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总有人逼我和仙君谈恋爱第六章

作者:孤光与清辉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中午时谢楚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QCC的HR,约他到公司面试。谢楚有些激动地约定好时间,心情好,外卖都订了两份。

当天晚上,章思俨没回来,谢楚昏昏欲睡,后来的事情一概不知。

第二天他发觉自己眼睛有些肿,也许是担惊受怕一夜没太睡好,他用冰袋敷了下眼睛,看着镜中有些憔悴的自己,发愁一会儿该怎么见人。

……

QCC地址在文化园内,远远就能看到风格独树一帜的独栋,谢楚喜欢这黑白相间的性冷淡风。公司里大多是年轻人,气氛看起来十分轻松,有人手持文件夹路过,随后退后了好几步,不可思议地看着谢楚,上下打量好几眼才道:“原来真的是你啊谢楚,你简历上没贴照片,我还以为是撞了名。”

眼前的人西装革履,挂着招牌式的笑容,谢楚眨了眨眼,似乎在回想他是谁。

“我是师文琦啊!你学长!你忘了?高中我们一个书法社的。”男人兴致勃勃地带谢楚去会议室,一路上,谢楚算是有些印象。高中他参加过一个书法协会,协会里有一个热心的学长,写得一手好字。

难怪他之前看QCC有几套设计上面的字有些熟悉,原来出自于这位学长大神之手。谢楚抱歉地一笑,说道:“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可以在这看到学长您。”

“你的作品我看过,不错,先照例填一份笔试题吧,一边填我们一边聊。”师文琦翻着文件夹,从中抽出一张纸递给谢楚。

老友见面免不了一番寒暄和互吹,但对师文琦来说,他的话都是真心的。

“御宝工作室是你的?你们工作室现在有几个人了?”师文琦问。

谢楚羞赧:“目前就只有我一个。”

师文琦并不意外:“前些日子我朋友结婚,用的结婚请柬就不错,我拿回来后同事都说这设计师用了心,原来就是你做的。”

“我经常接些杂活儿。”谢楚仍旧有些不好意思,他觉得自己那“御宝工作室”根本上不得台面。

“名片、logo、封面、请柬、什么单只要价钱过得去就可以。”

师文琦道:“你工作经历算是可以,在你之前我还面过几个小年轻,有的设计作品没多少,拽得二五八万的,恨不得拿下巴看人。”

谢楚也只是笑笑。

等他答完了题,师文琦看了眼才说:“我去找易老师进来。”

没过多久,会议室的门被一个长得有点儿着急的男人推开,他穿着随意,蓄着络腮胡,看起来就特别热……不过这标志性的络腮胡倒让谢楚立马就想到了一个名字——易成群。

他学设计,界内大神层出不穷,而他最崇拜的就是眼前这位络腮胡。

络腮胡在国际广告公司工作两年离职,两年间出街稿众多,皆是精品,谢楚极为崇拜他个人风格,自认是他私淑弟子,如今见了真人有些羞愧,恭敬地上前握手。

易成群很随意地握了手:“坐。”说着拿过他的简历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点头。

简历是师文琦打印出来的,后面附着几张设计作品。

“配色舒服,构思、排版也不错。”易成群点点头,随意地问:“你学这专业做UI设计的挺多吧?”

“嗯。”

“你对它不感兴趣吗?”

“嗯,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平面。”

易成群最近工作范围固定在电影海报上,身边没个顺手的人,这才想着招个有天分的徒弟。这种弟子可遇不可求,一连看了好几个人,单是气场就让他觉得不行。

他上下打量着谢楚,不禁点头暗想,这个年轻人好,沉得住气,长得也不差,就是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把他一脚踹开。

不如先考察考察再说。

给了师文琦一个眼色,后者很快明白,笑着对谢楚道,是为易老师招电影海报设计助理,跟在他身边学习的。

天降一锅大馅饼,噼里啪啦往谢楚头上掉,砸得他眼冒金星,非常诚恳地表示自己愿意。易成群更觉得他靠谱了,不过也是他年纪小,别的有点儿资历的设计师过来就想当总监,后来都被师文琦笑着送了出去。

易成群急着用人,又问谢楚:“你会画画吗?纸笔那种。”

“会的,小时候学过,一直以来也在练。”谢楚没说实话,谢长青住院后他就没什么时间画画了,不过也就是这一年……随时可以捡起来。

点了点头,易成群很满意:“现在还上学呢?每天时间安排怎么样?如果只能周末来,刚开始可没有你工资。”

谢楚偷偷掰着指头算,剩下那些选修课基本可以不上,就说自己可以跟着公司走。面试敲定,没想到一切都如此顺利。

出去时,师文琦道:“这离你学校也不远,你先在附近逛逛,中午一起吃个饭?”

