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她从隐世大陆来[重生]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金满籯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昨夜,一场春雨缠绵处,万物复苏此时节。

这不,此时这山间小径中,正有一人悠闲前往这翠林竹海中寻觅春笋。

翠林竹海位于南方的成都府内一个少有人迹的山上,这里的春季细雨多缠绵,阴寒,断续。

由于这种气候非常适合竹子生长,因此竹子成了该地区的特色,每当春雨过后,山上就会生长出一些鲜美娇嫩的春笋,供人采食。

只见这中年男子身高七尺有余,一身素衣,衣上点墨着三两淡墨竹叶,背一竹篓,头戴斗笠,这不正是隐世高人该有的风范吗?

再往近一看,斗笠之下的面容眉星剑目,刚毅俊朗,再配上他这一身的装束,倒也有俊朗之意、高雅之情,可见其年少之时也是一风流人物。

就这衣着穿戴的考究,可不似寻常山野樵夫之人,这般人物怎会出现在这罕无人迹的翠林竹海呢?难免会引人深思。

许是隐世高人,不喜世俗入空尘吧!这样想来倒也释然。

此时,这似隐士般的中年正寻思着“这雨后春笋甚是难得,该如何食之,若似往年,食之虽也甘美却无新意,想来此物甚是难得,一年才得一味怎可糟践乎;唯有新食法才对得起这上苍之恩赐。”

真真是妥妥的吃货一枚呀!

若让认识他的人知晓他现在的想法,可能会笑到满地打滚,打趣道:“老兄呀!你也太逗了吧!”

或许这就是文人雅士的一大乐趣吧!

这山间平野之地,处处翠竹,林林总总,又因为昨夜下雨的缘故,远远看去,烟雾缭绕,朝霞毕露,对于向往山水田园的文人骚客,此乃人间仙境,真是儒雅至极。

在林间寻进许久,中年衣角早已经湿漉漉,隐约可见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露水从他的衣袖滴落。

一个时辰之后,中年背上的竹篓,已有十几颗幼嫩的、小巧的春笋,想来也够他一家三口吃食上两三天。

物足满则心志归,任何好的东西,人们的喜好程度都是一定,不必过于强求,若定要有所强求那必是物极必反,想想本是喜爱无比的春笋,多了,反而心生厌恶,下次是否还有兴致在采之?

因此,中年看到竹篓里的春笋会心一笑,心中宽慰自我,人生如此,又有何求,也该回去了。

然而,正当他想返回之时,忽然眼角一瞥,他注意到远处竹间好似有人躺着。

但这素衣中年说来倒也是奇特,若是常人遇见此类事情,必然是心中一惊,紧接着迅速跑过去一探究竟,看此人生死与否。

可他却好,悠闲缓慢的往此处走去,好似早已见惯世间琐事。

生死之事,于他,早已见惯不怪。

他站着细细打量一番,见是一少年,发丝凌乱,面带脏容,身着青衣但青衣已多处破损,而在少年身旁有一多年前被削尖的竹头,他心中难免泛起一丝涟漪,着实为少年捏了一把冷汗。

他俯身蹲下,将右手食指伸向少年鼻孔处,从指尖上感到还有丝丝热气从少年鼻孔呼出,再搭脉细细检查一番,发现他身上也无什么紧要伤势,心中笑骂一句:“你小子,还真是命大,也罢,我就当做件好事。”

然后,他便背起少年,提着竹篓,悠悠离去…..

临近晌午时分。

远远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断崖壁下,悬泉瀑布一寒潭,八九竹屋一院落,涓涓细流一小桥,篱园满物青翠新,流转水车飞天……;

哇,好生惬意呀!此景此居世间少有。

文人雅士得一此院落,余生足以。

院落前,石桌处,有一约八九岁的女孩,一身粉衣小裙,红绳扎两小发髻,面容清秀可人,正认真把玩着什么。

但当她看到远处归来之人,凝目细细辩之,突然好生兴奋,从石凳上跳起,向身后屋里喊道:“娘亲,我爹爹回来了,我爹爹回来了。”

粉衣小女孩并迅速冲出篱园踏过小桥,欢快地向中年奔去,只是嘴中依旧不停地喊着“爹爹、爹爹……”

粉衣小女孩跑出去后片刻,从屋里走出一三十出头的妇人,一身素雅淡蓝流苏裙,清婉宁雅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一笑春风化。

正所谓徐娘半老还风韵犹存呢,何况这淡雅中的美艳,不是最为动人么,想来她年轻时定是名动一方的大美人。

但当她看到中年背上背着一个受伤的男孩时,又露出紧张的表情,用厌嗔的语气责怪道:“升哥,这人命关天的事,你怎还这般悠闲?”

