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铠甲之不灭魔铠之守夜

作者:知乌龙 来源:飞卢小说网

雍易坐在地上,往嘴里塞绿叶子,他用力咀嚼药草,将药草嚼烂,敷在被虎齿扎出血洞洞的左臂,他疼得冷汗直流,龇牙咧嘴,只差没痛号。虽然是个住在山洞里的糙少年,他还是怕疼的。

“唔啊……”雍易捂住糊在伤口处的草药,把悲号声咽下。

星洞少年在疼痛的感知上,似乎迟钝很多,他快速咀嚼草药——他们用的还是同一种草药,可见两个部族还是有相通的地方,然后相当干脆地敷住小腿上深可见骨的伤口,敷药过程,只将那他对好看的眉毛稍微一皱。

雍易偷瞟身旁的人,觉得他虽然瘦瘦高高,但跟精瘦而凶狠的狼很类似,绝不是好招惹的对象。

包扎好伤口的星洞少年站起身,瘸脚走到剑齿虎身旁,他从尸体上拔出箭羽,回收进箭囊。雍易警惕地注视他的举动,现在对方手里有弓有箭,不想,星洞少年压根没理睬雍易,他背起先前狩猎获得的鹿,转身就要走。雍易突然有点索然,一时兴致上来,喊他:“喂,要不要分虎肉?”

剑齿虎有庞大的身躯,雍易一人不可能将它拖回去西山洞,不说拖不动,何况落日林的北面离他家实在有些远。

星洞少年回头,只给雍易一记凶恶眼神。雍易抓起地上的残矛防身,警惕问:“你要干么?”

星洞少年看眼雍易,又手指天空,太阳西斜,晚霞出现在天边,他终于开口说话,是那种少年特有的清亮音色:“天黑后,有狼有虎,还有黑熊。”

少年的眉眼有份不经意流露出的淡淡忧虑,黑夜将会到来,这让他不安。

雍易正仰头看天,把嘴巴张得老大,他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正想糟糕了,又见对方要离去,雍易一时着急,脱口而出:“我有生火的工具,我们晚上住在一起怎样?”

星洞少年没有理睬,他背着斑鹿,一瘸一拐拉开和雍易的距离。

雍易深感不妙,他故意躲开自己部族的狩猎队伍,还深入到落日林的北面,星洞人的地盘,一旦天黑,将独自面对野兽,夜晚危机四伏,很容易丢掉性命。

对着星洞少年逐渐走远的身影,雍易突然有种适才并肩作战,旋即就被抛弃的悲凉感——也不想想他突然发动袭击,还打算把对方当战利品拖回西山洞,是个人都会心有芥蒂。

雍易决心自救,他手脚齿并用,连忙以芒草为材料,搓出一条草绳。他用草绳缠住伤口,束缚手臂,起止血作用。不能再耽搁,他得速速回去落日林西面,赶紧归家,否则天黑后将性命不保。

握紧折断的朱矛,回望地上的剑齿虎尸体,雍易一脸不甘,最终他抬步往太阳偏向的方位走去,希望还能赶上族人的狩猎队伍,但更可能他们早回家了。

剑齿虎无声无息躺在血泊中,杀死它的少年,那过人的英勇,看来是不能见证族人了。

雍易伤重流血,越走脚步越沉,以这样的速度,在天黑前回家显然不现实,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雍易紧张回头,见星洞少年就站在不远处,他肩上那头斑鹿不知道给丢到哪去了,四下无他人,显然就是他的唤声。

寒冷的黄昏,荒野兽号,见到对方找来,雍易内心无疑欣喜,他走到星洞少年身边,瞥他伤脚,说他:“你也回不去吧。”

星洞少年脸色略显灰白,额上有冷汗,他话语冷静:“有个洞穴,夜里能住人。”

“走吧,两人结伴比一人安全。”雍易喜形于色,催促对方。

星洞少年寡言少语,闷声在前带路,他走路的姿势比先前瘸得更厉害,他用皮子扎绑的伤口,有血外淌,滴溅在草地上。

斑鹿就丢弃在附近,星洞少年和雍易各割下一条鹿腿携带,他们需要食物。

残阳似血,荒野上两个少年的倒影被拉得很长,他们一人扛着一条鹿腿,匆匆赶路。

在去洞穴的路上,雍易念叨:“你不会带人来抓我吧?”星洞少年抬了下眉头,冷语:“你要是再袭击我,我敲破你的头!”

