.shtml
好酷滑板车加盟总店坐落在中国早开放的窗口——深圳。公司现有员工200多人,设注塑部、

武汉心智通潜能培训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gc63.shtml
心智通湖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引进国内外右脑开发导师七田真的七步训练技术,美国荷西.西瓦

赛博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nowg.shtml
赛博精工机械位于华东地区的长三角。具有快捷的海陆空交通优势,机场、港口、沪宁高速距公

罗拉娜黄金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swey.shtml
Lolana源自于美丽的夏威夷语,寓意“翩翩起舞的蝴蝶”。2009年的仲夏,全球金融

博艺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n904.shtml
博艺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坐垫、脚垫、后备箱垫、汽车抱枕抱被、车衣、挂饰等等、布

深海尚膳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y3le.shtml
深海尚膳,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研制,住院病人特殊膳食食品招募各省市代理/经销商,加盟

美佳亲便利店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ubvr.shtml
美佳亲便利店,拥有方便舒适的购物环境,美味可口的便利快餐,琳琅满目的日用商品,热情贴

心加视加盟  http://www.beautifulgangchon.com/dxe.shtml
云南心加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青少年近视防控、成年人视力养护的科技型公司,坐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法位面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场戏拍得不是很顺利。孙恒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状态,楚楚作为女主演,又在旁边讽刺个不停。拍到最后,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场务一喊“CUT”,楚楚就带着助理回了自己的化妆间——下午斗**的时候听编剧说,今天中午楚楚收到了被狗仔拍到的从金主家出来的照片,狠狠敲了她一笔,为此她很是恼火,看谁都不顺眼。沈念手气

  • 贵女多娇之所谓天才

    新人新书,求收留~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有胆量跟我比试一场吗?”那个一脸我最吊的小屁孩看着方源大声的喊到。瞬间,数到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宇智波直男,那毫不掩饰的杀气令宇智波直男直打哆嗦。“咚!!”宇智波丰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双眼黑瞳瞬间变为了血红的三勾玉。“宇智波直男,你!要造

  • 绝天狼修在线阅读树立威严

    偏院......“翠云,我是怎么从悬崖掉下去的?”信遥月身体逐渐恢复后,疑惑地问着正在为她梳洗的翠云。“夫人说小姐很久都没去过外面了,便带着大小姐和二小姐和您到了天悬峰,一天一夜后,夫人回来哭着说您不慎掉了下去,于是老爷就派人到天悬峰来找您。不过说也奇怪,天悬峰可是风月国最有灵气的一座山峰,从天悬峰

  • 极限运动之最强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眼前的这个即将成为校草的男生正在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你是?”“我叫云青青,今天上午我见过你,我们是同班同学。”“云青青?”某美男仿佛在思考什么“开学考试没见过这一个人的名字。”他冷不丁的冒出这一句话,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我是因为”是因为我开学考试的时候我感冒了没来?是因为我是关系户?是

  • 玄云志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只娃娃苏语盼走在前头,哪怕她直视着前方,也不难发现周遭的学生往她后头看去时,那神情有多么错愕。她身后跟着五名**学,其中一个还是校园中有名的尹谅,他一举起手自愿要搬书,班上其他**学也坐不住了,一个接一个表态,其踊跃程度堪称是苏语盼求学这几年来仅见。若不是广播特意喊了只需要五名男生,全班的男孩子

  • 超神学院之我老婆是天使在线阅读第10节

    要知道,当一个人陷入无法自拔的脑补之中,并且在这过程中对将要发生的事、将要见到的人产生了强烈的期待的时候,无论下一刻来的是不是他所脑补的,他总会产生一些殊不寻常仿似智商掉线的反应。俗称,脑补过度。身后有人出声之时,通天感觉自己心跳骤然之间又提了个速,几乎要跳出心口。他强自镇静地转身,然后……迟疑地看

  • [综英美]其实我是一棵树在线阅读第7节

    孟明德脸色突变,激动地看着她:“此话当真?”这就是她的父亲,孟初春微勾嘴角:“娘亲临死前说的。”“我早就猜到,那个贱人在说谎,她一定知道食谱的下落”孟明德咬牙切齿,厨神食谱终于要重现人间了。食谱?孟初春微眯起双眼,娘亲在世时从未提过,那孟明德为何这般笃定食谱就在娘亲手里,看来只有姥姥才能解开疑团,问

  • 求生之路在线阅读第2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浩现他在一个奇异的世界。()他不能睁开眼睛但却可以看到一切他知道他重生了这时候正是在妈妈的娘胎里。以前在书上看到这个时候练功效果是最好的他决定试一试开始查看师傅留给他的信息都是很多武功和魔法秘诀他选的自然是逍遥神功那可是师傅练得功法绝对不同凡响修出的是灵力既可以当作斗气也可以当作魔力

  • 超神学院之虚空来客第一章

    卖馄饨的阿袁一般要临近晚上十点才会推着小板车到街口卖馄饨。这时候来买馄饨的,往往是夜班族与刚刚夜自习下课的学生。阿袁的生意很好,他卖的馄饨也许不是最好吃的,但做的大概是最用心的。肉馅相当饱满嫩滑,剁碎的香菇与小油菜混着生鸡蛋搅拌进肉泥里,再裹进薄而韧的面皮里。最后放入大骨熬制一天的汤汁里,煮到熟透,

  • 公主变青蛙[星际]一波又起

    “静淑的事,媳妇早有打算。”方氏很实诚的开口,“媳妇那些嫁妆,给静淑操办操办,应是不差什么。就是秀姐儿,媳妇也准备了一些。”好歹是她的庶女,她不可能一点不管。张氏一口气顿时堵在胸口,这是欺她没有嫁妆?方氏这话一说,也把陆老太太噎住了,儿媳妇说了,嫁妆要留给孙女,她还怎么开口?只能把目光调向张氏,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