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甜蜜躁动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宁兰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訇,叶訇…”

她在梦魇中醒来,入目是熟悉的绣梅纱帐,如烟如雾。鹊嘴薰炉中香气袅袅,四溢着梅花的清香。花梨木的小圆桌上摆放着一只前朝的官窑梅瓶,上面插着一枝竹枝。

竹叶青翠,似润泽的碧玉。

这是她的闺房,知晓阁。

做鬼十年,她曾无数次鬼梦夜回。回到这梅香氤氲的房间,回到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她依然是世人口中克己复礼知书达礼的梅家大姑娘。

“叶家公子还在前院跪着,春寒夜凉的身体哪里受得住。”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正是她的大丫头静心。

另一个大丫头凝思道:“大人和夫人还有大公子都说不怪他,想不到他性子如此之倔,非说自己有错,害得大姑娘晕迷不醒。他不肯起,非要等大姑娘醒来后才起身。”

她的心“咚咚”狂跳,遥远的记忆深处似乎有这么一件事情。那一日她与兄长一起去忠勤侯府赴宴,回程时兄长临时有事嘱托叶訇护送自己。谁知那马儿不知何故突然发狂,他虽最后制住狂马,但她坐在马车内颠来颠去,不小心磕到车顶晕过去。

赤足下地,接触地面的感觉让她有些不太适应。心中漫过无尽的欢喜,一步步感受着那久违的脚踏实地。

静心凝思听到动静,齐齐进来。

“大姑娘,您醒了!”

“大姑娘,您头可还疼?”

她望着她们,眼神恍惚。静心和凝思的模样如此清晰,这鬼梦做得越发的真实,直叫人分辨不出是真是幻。

“你们刚才说叶訇还在前院跪着…”

“是的,大姑娘。叶公子说他有愧,您若不醒他就不起。大公子劝说无果,只能由他而去。春寒露重,奴婢这就去告诉他您已醒,让他早些回家。”

“不!”她一手抚在心口,那里像活过来一样,跳得厉害,“我亲自去!”

静心和凝思对视一眼,要替她梳妆打扮,被她制止。她一刻也等不及去见他,趿了鞋披上银红色的斗篷,她疾步而去。

夜深,寒气深重。

熟悉的回廊走道,汉白玉砌成的台阶青石铺成的路,还有花园里石子铺成的小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她想落泪。

梅家的气节柱屹立在前院正中,上半部分镌刻梅家历代祖先的名讳与诗句,下半部的空白之处等待着后人刻写。她身形一晃,仿佛看到自己如染血红梅一样飘落在地。

她知道,后来这气节柱上有她的名字。

石板上,有一道跪着的人影。

是叶訇。

她的心揪紧,那是年少的叶訇,削瘦单薄如同刚抽条的竹子。他跪着,如折弯的细竹,是那么的清瘦那么的坚韧。

叶訇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子,她雪月风华清冷如霜,知书达礼仪容端庄,是麓京贵女争相效仿的典范。她几时有过如此模样。花头鞋堪堪趿着,露出雪白的绢袜。斗篷之下只着白色中衣,青丝如瀑布般倾泄散着。

只一眼,他连忙低头,不敢再亵渎她。

她步步走近,不敢置信。鬼是没有感觉的,闻不到气味不知冷暖,更感觉不到心跳。此时她的五感是这般清晰,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

淡淡的,如竹香。

“叶訇。”

少年抬头,琥珀色的眸子骤起光亮,“大姑娘,您醒了!”

“我醒了,叶訇…我…我想告诉你,我是愿意的…”

她声止,眼前的少年不是四年后破城讨伐梁氏的北大王,亦不是后来凶名赫赫的杀神。世人畏他惧他,他泰然置之。坊间轻贱谩骂他为阎奴,他置若未闻。

阎者,夺人性命。奴者,卑微下贱。

他不会知道自己心间的波澜起伏,不会知道自己的情绪激动是为哪般。鬼梦寥寥,居然将她带回到这个时刻。

“今日之事,不怪你,你快些起来吧。”

“大姑娘,是我护主不力,请您责罚我!”

“叶訇,你要记住,你不是我梅家的奴才,我也不是你的主子。”

他确实不是梅家的下仆,他是兄长的武伴。兄长跟着桓横先生习武,桓横先生是父亲三顾登门请来的武家高手。而他,则是桓横先生看中的习武好苗子。

桓横先生没有收他为徒,却将他带在身边,作为兄长的武伴。武伴并不是陪伴习武之意,而是人形靶子,是鞭策兄长精益的活对手。

后来世人辱他骂他,总把下奴出身强加在他的头上。

但他不是,他不是梅家的奴才。

“是叶訇不好,害大姑娘受惊。”

“不,你没有错…地上凉,你快起来!”