当然,以妇人对中年的脾性了解,自然知晓不打紧,但世间女子谁又不会紧张一番,何况她还是大夫呢?

素衣中年风趣笑应答:“自知夫人妙手神医,况且这小家伙也并无大碍,我又有什么好慌张呢!”

美艳妇人昵嗔一声,“就你有理。”

简单两句对话可以看出这对夫妻的恩爱。

儒雅中年说着将少年背进堂屋,放在卧榻之上。

清婉宁雅的妇人伸出纤纤玉手搭脉在少年手腕上,又替他细细诊治一翻,丫环帮着打了盆清水,所以妇人简单替少年处理了些皮外伤。

做完这一切,妇人走出竹屋。

宁雅妇人见这父女俩在石桌旁正欢谈着中年一早的经历,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幸福的笑意,也朝这父女俩走了过去。

“如何?我没说错吧!”

素衣中年有些自得意满的起身问道。

妇人收紧神情答道:“他还在昏迷中,虽然外表看起来都是一些不打紧的皮外伤,但是否有其它问题,一切要等他醒来才知。”

但妇人收紧的神情,就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对。

接着,美艳妇人她蹲下身子,双手扶着女孩的腰间柔声说道:“阿梦,你先回自己屋里去,好吗?娘和爹爹有话要说。”

小女孩不乐意的瘪了瘪嘴,看看父亲,见中年点头,便耷拉着脑袋,进了自己的屋里。

以儒雅中年的聪慧,和夫妻俩人的默契,中年知晓必然有重要的事,否则为什么要避开孩子呢?

所以还未等美艳妇人开口,他便率先开口问道:“阿雪,你有事?”

清婉宁雅的妇人并未急着言语,只见她从怀里掏出半块圆润翠绿的翡翠。

翡翠上一面刻有一柄残剑,虽不完整却也不失锋锐之意,一面雕刻了一个字,不过现在只有一半,但也不难看出是往“陈”字走向。

素衣中年惊疑不解的从妇人手中接过翡翠。

似乎并没有想起什么,他问道:“有什么不妥的吗?”

但他已经开始在脑海中迅速联想有关翡翠的事情。

妇人见此点醒道:“升哥,你难道……”

中年迅速回过神来道出:“陈应龙墓武藏钥匙中的玉佩‘冷心翠’,只有一半,也难怪会被追杀。”

说完,他一阵苦笑。

妇人问:“升哥,你打算如何处理它。”

“阿雪,你知道我当初和你归隐江湖的原因的。”

中年欲言又止,眉头紧缩,显然不想提起往事。

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暂且先收起来吧,等他醒来在看看?”

妇人何清雪当然知道当年的事在升哥心里留下很大的创伤,所以也就未敢再提及,而是将玉佩收起。

梦――

成都府嘉州地带,漆黑的夜晚,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水,周遭显得阴冷而宁静。

不远处一阵阵破风声传来,不,是四面八方的传来。

良久,只见夜色之下一群黑衣人出现在一栋山庄附近,认真细数,一百多人但不到两百。

这群人全都衣着夜行服。

近两百人,如此大的阵仗,若是有点智商之人也不难看出这将是一场杀戮即刻上演。

而从这群人靠近山庄之时,山庄里面之人便有所察觉。

山庄内点着零星的几盏孤灯伴随这孤独羸弱的火光,映照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清冷而孤独。

堂屋主座上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旁坐上也坐着几个中年一样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此时此刻一枚针落声都能挑动他们敏感的神经。

突然进来一个下人急匆匆的走进大厅,对着主座的人,恭敬地禀报道:“庄主,照您的吩咐,已经将小少庄主送出庄外了,但少庄主他今早练剑一直未归,属下怕……”