氛围一时很糟糕,雍易讪讪说:“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哪有那个心思。”

远离族人,夜晚独留野外是非常不要命的事,那些爱夜间游荡的猛兽众多,如果没有庇护所,他们足以死个十次八次。

星洞少年带雍易来到一处山腰,他找到一个相当偏僻的洞口,洞外长满齐腰的荒草。雍易踟蹰不前,星洞少年一下子就钻进去,雍易惊道:“先点火照照!要是里边有熊呢?”星洞少年探出一个脑袋,淡然说:“飞鼠的洞。”

他们称呼长得像老鼠,有翅膀的灰不溜秋洞居动物为飞鼠,其实就是蝙蝠。

雍易钻进洞穴,果然听到蝙蝠群成片的叫声,洞内昏暗,抹黑不见五指,洞外残阳似血。

夜晚,火光映红洞穴,木架上烤着两条鹿腿,散发肉香。

雍易闲得没事,跟星洞少年聊天,他自我介绍:“我叫雍易,住在西山洞,你呢?”

星洞少年瞅眼雍易,没有开口,他取来烤好的鹿腿,低头咬食,他无视雍易的示好,他不想跟他结交朋友。

星洞少年名唤夜辰,但这个名字很少人称呼他,在族里,族人几乎都喊他脏毛。不是因为他很脏,而是他出生后,就睡在一块脏兮兮的毛皮上,住在星洞的最下层。

雍易拿来烤得熟透的鹿腿,他呼着热气,大口撕咬,他边吃肉边问:“那个胖子怎么丢下你跑了,他不是你的伙伴吗?”

“我没有伙伴。”夜辰的语气云淡风轻般。

“要是我打猎的伙伴,就这么丢下我自己逃走,他会被大家瞧不起。”雍易很鄙视那个胖子,既然是结伴外出,身为伙伴就该挺身相助,他们西山洞人都这么做。

夜辰闷声啃肉,不再言语。

雍易见他爱答不理,也觉无趣,专注吃他的烤肉。

吃饱后,雍易把嘴一抹,抬头,见身旁那人还在细细地啃骨头,骨头上的一点肉啊筋啊,都要啃干净,仿佛鹿腿是他不常有的食物。

西山洞的人们以鹿和兔子为主食,有时也会狩猎大象,大家吃得都不错,肉类不匮乏。雍易从小到大没挨过饿,平日里还常能吃到女子们采集的果子、禽蛋,抓的鲩鱼和鲤鱼,食物相当丰富。

雍易饱餐倦乏,找个平坦些的地面,他四仰八叉躺下。他扭动肩膀,蹭蹭背,找个最舒适的姿势,终于脸露惬意之情。

洞穴内火光通明,雍易的上半身在火光的照耀中,他拿出折断的朱矛,摆弄起来。他想把断成两截的朱矛拼合,可是折断的东西,没办法自己接上,除非用木头和绳索把断裂的地方捆上,即使这样,也不堪用。雍易脑中浮现自己被朱矛崖吊在西山洞峭壁上的情景,他以前因惹恼对方被吊过,真是心中戚戚。

夜辰守在洞穴入口,偶尔回头瞥下躺在洞内的雍易,每次回头,都见他在摆动那根断矛。夜辰心事重重,他不理解雍易的无虑,这人一点也没将在野外过夜放在心上。夜辰曾在黑夜里独处荒野,遭遇到一头豹子袭击,险些没活下来。

夜辰守上许久洞口,回去换雍易,他没言语,直接要对付肩膀。雍易领悟,骨碌爬起身,说道:“刚刚有狼叫声,还有野猪和鹿的声音,现下都没有了。”

原来他也在留心洞外的情况,还以为他只顾玩弄那根断矛。

“虎豹和熊可能就在附近,你别睡。”雍易提上断矛,走到洞口坐下。

两人身上都有伤,待会要是真遇着猛兽,可就棘手了。

夜辰来到火堆旁烤火,他添把柴火,应道:“有火,野兽怕火。”他把伤腿平放在地,解开绑伤口的皮子,将上面敷的旧草药拨掉。他从怀里抓出一把草叶子,嚼碎,吐在手掌,重新糊上伤口。

他疼得难受,没再将皮子绑上,他尽量往火堆挨靠,仿佛暖乎乎的火焰能减轻他的痛楚。

“用草扎口,就不会那么痛啦。”

一把芒草递到跟前,夜辰抬头,对上雍易被火光映得通红的英俊脸庞。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洞外拔来一把芒草,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旁。

夜辰更没想到自己换药的时候,对方一直在看,他担心自己的伤情。

接过芒草,夜辰低头忙碌,将皮子裹住伤口,两端用芒草扎住,芒草没勒着伤口,所以不像先前那么疼痛。这种包扎伤口的方法,夜辰当然懂,觉得麻烦而已,他从小到大受过不少伤,自疗的经验丰富。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问就问了,还把那张大脸贴过来,近到能嗅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还有草药的气息。

