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这个女神有毒吧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节操拌饭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子殿下安好。”

穆妙妘行礼,盈盈一拜。

太子微笑道:“妹妹起得真早。”

穆妙妘:“今日有事,来太和殿找父皇。”

太子道:“不久前我见到了潇瑥妹妹,跟她说了一会儿话。”

穆妙妘心想,姐姐大概一会儿就去昭妘殿找自己,可能是在府里觉得无聊又来找过来玩。

太子想起什么,轻声问道:“妹妹刚刚说去找父皇,所为何事?”

“太子殿下,我见父皇后如实的告诉了自己的选择。”

太子一听,唇角勾起,“我听潇瑥妹妹说过,你想要与周国和亲,对于这件事,我对妹妹顾全大局牺牲自我的品格非常敬佩,难得你想的通透,不在乎那些俗世看法的偏见。我代祁国千万百姓,对你道出感谢之意。”

穆妙妘有些不好意思,赶忙道:“太子殿下过奖了,其实......这件事到底会变成什么结果,还不好说。”

太子仔细回味她的话语,还不好说,难道这其中有了什么变化......

“妹妹,你亲自出马,父皇没有答应吗?”

穆妙妘转身,视线朝着太和殿的方向看过去。

“太子殿下,刚刚,衞使过来,他们跟父皇说要与我国和亲。”

太子听后,脸色立刻变了。

“那些衞使说了什么蛊惑人心的话了吗?”

穆妙妘眼里尽是担忧之色,接下来把刚才所见所闻都告诉了太子。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这次选择错误,祁国会面对什么样的境地。

“这件事不能耽搁,倘若等明日朝堂议论,谁知道会得出什么结果,我现在去找父皇!”

太子说完,迅速转身,朝着太和殿去。

穆妙妘衡量再三,突然想出了不对的地方,心里一急,跑过去。

“妹妹这是为何?”太子垂眸,看着正在拉着自己袖子的穆妙妘。

“太子殿下,随我来。”看到哥哥疑惑的眼神,穆妙妘不仅没有松开衣袖反而抓的更紧,拉着他到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此处无人,你且说来。”太子道。

穆妙妘看到绿衣宫女在另一边望风,转过头看着太子认真地道:“父皇那里千万不要去。”

太子蹙眉,一时没有言语。

“太子殿下,倘若你去了反倒是适得其反。”

“妹妹,此事紧急,就算是我在外面跪一天一夜也要求见父皇。”

穆妙妘急了,连忙摆手道:“万万不可以如此,你这样做会激怒父皇。”

“何以见得?”

穆妙妘想起今日早上去太和殿之事:“我听到父皇与内官所言,太子若是过来同样不见,这说明父皇已经厌倦了你的滔滔不绝,我刚刚恍然间相到了这一层,故而才将你拉到这里。”

太子回想这些日子碰钉子的事,见到父皇的次数越来越少,也就是说妹妹所言是可信的。

“我不过去说服父皇的话,这可如何是好。”

穆妙妘在说话之际,脑子在飞快的转动,现在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

“太子殿下,莫急,不知可否听妹妹一言。”

太子微笑:“当然,请说。”

穆妙妘道:“可记得三年前,我们的宇珩王叔在衞国打仗牺牲的事。”

太子愣了愣,不晓得她为何提起这件事,但是还是回复了句:“自然记得这件事。”

“话已经说到此处,你是否已经想到谁最合适?”穆妙妘说完,朝着西方看过去,那里正落座着大平殿。

太子恍然大悟:“看来我找皇太后最合适,宇珩王叔是她最小的儿子,三年前死在衞国之手,她肯定不会支持与衞国和亲。父皇是孝子,断然不会违背皇太后的意思。”

穆妙妘欣慰地笑了。

这件事找谁去都不合适,朝中大臣就算有支持者,但人微言轻,就连太子亲自去说服,都未必有效果。皇帝已经生病,脑子混乱,还不如打出感情牌比较合适,就让他的母亲来说服,效果肯定会不一般。

太子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这个温柔俏丽的女子,心想她幸好是位公主,倘若是位皇子,自己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成就,突然觉得穆妙妘远嫁还是对的。