下人装扮之人话还未说完,就见一十岁左右的青涩少年也急匆匆的冲进来,喊道:“爹,外面……”

少年气喘吁吁的指着门口。

就在此时,便见那群包围山庄的黑衣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个带头的黑衣人故意压低声音说:“青庄主,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了吧,交出那件东西吧 ,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山庄里的其他人。”

然而,中年并未立即理会说话的黑衣男子,而是将一块东西偷偷的塞进少年手里,谁都没有注意到他这个动作。

他低声对身旁的少年说:“一会打将起来,找准机会逃出去,好好活着,不要为爹报仇,知道吗?”

然后,他向旁边的其中一中年人人使了个眼色。

这才倏倏然的对着屋外的黑衣人刚毅地喊说道:“想要我青一山背信弃义,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吧!”

黑衣首领冷笑道:“早就听说过青庄主在江湖上的美名,义薄云天小关公,一诺千金胜季布。”

“实在令人敬仰呀,可惜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还冥顽不化。”

黑衣人突然声音沉了几分,质问道:“难道你就不为这青羽山庄上下一百二十余口人的生死考虑,考虑吗?”

“哼,考虑?”

“我青羽山庄就没有怕死之人,想要东西,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青一山依旧不改初衷的有些讽刺的回应道。

黑衣人知道一直拖着对他们不利,他也知道这青一山是块硬骨头翘不动,还不如直接动手,“看来,青庄主早已将生死看淡,那我也没必要再劝说什么了。”

因此,他没有在废话,而是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他身后的人见此,便动起手来。

双方一打起来,少年就被打晕了,刚刚得了眼色之人抱起少年就往堂屋里面撤。

……

不知过了多久,青涩少年已经慢慢转醒过来,看见背着自己的人是周伟新,立即摇晃着身体要下来,并心急如焚的说道:“周叔叔,你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似乎是执拗不过少年,周伟新将少年放下。

而少年一站定就问:“我爹呢?”

周伟新面露痛苦之色,声音有些颤抖说道:“少主,庄主为了保护你,现在已经可能……”

就在此刻,远处,传来一声。

“快,他们在这。”

“少主,你先走我拖住他们。”

周伟新立即做出决断。

少年有些犹豫,面露纠结之色,说:“周叔叔,我……”

周伟新一把推开他,冲向跑来的几个黑衣人,背对着他喊道:“记住你爹的话,快跑,好好活下去,不要为我们报仇。”

只见周伟新和追来的几个黑衣人厮杀起来。

少年终于不再犹豫,抬起脚步一路狂奔。

一直跑,一直跑,但仍不忘不时的回头查看,突然,脚步一空,掉落悬崖……

梦醒!

“啊!”

一声大喊,少年突然从卧榻上弹射而起。

此时,正是第二日清晨。

妇人正在准备早餐,中年正在温习武学功课。

正准备吃早餐之际,阿梦最先听到这一声惊叫,跑出屋外喊道:“爹爹、娘亲,他醒了”

两人忙放下碗筷从屋外进来,看到这约莫十岁的小男孩正戒备着、颤抖着靠在床榻的一个角落,手里还抱着个枕头,随时准备防御靠近他的人。

看这男孩的表现就知道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甚至刚刚被噩梦吓醒。

妇人何清雪靠床边坐下语气温柔道:“小兄弟,莫怕,我们并非坏人,昨日,见你晕倒在翠林竹海,我夫君便将你背回这翠林竹庄。”

可惊吓后要冷静下来哪有这么容易,因此,男孩仍旧警惕着。

这时阿梦天真无邪的接话道:“对呀,对呀,娘亲,没有骗你,真的是爹爹救了你。”

女孩这话说得有些炫耀居功。

男孩抬头看了看这个接话的漂亮女孩,又看了看女孩的父亲和母亲,又低下了头。

可又时不时抬起头偷偷瞄几眼眼前这几人,却始终没有想开口说话的意思。

何清雪知道可能他还没缓个神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示意中年柳叶升端份早餐进来,说:“小兄弟,先把早餐吃了,再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尽管叫我们。”

她便和家人走出了房间,没有再过问什么,但心中不免一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孤儿。”

柳若梦不解的问道:“娘亲,为何叹气?”