说着,她便要去扶他。他哪敢受她这一扶,赶紧自己起身。她的手落空,心也空落落的。不无自嘲地想着,这个时候的自己是那般的讨厌他,他必是怕她的。

他出身低寒,母亲是越女。

越女者,多妖媚。世家大户的后院里,多半都有越姬为妾。王公贵族们,常以越姬为乐,往来相赠者颇多。

她自小礼教严苛,不仅律己也推人。她不喜他那远比女子还精致的长相,更不喜他妖艳异于常人的五官。

若不是兄长看重他,她怕是多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他穿得极为单薄,青灰色的粗布衣裳根本不能御寒,那磨烂底的布鞋更是叫人心疼。他太过高瘦,裤管处露出一截脚踝,白得刺目。那里必是已冻得没有知觉,她以前从不曾注意过他,更不可能在意他过得是否窘迫。

“叶訇…你冷不冷?”

“多谢大姑娘关心,叶訇不冷。”少年的声音本是清越的,却细如蚊蝇。

静心和凝思已赶过来,两人心头皆是纳闷无比。在她们的眼里,大姑娘无论何时都是得体的,便是夜里夫人来看她,她都要精心梳妆一番。她们从未见过姑娘这般为顾仪态,而且还是在一个外男面前。

梅青晓什么都看不到,眼里只有对面的少年郎。千言万语似乎无法说出口,即使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她依然心疼如刀割。

面对青涩的叶訇,她该怎么办?

“大姑娘,夜已深。您该回去歇着,叶公子也该回家了。”静心道。

她摇头,“我不睡…”

“阿瑾!”

熟悉的声音让她回头,台阶之上是熟悉的人。那是她的母亲,梅家的夫人虞氏。她泪如泉涌,想不到还能在梦里和母亲相见。

“你醒了,怎么跑出来?”虞氏关切责备着。

“母亲…”她哽咽着。

“阿瑾,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虞氏从未见过大女儿哭泣,这个大女儿是婆母亲自教导的,自小就懂事知礼。因为太过知礼,便显得不够亲昵。

她看到叶訇,道:“阿瑾已经醒了,叶公子赶紧回家吧,免得你母亲担心你。”

叶訇弯腰行礼,正欲告辞。

“等一下!”梅青晓出声,“你们吩咐厨房下一碗鸡汤面,再煮一碗姜汤,让他吃了再走。”

虞氏温柔含笑,“还是阿瑾想得周到,静心你去安排吧。”

叶訇又是行礼道谢,随静心离开。少年郎瘦得让人心疼,背却挺得笔直。她看过他太多的背影,落寞的、忧伤的、视死如归的、孤独的。

这一次,尤为心疼。

“阿瑾。”虞氏唤她,瞧一眼她的衣着,略有些不赞同,“春寒入体可不闹着玩的,出门怎么不穿厚实一点。”

凝思连忙告罪。

她犹不知梦里梦外,道:“母亲,是孩儿方才一时情急,不怪她们。”

“母亲知你心善,此次你受惊,原也怪不到人家叶公子的头上。谁知他性子太犟,非要跪在这里请罪。要我说,都怪你哥哥。他哪能丢下你不管,非要去什么春风巷。”

春风巷三字,惊得她一身冷汗。

“母亲,哥哥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也不知是什么事情,瞧着脸色不太好看。”

虞氏不知道怎么回事,梅青晓却是知道的。她按捺住心头的疑惑,抬头看向那笔直的气节柱。如果这是梦,那也太真实了。

她跟着母亲回知晓阁,望着熟悉的人和物,心中不时恍惚着。她是长女,自小礼数周全,印象中母亲对她向来不怎么亲厚。她从不知道,原来被母亲照顾的感觉是这般好。

虞氏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女儿也会有小孩子无措的一面。

“阿瑾。”她摸着女儿的发,“你这孩子,就是心思太重。以后若有什么心里话,可以和娘说说。”

娘这个字,很少出现在她们母女当中。

“娘…我有好多话…”

她有好多话,不知对谁说。

“别急,慢慢讲,娘听着。”

“我…我不知从何说起…”

“那就先不要说,好好睡一觉。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你就告诉娘,好不好?”

虞氏替她掖好被子,放下纱帐。

她听着母亲离开的脚步声,听着静心凝思的细语声,望着熟悉的帐顶慢慢闭上眼睛。如果这一切不是梦,那该有多好!

延伸阅读

魅尚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na9g.shtml
魅尚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坐垫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泰凯英轮胎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x7d2.shtml
泰凯英轮胎有限公司是国内外轮胎方案解决顾问。目前,泰凯英销售网络覆盖北美、欧洲、中南

城晓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nbfg.shtml
城晓床上用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久久缘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p7wu.shtml
久久缘床上用品是被套等产品生产加工被子的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久久缘床

凯翔化妆品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nqdw.shtml
凯翔化妆品,位于中国福建泉州,泉州凯翔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美容化妆品,美颜保健品等产品

紫丁香茶具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6s04.shtml
紫丁香茶具隶属于广东紫丁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紫丁香;股票代码:83536

中兴圣本银业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acth.shtml
河南中兴圣本银业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交易中心”)是经河南省政府批准,在河南工商行政管

爱阅飞凡英语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bxx0.shtml
爱阅飞凡青少儿英语隶属于上海爱阅飞凡青少儿英语培训中心,自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

君锐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xwk7.shtml
君锐灯饰总部是吊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中山市古镇君锐

