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在雨忍村招募玩家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糖蒜不放糖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谁也没想到,能用蒙古最常见的礼节,取得了胜利!不过,懊悔之余,输了的人都想:我没有那位青年将军的地位和丰姿,我怎么有资格为草原上美丽尊贵的姑娘献哈达呢?理所当然,天鹅羽毛也只有那位将军才有资格拿!

只海日古呆呆地,眼里没有黄金飞舞,却脸上有恐惧地想:“不是黄金家族的人,怎能有这样的气度?……”突然,有人拍了下海日古的肩膀,吓得他立刻要拔刀出来,好在一只大手及时抓住了他拔刀的手,是斯日波。

斯日波有点奇怪这个敏罕怎么会吓一跳,不过他微笑着马上说出来意:“我家主人说,等会你的手下,就可以去挑一个美女了,喏,十五斤黄金,你先收着。但你要他说是我家主人的堂哥,而且,已经成婚了。对了,你有兴趣把你这位手下转给我家主人吗?他叫什么名字?”

海日古又恢复了冷静,道:“他叫岱钦,至于他愿意不愿意,等会你去问他吧!”他,也想知道岱钦的选择。斯日波在嘴里把岱钦两字念来念去,能起战将意思名字的人,不会是普通人,斯日波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岱钦刚才在萨仁格日乐面前,那君临天下般的气势,表明了他决不是会屈服于人下的人!不过,斯日波还没见过不屈服在金钱之下的人。

子龙拿着天鹅羽毛,被一群欢呼的勇士高举着,好久才走到铁木尔脱欢帐篷前。当他的脚终于挨着地的时候,海日古凑上来挽住他的脖子,把斯日波的话说给他听。铁木尔脱欢实质只是个才十八岁的小青年,对子龙很是奖励了一通,元朝蒙古贵族男子,身上贵重饰物很多,铁木尔脱欢又是刚**的小伙子,兴奋地几乎把身上能送的东西都给了他,然后喜滋滋地拿着天鹅羽毛跑去特薛禅家。

“美女……怎么处置好呢?”当最美的那个美女被拉到子龙面前时,这时的子龙完全没了要慰安妇那兴冲冲的想法,对赵小倩的愧疚涌满心头,尤其是那美女估计才十五岁,子龙简直觉得是在犯罪。

斯日波很是时候地问:“岱钦,您愿意到我们宣让王王府来吗?”

子龙如今是想逃跑,好别对那美女犯罪,摇头道:“不成的!”

虽是意料中,斯日波等人还是失望地叹了声,不过他们要是知道岱钦只是不想对那美女犯罪的话,一定会对这未来的人加以鄙视。子龙看他们失望的神情,想到一个好主意,道:“能先帮我养着她吗?我还想去江南看看繁华的景象。”

宣让王王府家的人都是眼睛一亮,那不是过些时候就会来的意思?斯日波忙不迭地替铁木尔脱欢应承下来,并笑着对旁边的人道:“去,把她送到岱钦的帐篷里去!……啊,不,今晚,岱钦住我的帐篷!”

海日古听了,心头的那块大石头,似乎往下掉了些,但,总还觉得是有点悬着。而子龙的心却是咚地提了上去:今晚怎么办?他知道斯日波让出帐篷并不是要看他表演床上功夫,而是一种相当高的礼节,实在是推脱不掉的。

一个娇俏的丫鬟跑来,睁着可爱的大眼睛叫道:“我的主人萨仁格日乐,请这位王子过去!”

“……”顿时,很多人的脸黑了下来——岱钦并不是宣让王家的人。

子龙朝斯日波等人作了个“我会保密”的眼神,乐滋滋地跟着那丫鬟走了,或许,这位可爱得要命的小公主那里有自己解脱的办法。说实话,萨仁格日乐那么漂亮,自己还真的是想再见多一次,她清澈的眼神,如一湖春水,无论是谁都愿意沉迷进去!