穆妙妘回到昭妘殿,脚步刚要迈进门口,她突然停下了步子,身后的宫女差点撞到。

“殿下,你为何......”还没等说完,穆妙妘瞪着眼睛,急乎乎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绿衣宫女一脸茫然之色。

穆妙妘一直在思虑和亲之事,差点忽略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刚刚回忆起太子哥哥说的话,穆潇瑥早就过来,现在说不定已经在里面等着。倘若让姐姐瞧见了苏灵窕送的礼物,说不定会又开了什么玩笑。

所以,千万不要让看到这个盒子。

穆妙妘左看看又看看,见周围没有什么动静,表情略微放松一点。

“本宫先进去,你站在门口莫要动。”

“是,殿下。”

穆妙妘轻手轻脚地走进殿内,一个人悄咪咪的。

绿衣宫女看着她如此,一脸的茫然之色。

究竟是什么人会让殿下如此的谨慎细微。

透过窗棂照进的阳光,斑驳的光落在地面上,温暖的风溜进来,吹动着柔软的薄纱飘起。

除了静悄悄的空旷之地,没有任何动静,连人影都没有。

穆妙妘舒了一口气,看来姐姐是去了别的地方,她最喜欢看花,说不定就在庄园中自己溜达着。这样也好,等她回来之前,把该办的事办了,神不知鬼不觉。

“进来吧。”穆妙妘朝着门外的宫女喊道。

这下,终于可以没有任何事物干扰,穆妙妘淡淡一笑,白皙的双臂抱着盒子在怀中,然后独自一人走到卧房之中。

她将长形的木盒子放在以前弹琴的桌面上,拉过来一个垫子,跪在上面。

内心一种莫名的期待感油然而生,她揉了揉手指,抿着唇,然后伸出手来握住盒子,首先把上面的封条撕开。

一缕光钻进漆黑的盒子里面,将原本的一切昭然于世。

穆妙妘目不转睛,看到的是--两卷画。

一只纤纤玉手握住,拿起其中的一副,穆妙妘凝视着片刻,站起身走到窗棂跟前儿。

画卷展开之后,所有的一切坦露在她的眼前。

穆妙妘眼里眸光晃动,身体血管里的血好像被什么东西燃烧着。

这...就这是苏灵窕。

画中的人身着一身书生装扮,长衫,淡淡的一抹蓝色。手中拿着扇子,长的俊秀,眉眼弯弯,一双丹凤眼流露着温柔的目光,看起来温文尔雅。

原来女子也可以这般的俊美绝伦,穆妙妘不由得感慨。

温热的气息的从后颈处扑来。

穆妙妘的身子抖了抖,赶忙收起了画。

紧接着,悦耳的笑声响起来。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鬼鬼祟祟,原来是在偷看俊后生的画,看来妹妹果然是长大了。”

穆妙妘瞪大眼睛,这下次被人家活生生的给抓了,她巴不得钻进地缝里面去永远不出来。

“......姐姐一直在?”

穆潇瑥点了点头,手指落在漂亮的下巴上道:“过来之时,见你不在,我便一直等着妹妹,可后来困了,就在你的塌上小憩。”

穆妙妘额头上冒出黑线,幔帐围着,层层叠叠,一片朦胧,就算是有人也看不清啊。

“被你发现的早了,如若不然,人家还可以在欣赏一下那位公子的风度翩翩与绝世容颜呢。”穆潇瑥语调一转,“妹妹,再让人家看看如何,嗯?”