何清雪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她天真的眼神,有些溺爱的说道:“阿梦,不解就不问,走,我们吃早餐去,今天,娘亲做了你最喜欢的青葱鱼片粥。”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少年心中生出一股羡慕之色。

几日来,少年观察这府中十多人,四个丫环两仆人一管家和这夫妻一家三口,似乎并无害之意,便也不像初来时那般警惕,生疏。

今日,四人坐在庭院前石桌处,吃着早餐。

柳叶升突然问了句:“小兄弟,这几日住的可还习惯。”

少年非常简短的回答道:“还好。”

似乎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柳叶升再次问道:“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

然而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少年突然愣住了,手中还端着的碗,一下子就掉落在桌上,脑子里却在想:“我叫什么,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怎么了?"

旁边的妇人何清雪察觉到他的异样,问。

少年很困惑的抱住自己的头,嘴里喃喃道:“我叫什么,我是谁,我从哪来?”

何清雪赶紧抓住少年的手,把了把脉,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心想:“凭自己的医术,不可能发现不了病症,难道是惊吓过度失忆了。”

柳叶升见少年有些魔怔的抱着自己的头,喃喃碎语,便说:“想不起来,就暂时先别想了。或许过段时间就会想起来的。”

可少年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

见此,柳叶升对身旁的丫环说道:“冬儿,先扶这位小兄弟回房休息去吧!”

冬儿丫头领了命就扶着这位扰人小客回客房去了。

说少年是扰人小客,是因为自从冬儿丫环和其他姐妹十一二岁被买来做丫环起,五年来就没有再见过其他生人,一直都是主家和像自己一样的仆人生活在这里。

延伸阅读

源利达珠宝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skkj.shtml
深圳市源利达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公司主要经营天然欧泊、天然欧泊首饰、澳宝、

我来洗共享洗衣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6y28.shtml
“我来洗”致力于打造更安心、更便捷的共享洗衣平台,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与线下专有高品质

亮晶晶视力健康管理中心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uggl.shtml
亮晶晶视力健康管理中心加盟。亮晶晶视力健康管理中心训练中心隶属湖南亮晶晶医疗科技有限

美莎帕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nocs.shtml
的法语音译为:女人的魅力,“时尚魅力,独立自信”。美莎帕女装专为追求潮流时尚,享受自

金梦源纺织制品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pgyd.shtml
金梦源纺织制品以床上用品为主导的外向型出口企业,并拥有自营进出口权,且为国内外品牌—

晶雅妮美甲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buz9.shtml
晶雅妮美甲生活会馆,成立于2003年,经过不断的努力,已经设立了多家直营连锁店、加盟

心意达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x3su.shtml
礼品行业商机更胜一筹!---“心意达”礼品帮您实现轻松创业,独霸一方礼品市场!致电:

金九福珠宝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ujs7.shtml
金九福以中国传统的“福文化”为品牌文化核心,打造了“情到Zui深处,真爱金九福”的品

长安天宝五金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xciq.shtml
请用中文详细说明贵司的成立历史、主营产品、品牌、服务等优势;如果内容过于简单或仅填写

百丽时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d5yo.shtml
百丽时智能养生坐垫,智能温控系统,一键切换3种功能,内置导风管,表面多个出气孔,不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夜帝在线阅读第9章

    在奥斯库特南部海底深处,魔法师公会最高等级的机密档案室迎来了久违的造访者。“特务部的部长。”看守档案室的老人有着一双如同鹰隼一样深陷在眼窝中的灰色眼睛,“您今天来到这里,是想查阅什么文件呢?”这是蕾拉成为部长之后的第四年,他穿着黑色的法师袍,独自步行了六个小时,穿过了漫长的海底隧道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 都市之大明星是怎样练成的在线阅读第八节

    故而,守城卫对芷兰算是客气“芷兰,这么晚了你这是去要哪?”芷兰抿嘴一笑,落落大方,到言语间却是遮不住的恭敬“卢大哥,都这么晚了,还在值班,辛苦了吧。随后温柔的笑了笑,给人的感觉很舒服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家小姐喜食,尤其是爱庆嬷嬷做的酥饼。这不,大晚上的,非让我去接庆嬷嬷回族内……”芷兰顿了顿,似无奈“