铁木尔脱欢则是刚回来,特薛禅家把天鹅羽毛收回去后没闲聊几句就让他走了。他看子龙在蒙古包外拐个弯而去,紧张地问斯日波:“如今怎么办?”斯日波沉吟一会,道:“如今,就要看这岱钦是什么人了。如果他确实是一名英雄,那么,我请我尊敬的殿下,与他结拜为安答。只有这样,他一不会出卖你,二不会和你抢心爱的女人。”

如果岱钦不是英雄的把阿秃,那么,他没有资格与宣让王的儿子结为安答!铁木尔脱欢点点头,斯日波就走了出去,找海日古询问岱钦的身份。但斯日波才走出去,一个紧张的信使在两名手下的带领下朝他走来。斯日波一见那信使,大是高兴,叫道:“察罕帖木尔大叔……”

而海日古才在怀里揣实了黄金,斯日波就找他问话。斯日波太客气了,铁木尔脱欢的五斤黄金令海日古这个钢板脸知无不言,只不过海日古也对岱钦不甚清楚,只知道他的父亲叫莫日根,是一名把阿秃,然后简单几句话把前些日在草原上杀匪之事说了,就是没提这人如何臭美和财迷。

斯日波听岱钦是武宗带领的一个把阿秃的儿子,还救过武宗的命,更在草原上杀过悍匪,心下甚慰,如此就有资格了,更何况当今皇帝是武宗之后妥欢铁木尔。但他还是不够放心,出来时正瞧见苏赫在喂马,想一个刚长大的孩子会更老实,遂又叫人去把苏赫喊来,殊不知苏赫这几天正对岱钦有盲目的英雄崇拜主义,尤其是见岱钦以万分豪迈的姿态给萨仁格日乐献哈达,崇拜之意更是猛涨了七八十层楼的高度,斯日波问他岱钦是怎么样的人,苏赫马上给岱钦的杀敌数量增加了四五倍,听得斯日波满意地立刻回去跟铁木尔脱欢复命。

可海日古怀里的黄金还没热透,一个回回人走前来,很客气地道:“我们王子想见你!”

王子?上都来的王子吗?海日古的脑袋吱地猛响了一下,真是愈不想的就愈来!海日古不露声色地道:“请问,你们的王子是谁?”他已经悄悄地把手伸向怀里的匕首……

子龙才来到特薛禅家的大帐篷,萨仁格日乐和几个美女都在,刚说了“他塞拜努”,一名长须富贵男子点头道:“我对宣让王的子侄都很熟悉,可是我今天才第一次遇见你!我尊贵的客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死了,好鸟撞枪口上去了!”子龙没想斯日波考虑得太不慎重,弄得自己现在要穿帮,故意做了个撒谎被戳穿,却脸红不已的神色,脑子转得飞快,马上把自己来源于察哈台汗国的谎话进行到底:“我是一名察哈台兀鲁思也可扎鲁花赤(大断事官)的小儿子!我早听说中原的繁华,又向往吟游诗人的生活,所以来到了这里,今天遇到好客的铁木尔脱欢,他请求我帮助他,所以……我才称是他的堂兄。”察哈台汗国要穿越新疆之后还得走个一千多公里才能到,也可扎鲁花赤这种大断事官(相当于**总理)又经常变换,谅是大都皇室的人一时间也未必能查清楚子龙的话是真是假,就算他们找上海日古,这谎话都还能印证。

只见那男子与其他人都欣喜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很一致地点了一下头。子龙瞧他们似还有他事需要证实,心中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难道,他们正巧认识察哈台汗国的也可扎鲁花赤?

一位****女道:“嗯,刚好,察哈台兀鲁思的图古鲁克铁木尔汗的最好的儿子亦里牙思火者,要去大都拜见天可汗,傍晚顺道前来特薛禅家求婚,听说,他将是察哈台兀鲁思的继承人。察哈台兀鲁思离我们这太远了,既然你是从察哈台兀鲁思也可扎鲁花赤的儿子,那么,你肯定认识亦里牙思火者!你跟我们说说他的情况。”

呆鸟撞到炮口上了!子龙简直想找块最坚硬的花岗岩,给自己煽个十七八个耳光后再一头撞死!不过,自己的命怎么就那么差,随便撒个小谎都要撞进大炮嘴里去?

而那长须富贵男子则问:“图古鲁克铁木尔汗是不是真的木速鲁蛮?”

子龙虽然很镇定地坐着,却几乎要撒腿就跑了,他对蒙元时期的知识,主要来源还是军事上的分析教材,而在普通学校里,教科书一直只是很浅略地说元朝,几乎是怕弹着了学生那条脆弱的神经而避开了关键话题。至于在察哈台汗国,图古鲁克铁木尔是啥鸟,亦里牙思火者这鸟的第几个儿子,他统统不知道!他只知道,木速鲁蛮的意思是***教徒,也就是说,那图古鲁克铁木尔汗可能不是蒙古传统萨满教的教徒。

不过对于特种兵,有一条简单实用的办法,那就是看概率来对付疑难事情决策。子龙迅速运算概率,既然他们他们听说这个可汗可能是***教的教徒,而察哈台汗国所在的地区,在后世一直是***教流传的地带,两样加起来起码有七成的胜算,于是在不到两秒的时间里,他很坚定地道:“是的,可汗他是虔诚的木速鲁蛮!几乎每次礼拜,他都一定去的!每天,他都要念古兰经向真主祈祷!”

