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故良梦人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一颗大白菜 来源:飞卢小说网

“生小子,想什么呢?”这在这时,一个洪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了易生面前。正是易生的二叔,易青山。名字没白取,果然长得像座山。

“二叔,您回来了啊”。看到眼前之人,易生微微一笑,迎了上去,易生的二叔就喜欢带着易生到处玩,不过那次把易生弄“丢”了以后,易生二叔被易生爷爷骂了半年,以后就再也不敢把易生往偏远的地方带了。

说起那次,易生的二叔易青山还比较委屈,“我就一回头的功夫,易生就不见了,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大家都认为是易生二叔性格大大咧咧,这是他的借口,后来人找到了,也就这么地了,但是这件事在易家是过不去了,易皓天死活也不放心易青山再把易生带出去。

“嗯,听说你醒了,我就过来了”易青山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笑着说道。。

“怎么样,有哪不舒服么”。易青山开口继续道。

“没有,还好,就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身穿黑袍的易生低声回答道。

“你小子可真够走运的,百药谷的北尊者竟然给你亲自治疗,我也就放心了”。易青山开口说道。

“二叔?”

“嗯?”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易生望着易青山,认真的说道。

“你小子啥时候这么含蓄了,有屁快放。。”。易青山没好气的回道,但是心中似乎能猜出易生想问什么。

“我父亲和四叔是怎么死的?我和我母亲是被何人所伤?”易生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也罢,你已经十六岁了,是该让你知道些真相了”。看到易生眼中的执著,易青山叹了口气,说道。

“十六年前,我们易家本家,也就是暇山城的易府,你每几年都去一次的那个地方,偶然在我们家族的矿脉上,挖出了雪灵宝剑,这雪灵宝剑乃是高阶灵者萧正华的成名之剑,品质非凡,高阶灵者啊,高阶灵者的武器,那得有多么大的诱惑”。易青山感叹道。

“生小子,你可知道灵者等级的分类,高阶灵者又处在什么位置上?”易青山接着问道。

“能吸收灵气,运用灵气了就成为了一名灵徒,灵徒之上是灵士,灵士之上是灵伍,灵伍之上是灵尉,每个阶段又分为九阶,二叔你和大伯是灵伍,爷爷是灵尉”。易生开口说道,易生小时候听家里的佣人经常议论,就记了下来。

“没错,你大伯是八阶灵伍,我是六阶,而在遂溪城,达到灵尉的就只有咱们易家的你爷爷,还有三大家族的另外两家,栾家和尤家的家主,

他们三人都是一阶灵尉,只是你爷爷凭借着灵决略微占点上风,你可知道灵尉上面是什么?”易青山用反问的语气问道。

“不知道”,易生摇了摇头。

“灵尉之上还有灵校,灵校之上便是灵师,灵师啊,我们整个湛茳郡都找不出来一个灵师,高阶灵尉一般指的就是灵师以上。。”易青山眼睛中充满了向往,开口说道。

“那灵师之上呢?”易生好奇的追问道。

“灵师之上还有灵抚、灵统、灵督,灵将还有更高,不过那种级别的高手哪能说见就见,你二叔我闯南走北活了四十年都没见到,你这天天在家窝着的小身板就更见不到了,呵呵”,易青山摸了摸易生的头,笑着回道。

“后来呢,剑现在在我们暇山城的主家么?”,易生开口继续问道。

“唉,你可以想象当初得知这个消息,我们整个易家家族是有多么的激动,为了保证雪灵剑的安全,不管是暇山城的易家主家,还是咱们遂溪城易家分支,整个家族都出动了,毕竟这是整个易家的前程大事,暇山城易家主家的家主,也就是你爷爷的堂兄,命令易家的所有精锐,全程押送,带队的便是主家的首席长老,柳五常”。

“当时遂溪城还不稳定,你爷爷和大伯压阵遂溪城,我被派出去执行别的任务,所以由你的父亲和四叔随队伍押送,当时你母亲怀着你,将要临产,所以也必须前往主家,就跟着队伍一起,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主家还派出了核心底牌,四名血灵卫”。易青山开口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母亲临产要去易家?”易生不解的问道。