穆妙妘嘴角一抽,“姐姐不是不喜欢男子,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

“别啊,妹妹可莫要如此,小时候我的糖葫芦可都是分给你一半的,现在人家欣赏一下你的俊后生,怎的这般小气。”

糖葫芦,是穆妙妘第一次吃到的民间传统小吃,酸酸甜甜好吃的很,可是母妃不让她吃,说那个对牙不好。好在穆潇瑥知道妹妹喜欢,小时候进宫的时候偷偷的帮她带来。

“什么我的俊后生,姐姐休要胡说,我哪里会认识这样的人。”

穆潇瑥打量一番,笑道:“既然你不认识,怎么有人家的画像,这也太奇怪了呢。”

“姐姐,我不瞒着你了,这画像其实是周国三公主苏灵窕的,她穿着一身男装,才让你见成了俊后生。”

“......苏灵窕,就是我的那位周国未来妹夫,天啊,竟然是她。”穆潇瑥着实怔了一下,刚刚娇媚玩闹的样子恢复了一本正色。

穆妙妘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怎么这么快就成妹夫了,我如今还没有嫁过去。”

穆潇瑥得知那画像之人就是苏灵窕,目光重新移到穆妙妘手上,眼睛微微眯着。

看着她那个眼神,穆妙妘猜得出她又开始了吧。

“妹妹,我发觉苏灵窕不错哦,长得比男子还要俊美,玉树临风,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这正是你喜欢的类型哦。”

穆妙妘以一副我知道你又在开始滔滔不绝的眼神的盯着她看。

穆潇瑥讪笑,凑过去:“我就说最后一句啊。”

“姐姐尽快说完。”

“你当时看到画像中人,有没有觉得怦然心动,或者是浑身发热。”

穆妙妘脸越发地红了起来。

“没有,只不过是画像罢了,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穆潇瑥似笑非笑,转身朝着桌子那边过去。

“那么,现在我们看看第二幅如何?”

延伸阅读

智AI作品地球的童话百篇仁寿宫初见  http://www.hi36.cn/bgy.shtml
太和殿中,分列两班的文武大臣们都看明白了,今天的陛下有些心不在焉,就连崔太傅奏事,陛

老婆要从小抓之第九章(9)  http://www.hi36.cn/x4z4.shtml
其实莫扎特也在蜘蛛侠先生的关注范围内。那位被不知名的力量击晕的劫匪现在已经被送去检查

暴富的一百种姿势之第九章(9)  http://www.hi36.cn/ucyw.shtml
今天是云府进宫送盐的日子。两辆密封的黑色盐车,一前一后进了皇宫最外层的北华门。走在最

众魔之王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hi36.cn/y5lw.shtml
白色的撑天柱泛着光,祥云的刻纹似是吐着白起氤氲一片。殿下,身着粉裙的少女在雾气里跪着

都市之最强仙王少年与龙的巅峰之战  http://www.hi36.cn/1l2.shtml
说起来,这个世界确确实实存在一种名叫“天才”的东西。枫之大陆,极东边境。残阳帝国,丹

太宰治和蛤蜊家族蛋蛋  http://www.hi36.cn/p9v2.shtml
录完那一期“谜男”后,谢湖就一直窝在家里闷头写歌,为出新专辑做准备。宅了快半个月,终

天涯万一见温柔(女尊)第四章  http://www.hi36.cn/ajtq.shtml
闪灵终于被扫地出门了。自从捡到了太宰治之后,闪灵就再也没踏出过诊所一步,每天除了给医

他身上有怨气之第五章  http://www.hi36.cn/bq4m.shtml
处理完醉鬼闺蜜,柯雪从厕所回来之后**刚刚开局。她看了眼阵容,李白、貂蝉、孙尚香、项

战神驭兽师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hi36.cn/agx6.shtml
《考试》第三章酒吧少年—张琛久而久之,我决定行动了,但是我十分害羞内敛,所以用告诉彩

武侠之神探无敌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hi36.cn/6zlt.shtml
正式开拍进行时:开头出现的是跑男全体,跑男成员站在主题公园门前,向观众问好,由lea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手机通万界不小心成为了最强王者

    “轰!”“轰!”“轰!”连续的爆炸声,原本被鲜血染红的大地被掀起,无数尘土从空中洒下。在这样剧烈的爆炸中,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此时正狼狈的逃窜着。“该死,早知道连我都会被炸到的话,说什么也要跑远一些再丢了。”王喆快速的跑着,然而他的速度终究不如爆炸来的快速。一股热浪将他直接掀出十几米的距离,然后身体开

  • 直播地球生活少女,有话好说,别开枪啊!