其实后两句话于***教徒来讲等于什么都没说,既然是***教徒,礼拜和背诵古兰经是肯定的,但深谙心理学的子龙特意讲多两句这样的话,形成加强的证据效果,却更能使人相信他的话是事实!

果然,长须富贵男子与那****都是有些失望地点头不已,毕竟蒙古人多信他们世代相传的萨满教,不过,***教在中土流传很久,倒也不叫人异讶,汉人所称的回回人,就主要是指***教徒,而在蒙元时期,帮助蒙古王公贵族理财的绝大多数是回回人,好感还是有的。

****还是问:“亦里牙思火者的人是长什么样子的?他是什么时候被列为太子的?他在察哈台兀鲁思有些什么女人?”

子龙根本就没见这名字拗口的‘亦里牙思火者’,更何况,他们肯定已见过这该死的亦里牙思火者,现在则是要子龙这“家乡”的人来印证,不过他很有技巧而洋洋得意地道:“整个察哈台兀鲁思的人都知道,亦里牙思火者没我帅,所以,我除了冒充一下木速鲁蛮去礼拜寺,好让美丽姑娘的父母见识见识我不凡的英姿,就这种时候见过亦里牙思火者,其他时间他是不敢见我的,我知道他自卑!我们那的人们都说,有岱钦的地方,就不会有亦里牙思火者。呵呵,你们或许知道,木速鲁蛮们的女儿,即使出门都要蒙着可恶的面纱,让男人不能看到她们的容颜,所以,礼拜寺除了做礼拜,还是挑选女婿的地方。”这话还是等于什么都没说,给人的意思就是我根本和他不熟,但这种自大且狂还幽默的话说出来,众人都是笑个不停,只是子龙觉得他们笑得有些古怪。

正在这时,一个波斯人仆人走进来,用蒙古话道:“尊敬的小王子、王妃,我们亦里牙思火者王子看到了五十匹家乡的骏马,特意买下来,要赠送给特薛禅家。”

延伸阅读

圣灵大陆之战魂什么叫践踏  http://www.nvyco60.cn/amsw.shtml
英雄联盟有一种错误是永远不能犯的,就是自大,自信不是坏事;但太过自大就可能让这盘直接

柯南世界的高手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nvyco60.cn/x8fd.shtml
“这……这是什么印记?”凡明眼睛瞪大眼睛一脸惊疑道。黑色印记在眉间若隐若现,妖异无比

利剑之死神第3章爱?  http://www.nvyco60.cn/hn7.shtml
楼亦洛仔细地用药膏涂抹他的身体,见他轻轻皱了眉,嘴里隐隐约约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楼亦

开局假冒高富帅采药揍人  http://www.nvyco60.cn/x2jt.shtml
众人抬头,就见一个少女晃着腿坐在树干张,大大的药篓子搁在一旁,一张青涩却漂亮的脸蛋上

独占韶华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nvyco60.cn/d5ud.shtml
比赛再次开始。看着不二再次开始发球,场外的大石等人早就震撼到失声了。“真是难以置信!

虎假警威卖女儿  http://www.nvyco60.cn/67gt.shtml
“快些回去,你妈今天专门杀了鸡,就等你回来吃。”男人十分熟络的准备过来拉她,被简宁避

网游之死神枪魂第五章  http://www.nvyco60.cn/p2qg.shtml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吓得大叫了起来,为什么会有我的名字。我开始打起来冷颤……“

这个蛋疼的世界(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nvyco60.cn/skb4.shtml
第五章我修剑阳光,如同一把利剑,轻而易举的撕破黑夜的障碍。暗色的夜空在初生的朝阳下溃

邪灵图之诡味人间之五年前之相遇(10)  http://www.nvyco60.cn/a2pv.shtml
“宛儿姐姐,宛儿姐姐,等等我!”江思凝快要跟不上前面宛儿姐姐的步伐了。她一边喊着前面

田园春色:盛家有好女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nvyco60.cn/gig5.shtml
很多年后当浅言终于从女孩变成了女人,当她的少年也终于长大**去了那一身稚气成就了此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魂神主在线阅读第5章

    回过神来,林述关掉只有他能够看到的背包界面,点开他的主线任务。【主线任务:巡视领地(进度1/3)】【218:请伟大的领主大人去继续巡视自己的领地吧!】果然,还是要去那处废弃的神殿嘛,林述想了想,除了危险的落日深林,也就只剩下那处奇奇怪怪的领地还没有去,剩下的两个地方肯定就是这两个地方。只是这神殿倒也