“因为凡是易家的子嗣,出生时要有易家的祭祀长老亲自上易家的血纹印,以此代表是易家之人,就是你左手腕的那个纹印”。易青山开口说道。

听到二叔的话,易生明白了,就是自己有记忆时,就已经存在左手腕上,那个金色的易字。

易青山伸出了左手腕,漏出了跟易生一模一样的易字。

“后来呢?”易生继续追问。

“后来。。后来半路被人伏击,易家护送队伍几乎全军覆没,四名血灵卫全部被杀,你父亲和你四叔为了保护你们母亲,被敌人所杀,你母亲为了保命,躲进了

迷雾谷,在迷雾谷里生下了你,而柳长老也被断了一臂,百十号人,就剩下柳长老和你们母子二人,柳长老断臂,你们母子身中寒毒,徘徊在生死边缘,而雪灵宝剑,也被对方所夺”。

易青山哆嗦着嘴唇,心中悲痛的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讲了出来。

“到底是哪些人伏击了我们”,易生按捺住颤抖的心脏,满脸的恨意,咬着唇开口问道。

“不是哪些人,对方只有一个人”。易青山苦笑着说道。

“什么?只有一个人,是谁?”易生脸色煞白的失声脱口道。

“过去的就过去了,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只是徒增烦恼而已,你想想,咱们主家损失了那么大,都一坑不声,把仇恨硬往肚子里面咽,不是不想报仇,是那个人

背后的势力太强,不是咱们所能招惹得起的,若是硬来,搞不好就会有灭族之祸,我们虽然日夜想着报仇,但是差距实在太大了,你现在的任务只需要好好的活着,其他的不要想,也不要问,安心治病,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易青山明显不想再提过往的悲伤事,交待了一句,找了个借口,便急匆匆的走出了厢房。

“是啊,现在连活着对自己都是奢侈的,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就算自己知道了,又能怎样,自己除了是家族的累赘,一点用都没有”。望着易青山离去的背影,易生苦笑着自嘲道,双拳紧握,关节因为用力,而变得发白。

“易生”,刚出门的易青山突然转了回来,用郑重的语气朝着易生叫道。

“怎么了二叔?”,易生从来没见易青山表情如此郑重,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如果一年后你还活着,一定要回来,这对我们易家来说非常重要”。易青山再次用郑重的语气叮嘱道。

“放心吧,二叔,遂溪大赛我一定不缺席,就算爬我也会爬回来”。易生用坚定的语气保证道,他虽然足不出户,但是也知道,遂溪大赛乃是决定易家地位的生死之战。

“可打探清楚了”。一袭华袍的男子傲然的坐在太师椅上,一位白头老者侧立在他的身旁,华袍男子开口朝着白头老者问道。

“打探清楚了,家主,那北尊者跟易家没有丝毫的关系,从咱们的线人报来的消息来看, 那易皓天事先也不知道北尊者会出现,

也许单纯的只为治病,宣传一下百药谷的威名,这种例子并不少见,而且北尊者看完病甩手就离开了,并未停留,不像是跟易家有渊源”。白头老者拱手回答道。

”那就好,一个易家主家就够让人心烦了,明年就是遂溪大赛了,这可是我们的好机会,千万别出现什么娄子“。华袍男子开口说道。

“易皓天,易家,哼,明年,这遂溪城将会是我们栾家的天下,传令下去,这一年,家族里的人一定要韬光养晦,拼命修炼,明年大放光彩,特别是不要跟易家起什么冲突,

别让他们警觉”。华袍男子开口接着说道。

“是,老奴这就下去吩咐”。白头老者俯身拱手应道。

“咯咯,易生哥哥,快点跟上啊。。”易灵儿一边在前不停的跑,一边转过头来朝身后的易生招手喊道。

“慢点,别撞到人”。看到灵儿毛毛躁躁的,易生开口嘱咐道。

“知道啦”,灵儿的声音,远远的飘来。

府街,遂溪城最豪华的街道,离易府特别的近,商贩齐聚,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应有尽有。最主要是,这里相当安全,因为这里的店铺都是