  • 凌天吃药治病

    邱易用干净的勺子挖了一小块药膏塞入自己的嘴里,是有点类似话梅的味道,没嚼两下化在口里了,仿佛喝茶后诞生一种回甘滋味,喉咙和肺部十分清爽舒畅!他忍不住又挖了一大勺吃进嘴里!这感觉太舒服了,会上瘾。在吃第四口时,邱易终于记起自己是做给孙婆婆治咳嗽的药膏,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勺子,看一眼罐子,里面的药膏不

  • 梦回明天香消玉殒

    “轰!”一声巨响。巨大的蝴蝶在半空泯灭——天使又一次拯救了他。“水儿!!”李阎一把接住下落的仙女,身体跟着朝后踉跄两步。一时间水儿咳嗽不止。一股暴躁的阴风从宫殿深处扑面而来,四人一鬼几乎同时抬起了头。石洞内的双翼神像威风凛凛的走了出来,血红的鬼眼藐视着万物,左手握着宝剑,右手举着战锤,顷刻间,所有胃

  • 兵丁第二章在线阅读

    郑野浔从来不会特意定闹钟,如果第二天安排了什么事,早上五点就会自然醒过来,然后再也睡不着,无论是小学开学前,初高中的月考,高考,大学考试,凡是让她惦记着的事,第二天都会早早醒来,百度就医过,说这是焦虑症。今日也不例外,五点钟刚过一刻,就悠悠醒过来,拿起手机看还早,便想接着睡一会儿,可是精神就好像瞬时

  • 玄字解说在线阅读狗大佬

    久违地,我失眠了。这人吊我,麻麻他吊我!呜呜呜,恶劣得很!天亮时,我顶着黑眼圈起床了。以为起码得□□点了吧,摸过闹钟一看,才六点半。行吧,我可以起床散个步醒醒脑子,顺便买个早餐。刷了牙洗了脸,我就换衣服出门了。一楼的楼栋里,看到了易司,他正牵了根细细的栓狗绳把小嗨往里面扯,小嗨撅着个屁股在无声地抗争

  • 龙王·重生之门在线阅读第九章

    听到司机那调侃的话语,洛辰一拍额头,无语的小说叹气道:“果然如此,真是大意了啊,居然没注意到这是去郊区的车。”说是这么说,其实此刻的洛辰心里还是十分庆幸自己上错车的,要不然哪里有机会遇上婉瑜,又哪里有机会和展博搭上线呢,要知道此刻认识了展博,那他就已经拿到了半张入住爱情公寓的门票啦。一旁的展博到是没

  • 余污在线阅读第六章

    燕昭雪正在睡觉,雪姬一把拉起她,她一惊问道:“去哪?”“拿解药。”雪姬冷冰冰地丢给她这三个字。狼王站在望泉崖上,他在看天狼星,他很喜欢在夜里看天狼星,以前总有拉木雅陪着他在天狼宫的天目峰上看,拉木雅离开后他就一个人站在天目峰上,开始时还有些不习惯,后来渐渐习惯了。月光流沙别一天,天狼星星辉闪现,狼王

  • 飞升计划你长得很有特点

    会议室内,陈贺江书影等人正坐在椅子上闲聊,就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下意识的,他们都朝门口看了过来。嗯??这一看,几人都有些愣住。因为哪怕是常年在**圈的他们,都有些被秦洛的颜值给震到。不过很快,当看到秦洛身后的摄像机和工作人员后,陈贺他们反应了过来。“你就是素人嘉宾,秦洛吧??长的这么帅,让我很有压

  • 综英美/漫威/DC/超英等推文之第九章

    夜九离乖乖走到了他跟前,默默防了他一手,袖子里的手紧握着她在街上买的银匕首。虽然周围有妖孽,但多留一手,总是好的。“你顺便和我回家吧,虽然拦了我一下,但是这些人不像好人啊。”丞相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不用啦,丞相,他们是我的生死之交,绝对可靠,放心吧。”其实夜九离心中也没谱,他们…可靠吗?按理说不能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