虽然离学校是不远但是离平湖公寓远啊……谢楚本想杜绝师文琦好意,斟酌之下,点头说:“那我在外面转一转。”

文化园区有很多画廊,时不时还搞什么艺术展,谢楚走着走着遇到个蹲在地上哭的小女孩儿,他上前询问,小女孩儿抬起头,精致的小脸怎么看怎么有些诡异。这地方……都是什么工厂改的,周围人也不多,谢楚退后了半步。

小女孩儿看他一眼转身哭着跑了,谢楚追了几步,听到旁边有店主说:“别理他,神经不好。”

看来是已司空见惯。

谢楚再不想,只是小女孩的脸看起来太过悲伤,让他不禁想用画笔定格这一瞬间。

仿佛时隔多年,灵感大神光临,谢楚捂着胸口记住这种感觉,更觉得自己今天实在太幸运。

可还有一句老话说——物极必反,谢楚在和师文琦一起去餐厅吃饭时,这一天的好运就戛然而止了。

两个客人坐在角落,谢楚入座时多看了一眼,见那青年人穿着中国风的衣服,看起来像他曾关注过的一个时装设计师的作品,他还记得这个品牌叫墨舟,价格不菲。最关键的是,那个人长得竟然很熟悉,好像和自己很像。

“谢楚?”师文琦伸手在他面前摆了摆。

谢楚啊地一声回过神,那个桌上背对着他的人也转过身,那是一脸平静的章思俨。

难怪说刚才看着他背影就有些不祥预感。

章思俨目光扫过他,又看了眼招呼谢楚坐下的师文琦,转回了头。谢楚一般在外面遇见他能躲得过去就躲,再不行就装不认识,可今天这个场面,着实出乎意料。

他食不知味,听着师文琦回忆当年,时不时搭腔以免他尴尬。师文琦却因为见到他而很高兴,再三说希望两个人以后合作愉快。

本来就是在文化园区内找的餐厅,里面音乐声小,说话大声点附近的人都能听到。谢楚真是想堵上师文琦的嘴,他怕章思俨听见太多事情,经常无意识地去看他们,那边两个人似乎很少说话,气氛暧昧,吃完饭后就一同离去了。

谢楚这顿饭吃的胃疼,好在师文琦没再为难他,吃完后两个人就此分别。谢楚回公寓要坐地铁,出了园区,看到章思俨正在为那个青年开车门。伸出手搭在上面,生怕他碰到头。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歪着头轻嘲般地笑了。

生而为人,命不同。谢楚大概知道为什么章思俨会不管不顾地强上自己,会在看自己的时候,像凝望着他人。看章思俨对待那人的样子,小心翼翼,对待美玉似的,而他谢楚算什么啊,还不是随便给了钱就可以供他睡的普罗大众?

谢楚觉得章思俨真他妈没出息极了,有能耐喜欢别人没能耐跟人家搞,还弄个替身出来。不过现在他也想开了,正主回来后,章思俨是不是就能大发慈悲,放过他。

他坐地铁回公寓,识趣地开始收拾行李,不一会儿门开了。

章思俨在敞开的客房门外看他,声音清冽如水:“你干什么?”

“我今天看到他了。”谢楚知道,章思俨最忌别人胡乱猜疑,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联系起之前他打电话的态度,那个人不是他的白月光才有鬼。

反正也已经要走了,他也不在意那些,摊牌道:“章先生,您这样包养着我,被人看见了,容易引起误会。”

章思俨的脸色欠佳,眼里还有红血丝,显然是没睡好的状态。他很累,昨天连夜加班,今天又去接简暮年吃饭,陪他逛文化园,现在已经没心情应付并不乖巧的情人。

“谢楚。”他沉声道:“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其他事情,别好奇。”

“我也是为章先生着想,您现在放了我,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比如让我做个戏给那个人看,我也会尽量满足的。”

“谢楚!”