三大家族开的,三教九流,地痞流氓谁也不敢在这里闹事,所以一些小贩也趁机在空地上摆摊,不用担心被人偷抢,这条街道格外的繁华。

所以,一大早,易生就被易灵拽了起来,拉来这里逛府街。

“还是本小姐我厉害吧,略施手段,便把那老头子给支开了,省得他来妨碍我们,不准这不准那的”。易灵掐着腰,神气的说道。

听到这易生不禁哑然失笑,本来早上管家公孙祥想要一起跟来的,结果被易灵几句话就给支开了,这小丫头还真是古灵精怪。

“嗯嗯,我家灵儿最厉害了”。易生笑着顺她的意思说道。

“瞧一瞧,看一看啊,刚从邬北城运来的,上等宝刀”。

“包子,包子,新出锅的包子”

“姑娘来看一下吧”。

“团扇,团扇,暇山城的团扇”

“。。。”

“易生哥哥,你看这个团扇怎么样”

“小姑娘真有眼光。。这个是暇山城妙扇坊制作的,做工特别精细”。

“快来,看看这个,还有这个。。”

熙熙攘攘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府街,热闹不已。

延伸阅读

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之鞭子盛宴★驳逆!(7)  http://www.201906.cn/gpaj.shtml
如果没有猜错大夫人的意图的话,我觉得大夫人心理还真是太阴暗了。现在大夫人在向我嘘寒问

契约之风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201906.cn/p5m2.shtml
天气晴朗,微风不燥。红子坐在座位上,她撑着手臂望向窗外的漂亮凤眸中带着沮丧和纳闷。按

撒糖日记在线阅读技能升级  http://www.201906.cn/sfjh.shtml
夜晚过得很快,许霆睡得很香,睡梦中好像见到了小玉,许霆根本都不想醒过来,要不是林妹妹

[综]然而琴酒又做错了什么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201906.cn/n2rx.shtml
母亲第三次喊李今念起床吃早餐的时候,李今念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妈,我已经说了我不吃了

我真不会玄学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201906.cn/b26i.shtml
“错,你当不了一个败家子!”庄羽转过身,朝其望去,眼前站着一个白衣儒士,看上去三十来

(穿书)总有人逼我当反派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201906.cn/g2xe.shtml
07梅林把视频转移到他从不离身的平板上。这下画面更清楚了:刚刚近在咫尺的年轻姑娘,金

漫威之我是魔影侠大丰收(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201906.cn/uttd.shtml
时间:下午。地点:阳光公园。人物:江北高中及江北二中两百余同学。隐藏人物:江北高中校

复仇之毒妇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201906.cn/u5s9.shtml
容咎睡得并不安稳,半梦半醒间隐约察觉冰凉温软的触感落在眉心,润湿额间断纹,随即落在眼

[盗墓笔记+老九门/瓶邪] 执念在线阅读脑电波不同怎么办  http://www.201906.cn/ue3e.shtml
任晗妮因为轮休,所以不清楚医院里有关胸外科发生的医患纠纷事情。不过,就算是任晗妮知晓

在末世BOSS面前刷脸卡363天之后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201906.cn/dw6x.shtml
大魏皇宫,通往御书房的过道内烟雾弥漫,数十个小巧碳炉被整齐地排列在过道两侧,在这些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田园医女娉婷传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好不容易才逃······才被派出来追杀马匪,这才是马匪中的一小撮,没完成任务怎么能回去呢。不如你跟我一起去追杀马匪吧,立下些功劳我好升你做堂主。”白小瑜显然也不是轻易就放弃的主,循循善诱道。方安脑仁有些疼,咋就过不去这个坎了呢。这姑娘刚出场的时候明明一股江湖女侠的豪气姿态,怎么转眼间就变成碎嘴八

  • 末日从皮卡丘开始献祭之第三章(3)

    『3』二人在林中等待片刻,却不见妖兽有所动作,反倒是嚎叫声越来越弱,金凌只当是妖兽被压制了,没有多想,提着岁华缓步上前。金光瑶却是眉心一蹙,明明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妖兽怎会变弱,怎会见到灵力充沛的**不再有所动作?见金凌已经上前,金光瑶没空再去多想,跟在金凌身后,指尖已然缠上金色琴弦,以防不测。走到一