    第二天,李昊很幸运的住进了医院,原因是因为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从天上泼下了一盆谁,然后就感冒了然后发烧了,现在都还在病房输液呢,“唉,这都叫什么事啊,睡纸箱我就觉得够倒霉的,结果从天而降一盆水,这还能不能愉快的完成任务了。”李昊艰难的坐了起来,打开了作死系统下面的作死百科,开始搜索起任务上的魔法少女的图

  • 想攻略我的人都被我攻略了之奶奶,求放过!(5)

    看戴瑜身子歪在井边上那熊样儿,最后铁锤妹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放下手中一直提着的竹篮子,身段妖娆地转身跑走了。翻开篮子上的粗布,戴瑜惊讶地看到满满的一篮地瓜,这是她专门送给自己吃的吧?听铁锤说了这么多,戴瑜消化整理了一下,也有些明白了,村中应该就他们一家姓戴,看她这身装扮,年龄又与二弟相仿,应是把她

  • 永生幻梦在线阅读君承烨,你有种

    What?嗡的一声,唐宁脑子里一片空白。为毛英明神武的老大给她的信息是错的?这是什么情况?“他今天早上才搬走,说结婚了,就不应该在家里住着。”君正容有点同情这个儿媳妇。半路被人甩下不说,连新房在哪里不知道,怎么看怎么可怜。哦买噶!唐宁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她深吸一口气,挤出一抹纤弱的笑,“爸爸……我…

  • 都市之全能天王第六章

    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闭了闭眼,深吸口气,仿佛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他颤抖着手拉开了冷柜。接着拉开那个黑色袋子的拉链。没有全部拉开,只是露出了脸来。但只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他死前到底承受过多么严重的折磨。肯定十分痛苦。陈立双目圆睁着,已经有些灰白的头发上脸上满是血污,虽然已经看出是稍稍处理过的了,可已经干

  • 我在大唐开道观第六章在线阅读

    张勇驾驶着车子,在马路上畅通无阻,在陈涛的指引下,他把车子停在距离龙家不远的路口。见陈涛低头丧气的模样,张勇对陈涛说:“阿涛,你老婆家那么有钱,你随便拿点不就轻松解决了吗?”陈涛一阵苦笑:“你别忘了我是人家的上门女婿,人家花了那么多钱,我怎么好意思再向人家要?这次回家看王伯,我还是偷着跑出来的。”张

  • 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集-公车之一缘份人生百变无常,有时所遇之事也是千奇百怪.人类的未解之迷还有很多,关于灵魂、轮回,前世,投胎,是人类最为关注的几件事。王子俊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以优秀的成绩从高考中拖颖而出,顺利考上了青宁联合大学结束了自己十八年来,一直生活在父母安排下的生活,终于可以做一只出笼鸟,自由自在的飞翔。

  •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是说你和这个功法是被人丢到这里来的”陈三坐在地上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不是说这个是上古功法吗,怎么还会有人不要的”陈三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颗蛋,这不会是假的上古功法吧。察觉到陈三眼中的怀疑。101急了“这真的是上古功法,我怎么知道他看都不看随手就把我们丢了,还丢的这么远,我说的都是真的”说着说着

  • 潮近汐未远在线阅读第1节

    大俱利伽罗坐在廊下默默的喝着酒,这是个连月亮都没有的晚上。本丸很安静,晚上几乎没有刀剑付丧神会在本丸出门徘徊。据说是审神者对本丸的规定,啊,对了,规定很多,并且随时都会增加。“叮,叮”好像是什么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但却没有脚步声。大俱利伽罗觉得有点奇怪,略略蹙眉,喝下杯中的酒水,还是准备先行离开。在

  • 双战之无所畏惧在线阅读第2章

    看到上面的平台,秋枫就决定先爬上去。趴在树干上的身体距离石壁也就一米五多点。调整了一下身体,慢慢的向着树根的石壁移动,这一动才知道自己的身体多处擦伤,后背和腿部传来钻心的疼痛,不过也就是擦伤有点疼,不影响行动。秋枫双手死死的抓着树干,双腿也盘绕在树干上,一点一点向后移动,因为怕动作过大,把树干压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