大千加盟  http://www.accessrealtyadvisors.com/ahwc.shtml
大千告示牌从事道路安全、消防、劳保、停车场安全、酒店物业用品、广告材料和展示展览用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道不孤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们为什么都看着我呀?”段若箐往后小退一步,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初心,顿时觉得自己理直气壮,复又往前迈了一小步,她可是被邀请来的!时雪墨眉头一挑,不知道段若箐想到了什么,但想来应该是某个理由吧。段若箐的回答听起来像是在敷衍,但听着太假的话反倒可能是真的。承认段若箐是自学到现在的程度,紧随其后的问题便是

  • 帝域剑神录楔子

    只羡鸿雁不羡仙距俞安城一百里开外的青龙峡,是夏日最佳的避暑胜地。那里高峡平湖,飞瀑流泉。深潭幽谷,河流湍息,石桥横斜于上。高阁阙楼错落其间,清幽之极。留仙阁就建在峡谷中的最高峰,是观景绝佳所在。远可观乡村田园,草茂柳翠,水车辘辘,溪流蜿蜒,成群的牛羊在山坡上悠闲吃草;近可赏壁立千仞,悬瀑飞泻,泉水淙

  • 上仙今天封天吗之一声大哥,两世情(7)

    新的一天阳光照射大地,诺胤森林的试炼者也纷纷醒来,开始了最新的征程。“萧子枫和殷曦也不例外,两人几乎同时醒来,极有默契的相互笑了一下。此时殷曦从储物戒内拿出一些水源递给萧子枫,而自己也留了一点;萧子枫接过水源道谢一声后,随意在脸上擦拭一番。在诺胤森林几个月了,萧子枫很少见到水源,但是修为筑基圆满的他

  • 漫威之超神分解师之制尸(1)

    10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就送魏钊和于宝去了车站,虽然县城到镇里的车是直达的奶奶还是不放心。直到看着两人上了车,魏奶奶才自己也坐车回家。魏钊在下一站就领着于宝下了车,于宝牵着魏钊的手,问他“魏钊,为啥下车啊?到了么?”说完自己四下看看,还在县城啊。魏钊捏捏他鼻子,“看啥呢,没到,今儿咱不是去大伯家,我骗奶

  • 迷踪仙途之武魂与宿主的修行【5/7】(5)

    星峰,这是太玄门最强主峰,星峰,可以勾动漫天星辰,星光凝聚在山体之中,一眼看去,好像神秘仙境。华云飞,身穿白衣的公子,他嘴角带着笑意,似乎是世间最完美,最善良的人,他此刻带着新收到的星峰弟子走上星峰,......而萧寒,叶遮天也跟在李若拙的身后,向着拙峰走了上去,一边走着,李若拙一边开口说道:“星峰

  • 都市最强神级系统之引子 夜幕的战场

    漆黑的天空下,微风轻拂。“风速,1.2,空气湿度,百分之六十二,今天天气不太好,可能是要下雪。”一个隐藏在巨大榕树下的雪窝里,有人拿着红外望远镜静静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此人的周围还有着其他各种小型仪器,看起来非常的精密。“希望能够在下雪之前解决。”此人的话音一落,身边却是忽然响起了一道轻微的回答声。

  • 谁动我家打野[王者电竞]在线阅读第八节

    陆程铭眼神闪了闪,朝林朗怒斥道,“胡说八道,你才有病呢!我好的很!”林朗摊摊手,“有没有你心里清楚,你要硬是抵赖,把有的说成没的,我也没办法。”“不过……”林朗见到陆程铭的小腹精、门位置一团黑气,顿了顿开口道,“你有不孕不育症,这个你没法否认吧!”“什么!”林朗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虽然陆程铭看林朗很

  • 牌旅五分钟,取悦我

    李锦秀慌忙的接过银行卡,看着这个变得可怕的大女儿,她忽然不敢再使无赖手段留下安锦年。赵玲珑脸色一变,一把拉住安潇筱,“你不能带走他。”安潇筱嘴角翘起,“再拦着,我撕了你信不信?滚!”赵玲珑吓了一跳,后退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安潇筱抱走了安锦年,她一跺脚,转过头生气的看着李锦秀,“阿姨,你怎么能让安潇筱那

  • 乖乖第6章在线阅读

    6安倍晴明手中捏着一枚棋子,邀请唐青青坐到了对面,状似笃定地说道:“既然她没有等到所要等的人,一定还会回来的,所以不必担心。”得嘞,既然正主都不担心,她一个外来人士有什么好担心的,唐青青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既然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睡了,有事烧纸,无事送黄金。”安倍晴明:“……”我的省略号越来

  • 我!玩转诸天神佛梦想成真?

    1986年的四月,清明才过去没有几天,随贰亓就完成了他的论文答辩。由于下个月随贰亓要随导师严教授下一个墓,他大四的毕业答辩就早了一些,不像其他院系放在了五月。对于随贰亓来说,大四的毕业论文并非什么让人苦恼的事情,而论文也早在大三下半学期就定稿了,如今只是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其实这年头大学的学习气氛很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