“夜辰。”夜辰报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雍易。”

辰:你不是说过了……

夜辰扭头看洞口,桃花眼一横:“去那里。”

雍易乖乖回到洞口,继续守卫,他抱着根残矛,背对夜辰,尽职尽守,没有任何怨言。

夜辰挨靠洞壁,烤着温热的火,竟不知不觉睡着了,一则夜深自然困乏,二则受伤失血兼痛楚带来疲倦。

凌晨,夜辰在雍易一声声的叫喊中惊醒,他睁开眼,惊愕见到一头黑熊堵在洞口,它半个身子挤了进来,雍易正挥动残矛戳刺,吆喝撵赶。

夜辰惊呼一声,翻身爬起。

“夜辰,快射它!我撑不住了!”雍易回头吼叫,他胸口一片血迹。

夜辰于慌乱中拿起弓箭,拉弓逼向猛兽,他没理睬雍易“快射它”的催促,他站到黑熊跟前,躲开熊掌的抓挠,他一箭瞄向黑熊的眼睛。

“嗖”一声,箭羽飞出,黑熊中箭,发疯咆哮,它连忙将身子从洞口退出,夜辰英勇无畏地跟了上去,他快速拉弓再刺射出一箭,射向正人立站起,狂怒暴躁的的黑熊。

月光下,负伤的黑熊终于哀叫地逃进林子。

夜辰执住空弓,双手微微颤抖,他深吸口气,平复心情,他回头去看雍易,见他坐在地上,胸口淌血,黑熊挠伤了他,伤势看来很严重。

“好疼呀,我要死了。”雍易捂胸口的手掌被血染红,他可怜巴巴说着话。

夜辰连忙搀人到火堆旁坐下,他从怀里掏出最后一把草药,放嘴里咀嚼。雍易歪靠着墙壁,他咬牙忍疼,在火光下检查自己的伤势,胸口三道狰狞抓痕,皮肉外翻。

“我头晕……”雍易把沾血的手在石头上擦了擦,毫无预警,他身子突然栽下。他失血过多,不醒人事。

少顷,雍易苏醒,发现自己光着上身,躺在地上,而夜辰在他身旁。

夜辰将草药一点点敷在雍易的伤口上,每次碰触到伤口,他就疼叫,年少英俊的脸庞上两道莹莹的水光,他一边疼哭一边说:“等我伤好,我要切它熊掌烤着吃,哎呀,哎呀!”

还能想着吃熊掌,看来死不了。

夜辰为雍易上好药后,便就离开,他到洞口坐下,手里拿的是雍易的残矛,他在守夜。

雍易人昏沉沉,意识有些模糊,他慢吞吞拿来身侧的一块鹿皮子——他的上衣,将它盖在胸口。他倦极,很想睡觉,可是疼痛一下下,没玩没了,他稍微挪动下身子,把头偏向洞口,看到夜辰那瘦削的身子守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块石头。

外头的荒草、树林较黑夜里清晰许多,不知不觉,天快亮了。

延伸阅读

仙堡汉堡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bgya.shtml
仙堡汉堡隶属于湖北逸特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主营产品:香辣鸡腿堡上校鸡块纯手工鸡米花。公

衣之恋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ndtp.shtml
衣之恋洗衣针对年龄在20-50岁的生活态度积很、有爱心,性格坚强独立的青中年妇女的创

逸丰酒店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brwx.shtml
逸丰酒店加盟详情逸丰酒店是全新装修的四星级酒店,座落在海珠区广州大道南逸景路。酒店毗

宠爱孕婴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a9k7.shtml
战国的时候,有一个很伟大的大学问家孟子。孟子的母亲为了使孩子拥有一个真正好的教育环境

skinfood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xzb8.shtml
skinfood新款化妆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

臻鼎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di2c.shtml
臻鼎饰品是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臻鼎不锈钢饰品厂旗下产品,公司坐落于中国开放城市深圳,本公

卡翡亚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u7yb.shtml
品牌介绍“KAVIAR”是德文“鱼子酱”的意思,才表奢华;享受生活;优雅品味,充份体

英尼赛克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u49p.shtml
苏州英尼赛克石化有限公司为英国英尼赛克有限公司在中国地区的总授权销售商,负责中国地区

绵赫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ncis.shtml
暂无

大凡珠宝加盟  http://www.dominion4.com/pl04.shtml
大凡珠宝是集设计、生产、品牌运营管理于一体的专职珠宝品牌管理商。大凡珠宝始终以技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都妖妃在线阅读凤凰山