章思俨生气时会这样叫他的名字,谢楚一抖,却挺直了脊梁。他知道自己没资格对金主的感情指手画脚,也许是章思俨为人开车门时那姿态过于温柔,让他已经有些失去基本的理智。谢楚勇敢地迎着章思俨愤怒的目光,低声下气恳求:“放过我吧……”

他不想再做见不得光的存在,他马上就要拜师易成群,也许以后赚的是少一点,但他至少可以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谢楚露出这种哀求的姿态经常是在床上,日常中很少如此。章思俨走了过去,把他逼到床边,看他跌坐在床上,挤进他的□□,伸手钳住他的下巴,微微用力。

“找好了下家是吗?嗯,谢楚?”

“……”谢楚用疑惑且无辜的目光看他。

章思俨轻笑:“我当初还以为你真的是块难啃的硬骨头,这短短一年过去了,越来越发现你就是一个招蜂引蝶的贱货。”

谢楚脸色骤白,那两个字刺激了他。身体内的血液开始躁动不安,他一把握住章思俨的手腕往旁边甩,一边拿脚去踹他,继而大骂起来:

“你他妈有完没完!我再贱有你贱吗!你喜欢别人不敢表白强上也不敢,有能耐你也像对我一样对他啊,把他关在家里锁上个三天三夜不就乖了吗!”

章思俨躲得及时才没让谢楚踹上自己命根子,他去抓谢楚乱蹬的脚腕握在手里往上折,听了这些话后怒极反笑,可那双眼睛里却没有半点温度。他早知道谢楚这么久以来都是虚与委蛇,面上喊着章先生心里却巴不得他死,现在总算是憋不住气了,露出了本来面目。

他以为他应该生气的,没想到却意外的高兴。

他撸起袖子和谢楚打了一架,其实也没多久,占着蛮劲大的优势很快就把谢楚给制服了,双手双脚分别给铐在了床上,四肢大开,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章思俨坐在他□□看自己的成果,非常满意,谢楚嘴上还在骂:“你除了绑我还会干什么,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孬的孬种。”

摸了摸谢楚的脸,章思俨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还可以干死你这个小贱货。”

延伸阅读

超凡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ypqu.shtml
很凡十字绣位于举世闻名,有小商品海洋之称的浙江省义乌市。工厂座落在景色秀丽,环境优美

赤道寿司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5ud.shtml
赤道寿司用独具睿智的眼光,走在时尚餐饮美食的最前沿,打破传统经营模式,将日式文化的寿

荣荣洗衣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ukjo.shtml
荣荣洗衣始创于1989年,通过荣荣人不断的追求与超越,在营口地区有直营店二十余家。拥

望远镜仪器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d2c9.shtml
苏州望远镜仪器(简称IT88)IT88网上商城始建于2000年,先入为主地专注于中国

小厨侍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szwd.shtml
--小厨侍创意厨房用品专卖店,标准化支持系统营销支持:锁定央视、卫视、网络、平媒等高

华好捷通风设备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d5dr.shtml
华好捷通风设备地处经济、交通、信息、发达的珠江三角核心城市--广州市.厂区占地面积5

凯尔洛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x9ba.shtml
凯尔洛橡塑广泛应用于汽车、卫浴、工业制造及电子技术等行业。凯尔洛橡胶和塑料制品广泛应

百龄顿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yk1h.shtml
百龄顿家具总部拥有技术精湛的设计师、工程师,对产品具有很深的研究,产品设计完全吻合人

眀顶集成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unm1.shtml
明顶集成吊顶,以家居体验为中心,致力于创造健康家居生活理念。结合家装全屋理念,美国罗

知翰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aqj4.shtml
上海知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水处理事业多年,一直走在行业的技术前沿。为满足客户需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陌上樱花有天堂之又遇见他(1)

    小街之中,一位身着白衣、体态娇小女子格外惹眼,缘由是她手中握着的一把青伞。这里是白龙湾,日日夜夜都如春天一般温暖,且四季无雨。路人纷纷侧目欣赏这位漂亮的姑娘,心里也在想着,这位姑娘应该是第一次来白龙湾,不了解这里的气候。可是为什么要撑伞呢?他们搞不懂,这位姑娘像是与他们隔绝一般,身上裹着一股浓密的神