  • 魔祖惊天第6章在线阅读

    江远燃最后也没能从贺时南手上借到卡,回家时一脸埋怨。一张卡对于贺时南来说可有可无,但他这次就是不想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大概是觉得那些千篇一律的网红脸不值得打赏吧。时间已经过九点,他关掉电视机回了卧室,平板上温漾的直播间里一片黑幕,也不知道是下播了还是没开始。月色沉静,贺时南却没有一丝睡意,翻卷被子

  • 网王之平等院龙泽在线阅读第2节

    “咔哒”。清脆的一声响,花生壳被剥开了。花生仁“骨碌碌”滚落到盘子里,和一堆剥好的放在一起。屋子里没有开灯,但光线并不暗——朝南的一整面都是玻璃窗,月光倾泻而下灌入房间,映得屋子里亮堂堂的。“呐,爱丽丝酱,来吃花生吧~”坐在房间中央小台桌前的人,正是森鸥外。他的脸上满是笑容,整个人的气势和之前在地下

  • 直播:我有鉴宝直播间在线阅读第八节

    高大朋提着包子慢悠悠地走到车前,正准备开车走人,忽然,他的余光瞄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畏缩在车子另一面,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联想到之前自己的车子曾无缘无故被刮花过好几次,他禁不住皱皱眉头,大步走了过去,厉声喝道:“谁?”不料,话间刚落,高大朋就清晰地听到一阵像是金属相撞的‘哗啦’声直直地冲进耳朵,紧接着

  • [Fate/Zero]救赎老魔头来说平西王

    殷权鼓掌大笑道:“寡人今日大开眼界,终于见到真正的高手过招,才敢相信世间真的有人武力通玄。”平日里,殷权见到府中的护卫、侍卫们演武,自己也跟着练了几手功夫,侍卫们又不敢真正打赢王爷,总是吹捧,王爷是习武的天才,称得上小高手,殷权也就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小高手,常常心里不平,觉得自己虽然不如英雄榜上的英雄

  • 北有离殇在线阅读第四章

    是日...林浩放暑假在家睡觉“浩儿,你赶紧起来,你放个暑假在家都快躺四肢退化了,你表姐要来了,你去买个鸡”宋英在厨房喊道“诶呀妈,我那个表姐这么难伺候,干嘛还要这么招待他,随后弄两个小菜对付一下就得了”林浩说“你以为我想呀,还不是你表姐在网上认识咱们这块的杜峰,我还听说你表姐跟杜峰网恋了呢,要是不伺

  • 差生夏朵第十章

    乐平县,傅家。昨夜县城门关了,好在傅家在郊外还有几个庄子,傅家宝便让车夫赶着车去了某处庄子,在那里将就了一夜,次日睡到天光大亮,才在车夫的催促下回到傅家。他打着哈欠走进傅家大宅,却发现宅子里静悄悄的,下人们个个噤若寒蝉,见到他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眼神还十分古怪。傅家宝下意识摸了摸裤子,确定自己已经换过

  • 九世恩仇录之苏离

    江城,锦绣山河公寓...苏离盯着手里虚幻的谎言之书,再三确认,终于肯定这不是梦。这几日,苏离连续做了同一个梦。梦里,他变成无所不能的神灵,那个世界的凡人称他为,“谎言之主,缪斯”这个梦并不完整,有很多碎片拼凑完成,苏离如今才整理出很小一部分。苏离梦中见证着谎言之主从弱小一步步点燃神火,成为神邸,把不

  • 早安,机长先生之重生

    湛蓝的天空上仿佛是极品琉璃一般一片澄澈明净,细如柳絮的小雨从空中轻轻扬扬的洒落下来,滴在四方的树木和大地上。绿幽幽的草地上和树叶上,一经雨水滋润,发出着淡淡的绿色的萦光。高大的柳树上,几只知了正轻轻地时断时续地鸣叫着,“知了,知了!”突然又颤动着翅膀,从一棵树上飞到了另一棵……这场雨,应该会使燥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