    手机发出震动的声音,划开屏幕,微信上一个陌生的头上闪了闪。点进去,一条信息跳了出来:美女,约吗?七七看了下他的资料,空白的。名字是省略号。难道是有人改名字了。于是她试探性的打出一行字:什么时候,约哪里?对方很快回复了过来:晚上,凤凰山山顶。疯子!这里离凤凰山四五十公里远,大晚上的谁会去那里。肯定是恶

  • 灵气都市:开局把赤犬给阴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飞剑问道。凌天峰,天剑宗外围的一座孤峰,飞剑问道每三年都会在这里召开一次,只有通过选拔才能成为天剑宗的弟子。人群当中,沧马看起来与周围人有些格格不入。在场的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才俊,只有他一人年近四十。若是十年前还好,那个时候江湖上没有人不认识沧马,那个时候江湖上到处都是关于沧马的传说。他人生的拐点就

  • 深****坑之净莲圣子息怒(求收藏求鲜花)

    不错,沈凌尚在娘胎中,便是与母亲澹台曌联络上了。盖因他斩获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真正的大机缘。——在他与先天净莲生命律动完美同步之下,一开始,的确只有海量的净莲宝气。但,随着这种同步足足保持三天,居然触发沈天禅当年留在先天净莲中的一道神意。在验证完血脉,确定是自己的血脉后嗣之后,神意加持,沈凌成为先天

  • 重生八零成为亿万继承人之初见姬璇颖2

    话音刚落墨菡就出现在了处决台,走向了姬璇颖询问“你需不需要帮助呢?”墨菡的两个眼睛对着姬璇颖眨啊眨啊的。姬璇颖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看上去的小孩“小姑娘,你还是快走吧。这里是处决台,在不走就来不急了。”墨菡听了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抱着肚子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请问你刚刚是让我跑吗

  • 西游之无限作死之面试(1)

    “代号战狼,申请退役!”“战狼,服役十一年零二百三十四天,保护重要人物149人,共成功完成任务150次,失败一次!”“现组织批准退役!”猛得从梦中惊醒,一双漆黑的眼眸盯着挂在天花板上慢悠悠旋转的风扇,内心五味陈杂。凌晨五点,生物钟让秦天准时醒来,不论刮风下雨还是噩梦…来到洗手间,看着镜中的人,刀削脸

  • 异界之玄修在线阅读傅西晔

    不是在房间外面,就是在洗手间里面。洛杳杳当即反应过来,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有变态!”她一边喊着,一边抓住衣服躲到窗帘里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她竖着两只眼睛,看照顾方才发出声音的地方。那里平空多出一个人来,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看起来道貌岸然的人。那人重重摔在地上,似乎摔懵了,站起身来茫然地

  • 万魂戒第4章在线阅读

    不得不说,吴程这家伙的运气非常的好!但是话又说回来,就算有好的运气在自己眼前,但也要知道怎么样去合理的把握和应用才能有所收获。眼前他发现的这个用过的陷阱大坑底部还有几根削尖的竹竿,锋利的竹尖向上竖立着。接着,吴程到处找来了一些易燃的植物和干燥的木材拿来后一股脑的都扔到了大坑里,然后用其他的细枝花草掩

  • 重生后只想培养妖姬在线阅读第4章

    “您好!这是您的餐品!”说话的是餐厅的服务员。“快放这吧!饿死我了!”李京墨早就饿的头晕眼花,来不及等餐品上桌便一把夺了过来。“你等下!没人给你抢!”陈宛丘觉得太丢人了。看着服务员一脸质疑的盯着自己。陈宛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是什么啊!黑乎乎的!芝麻糊吗?”看着李京墨挖起了一勺鱼子酱,陈宛丘恨

  • 重生后我有了锦鲤运出发搜救

    一般刚失踪不久的,家属首先都会先报案找警察,或是找一般专业的搜救组织进行搜救,一旦搜救无果,最终他们还是会找到吴越他们这支私人搜救队。就因为无论是再怎么不可能找到的人,只要吴越他们参与的搜救,就没找不回来的人,无论是安然无恙的人,甚至哪怕是成了一具尸骸。吴越立即发动了引擎往出城的方向驶去,边开着说道

  • 时空天使我们四个(1)

    大二那年开学季,天气异常的闷热,消散不去的阵阵热潮把那个开学前发誓新学期一定要好好学习坚决不挂科的我彻底击败。花了三十块大洋买回来的小吊扇在劣质的蚊帐中不停运作着,终究也是抵不住热浪的威力,阵阵热风朝着我的脸扇来。虽然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但我仍然心存感激,掐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真好,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