  • 一切从打开宝盒开始之短尾猫

    从白灵家出来之后,林田就直奔着家里去。他的步履轻快,哼着欢快的小调,一想到自己账户里的两万块,甭提有多高兴了。这辈子,他还没有过两万块的存款呢。对于他们一家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小半年的收入了。在路上,他陆续碰到了几个准备耕作的乡亲们。“林田,吃过了吗?精神很好,恢复得不错嘛!”大家看到他精神抖擞的样子

  • 寒染流星蝴蝶飞第五章

    严支队直接开车回了警局,因为该说的路上都说了,秦其琛到警局后没多逗留直接换了他自己的车离开。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城南的一处老旧的居民小区。城南的小区间的时间很有些年头了,所以房子非常老旧,并且位置还偏。秦其琛对这边还算熟悉,知道里面没有停车的地方,所以就先把车停在了小区外面,然后顺着一个小巷子七拐八

  • 都市之神级艺术家马哥谢谢

    路人鬼张木山在马哥三只眼睁睁当中掉进了那口不知道什么来历的井口,马哥没有犹豫,马蹄猛的一蹬尾随路人鬼一同冲进了井口。“轰-”的一声井口崩塌。路人鬼张木山在一片炫目中掉落到了一个洞里,这个洞很古怪,为什么说这个洞很古怪呢,简单的描述下这个洞的一下特征:第一点,这个洞是粉红色的,路人鬼张木山用手捅了捅,

  • 将神话变成现实姐姐的战斗力太低

    那天,她‘无意’撞见她与容澈在一起,其实都是她刻意安排的,不出她所料,那天之后雪千惑果然一病不起。而今天她安排在泠雨宫的眼线传来消息说雪千惑突然病逝,她大喜过望,可是还没开心多久就又有消息来说明明已经断气了的雪千惑突然死而复生,她一时惊疑不定,只好亲自前来查看。雪凝霜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她不动声色的

  • 男主他貌美如花歌宴

    8歌宴`观星阁。小凤坐在铜镜前,默默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皇帝昨天说会来找自己!自己在等待这一刻。却见宫女采青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尔朱娘娘,刘公公来了,”小凤心里满满的都是期待,走出房间的大门,刘公公笑呵呵的走上前,“尔朱娘娘,皇上口谕,”“请尔朱娘娘陪圣上去飞霜殿会客。尔朱娘娘,你赶紧收拾一下,随

  • 综:颠覆神话在线阅读第2节

    校园外的一个大排档,我们几人占了一桌,各自点了自己平日喜欢吃的,开始商量晚上的事情。“怎么样了高翔?”李德胜吃了一口炒饭问道。高翔脸色很严肃:“具体等晚上才知道,我把罗玉还有陈云那边的人叫过来了,陈云都是高中部带队的。”“哦,要不要把阿飞也叫来?”李德胜觉得人还不够。我皱了皱眉头:“阿飞不能叫,毕竟

  • 无上剑道第二章在线阅读

    荆州牧刘表客厅。旁边内室里,刘表正斜倚在靠垫上,面带喜色看着年轻漂亮的蔡夫人。此时她翻点查看一摞新衣服。老夫少妇一边说着话,一边评论着衣服的料子和样式,旁边不远处,是几个丫鬟在忙着做女工。蔡夫人翻到第三件,提起领口看时,却是一件汉紫色的长袍,附了里子,滚了玄色的宽边。蔡夫人提着领子展开来看,这长袍十

  • 天剑人皇在线阅读第2节

    自古这台怀镇便是各路香客进山礼佛的必经之地,每日从天拂晓开始,就有很多各自怀着心事的人从镇上经过,虔诚者自太原府上便开始磕等身长头,一直到那文殊寺。这自然也造就了台怀镇的繁荣,客栈、酒肆、各种商贾应有尽有。司家是台怀镇的大家族,在这里已经前后延续了近一百五十年。司家大院二十丈长的大甬道的两侧共有四合

  • 漫威之荒岛之神在线阅读第1节

    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伊壁鸠鲁.“DocterSophia.”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嗯?”木棉听到敲门声,起身回应。只见他的老熟人Tom警官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位年纪在四十左右,身材高大,面容沉肃,另一位年纪则更大些,蓄了胡须,似乎有着一些意大利血统。“这位是Sophia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