  • 蛟龙前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宁萌正想走,却被明锐给拦住了,他一步步逼近,宁萌被逼得靠在树干上退无可退,他顺势一手撑在她的耳侧,另一只手指尖在她脸上轻滑。宁萌吓得将脸侧过一边,躲开了他手,明锐也不生气,反而轻抚她的黑亮柔顺的发丝,漫不经心中带着几分危险:“你答应他了?”‘他’自然指的是凌逸轩。宁萌吓得瑟瑟发抖,这个变态啊!明锐也

  • 春日载阳第九章在线阅读

    张尔蓁余光看到金氏满脸怒容,便大声喊道:“你陪我宝贝,陪我宝贝。”周氏早一步奔向自己儿子,心肝肉的喊一遍问:“我的儿,哪里伤到了?”旁边的丫鬟便上前撸起金琦的袖子,右手臂上正是一片红色和一条浅浅的疤痕。疤痕粉红,一看便是刚划伤的。张尔蓁看到那条疤痕,眼皮闪了一下,默默向那个哭的凄惨的男娃道个歉。也怪

  • 五行驭灵师之林间侍卫

    父亲母亲哭着将我埋在了后山上,我也跟他们走了一路,看着熟悉的人如今是抬着我的棺材,将我下葬。我再没见秀才哥哥,也没跟着爹娘回去,还回去,有什么意义呢?谁也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说话,这后山的风真大,飞来飞去的一群乌鸦,吃着爹娘留给我的贡品,乌鸦的羽毛真黑,嘴巴和爪子确是鲜红的。太阳就要落下山去,夜色降临

  • 狭路第五章

    翌日清晨,莲生将纳兰嫣然从修炼的状态中唤醒。纳兰嫣然有些迷茫的睁开了双眼,只见屋内已经亮了起来,灯油也早已燃尽,只剩下一个托座。莲生正站在她修炼的榻边,逆着光看着她。只见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神无尽温柔,红唇轻启:“姐姐,你该上路了。”纳兰嫣然脸一僵,有些不情不愿地起身:“我知道了。”一番洗漱后,

  • 魂体之弑神毕业考核

    今天,是星野银毕业考核的日子。木叶忍者学校,操场上。两张长桌呈八字摆着,而长桌前坐满了人,除了忍者学校的七位老师之外,甚至连三代火影大人和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富岳都赫然在列!这两位大人物的到来自然不是来看星野银的,他们关注的对象自然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宇智波鼬!只是在星野银看来,这两位大人物已经

  • 梦回明末在线阅读第4章

    交往之后的两人相处模式可以用相敬如宾这个的成语来形容。那天纪承安在答应她的特殊交往提议之后便让人送她回家,车的后座放着遗落在酒吧的大衣和皮包。乔汐转个身想找开车的人,看到门的角落边蹲着一个人,身材高大,黑发短黑,手里拿着个手机正在玩切水果,切啊切啊,突然他把**暂停,手上可能因为有汗在衣服上蹭来蹭去

  • 超凡灵元尊之第八章

    又过了几天,霍沉香才算真正恢复自主意识,不过限于身体伤患未愈,行动到底有些不便。“是他?”她问女儿,嗓音有些嘶哑,“你去找他?”丹青知道母亲脾气,但事已至此无从辩驳,何况当初确实穷途末路,干脆利落点头,也不多作解释。她看见母亲没受外伤、拔去点滴的手已经紧紧握住床头不锈钢口杯,索性闭上眼睛,等着水当头

  • 僵尸世界:我的绝美冥妻在线阅读第一章

    南域,东岭,北城,西河岸上。今天的古寒老祖有些奇怪,在这里发呆已经整整一天了。穿越了,好吧。为什么别人穿越的不是主角也起码是个可以重塑自己的少年,为何我偏偏穿越成为了一个老家伙。而且还是一个二世祖的老祖?美曰其名为古寒老祖,充其量是个二流高手罢了。这也就算了,古寒可以忍,可是当他得知自己穿越到自己前

  • [家教·斯夸罗]月与鲛在线阅读第二章

    “好了**规则已经说明所以从现在启**开始。”“等等!我要怎么确定我找到的人是不是“老鼠”?有什么提示吗?”“当然为了**的公平性当猫和老鼠相遇的时候两者都会有所感应。类似于生物的本能但你要记住一点,这场**猫胜利的条件是吃掉全部的老鼠而老鼠胜利的条件则是活下去。想要活下去最简单的办法你应该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