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全能医王之龙门客栈

作者:吃蟑螂药的小强 来源:纵横中文网

黄沙漫天,驼铃叮叮作响。

“龙门客栈。”辛云仰着头,嘴微张。她身上套了件宽大的灰袍子,头发像男子那样绾起来,脸庞清瘦,虽有些疲倦,倒有些仙风道骨,活活一个小道士模样。

令她啧啧称奇的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红漆斑驳,黄沙侵蚀了它的砖墙。酒旗发黄,它像这片沙漠一样古老,在风里缓慢地摇晃着。但那木质的招牌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龙门客栈,这就足够了。

大概凌晨三四点,她睡得好好的,却被萧白从床上拖起来,马不停蹄地赶路。萧白也没有向她解释的欲望,她一头雾水,却也不好意思问。但是对于坐公交车都会晕的辛云来说,马车就是要她的命,一路上她都窝在一角,连眼皮都懒得抬。

一下车她就吐了好几回,都是扶着萧白走路的。

但这家小小客栈的出现令她精神焕发,话也多了起来。

“龙门客栈,真是龙门客栈。”她有些激动,情不自禁地转过身摇晃着身边人的胳膊,想要分享她的喜悦。

她就像是一个来到名胜古迹的游客,对每一个地方都保持着强烈的好奇心。

萧白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面前灰扑扑的客栈,视线最终还是落到那双搂着他胳膊的手上。

她的手可真小,手腕处的骨头突起,圆圆的,像个白珍珠。

“丫头,男女授受不亲。”他板着脸。

“哦……”辛云乖巧地将手垂到两边,仰头看着萧白,甜甜地道:“萧白大叔,我们就住这个客栈好不好!”

萧白忍住扶额的冲动:“我不是你大叔。”

“那你又不让我叫你萧白。”辛云撇嘴。

“……”

“我们住这个客栈好不好,好不好……”她一直重复着“好不好”三个字,偏偏又不是撒娇的语气,跟老和尚念经似的。

“行,”萧白一掌拍在她的脑袋上,“只要你听话。”

“我保证听话!”

“嗯。”萧白点点头,大胡子微微抖了抖,眼角开始下弯。然后他大步一跨,走进对面的客栈中。

“啊喂,大叔,走错了,是这个啊!”辛云一着急,站在大街上就吼了起来,引得行人纷纷瞩目。

萧白充耳不闻,头也不回地昂首走了进去。

辛云面红耳赤,缩着脖子灰溜溜地钻进客栈。

她进去的时候萧白已经付了钱,她跟在他身后叽里呱啦地发问:“不是说好了我听话就住龙门客栈的吗?”

正在算账的掌柜闻言抬起头,细小的眼睛瞄了她一眼,冷笑一声:“本店区区土阶茅屋,还请客官移步龙门客栈。”

“惭愧惭愧,是在下管教无方。这小子自小便口无遮拦,看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还请见谅。”说着低头瞪了辛云一眼,但她分明看到男人眼中强忍的笑意。

辛云没有想到这个掌柜脾气还挺大,一时也找不到文绉绉的词语反驳,只好憋着不说话。

萧白却和客栈掌柜攀谈起来。将人你一言我一句,说的都是些半古不古的白话,还带着奇怪的口音,辛云听得脑袋疼,索性不听了。

也不知萧白说了什么,掌柜眉开眼笑,乐呵呵地给他们安排了两间上好的客房。

“这老板真小气。”辛云嘟囔着。

“半斤八两。”萧白揶揄她。

辛云停下来,靠在门上,瞪他:“你还说呢,你不是说我听话就住龙门客栈吗?”

“是啊,那你听话吗?”萧白说着瞟了一旁观战的小二一眼,小二缩着脖子铛铛地下了楼。

“听啊!”

“既然听话就给我进房间睡觉去。”

“你……”辛云终于反应过来。

只要套路深,铁杵磨成针啊。

“听话,听话就让你住龙门客栈。”萧白还在逗她。

“呸呸呸!”辛云啐他几口,转身“咚”地关上门。

萧白被蹭了一鼻子灰,似乎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头揉着鼻子,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一只猫慢悠悠地从转角出来,甩着尾巴下了楼梯。

辛云累极了,来不及梳洗,她就躺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她始终坚信一个道理:没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如果没有,那就两觉。尽管她睡眠并不好,很容易做梦。

她这次又做梦了,但她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做梦。有人称之为清明梦,还说这种梦是可以控制的。

但她控制不了。

她仿佛只是一个看3D电影的人,进不了电影,却好像又在电影中,区别是她不能中途退场,无法选择离开。

故事的开头很普通。

冬雪飘飘,黑夜沉沉,辛府中却灯火通明,仆人四处奔走,他们的守在东院门口,焦灼地徘徊着。

“哇哇哇……”里面传出婴儿嘹亮的啼哭声,男人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稳婆走出来,笑得像朵菊花:“恭喜大官人,贺喜大官人,是个小官人。”

男人眉开眼笑,脚一跨就想走进去,稳婆拦住他:“哎哟喂,大官人您可慢点儿,还有一位没有出来呢。”

“还有?”话音刚落,房间里又是一声响亮的啼哭声。

“哎哟,是个小千金!”另外一名稳婆笑盈盈地走出来。

仿佛镜头拉进,辛云看到那个小小的婴儿,粉粉皱皱,极小的身子。她还没有睁开眼睛,辛云却觉得她看到了自己。

辛云终于明白,这个婴儿就是原主。

很巧的是,原主叫辛芸,这令辛云觉得冥冥之中定有天意。

辛老是当地有名的乡绅,家境殷实,年近六十才得了一男半女,自然当做珍宝供着。辛芸一直到十岁,都过着大家闺秀的生活。辛芸聪慧,却不好女红,爱看的书皆是游记杂谈。辛母心疼女儿体弱,不曾给她裹脚,还请了师傅教她武术强身健体。

好景不长,在辛芸十岁那年,辛母感染风寒去了。辛老整日愁眉不展,一病不起,挨了两个月也去了。辛府没了家主,哥哥辛奕又不懂事,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四处打猎游玩,家事都交给管家处理,不料管家与侧室勾结,卷走了家产。辛奕开始收心,主持家事,但却接连失败。

在辛芸十二岁那年,辛家终于败了,家仆四散,连饭都吃不上了。辛奕无法,想将辛芸嫁出去,对方是个六十岁的糟老头。

辛芸跑了,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那天是她的生日。哥哥被她灌醉了,倒在地上喃喃自语,稚嫩的脸上全是泪水。

辛云呆呆地看着,觉得原主和他哥哥辛奕长得真像。

辛芸深深地看了哥哥一眼,给他披上一件衣服,转身,关上破旧的门。

她冒雪夜奔,辛云看到她的脸上满是泪水,连睫毛上都结了细碎的冰花。

但她运气并不好,在外面流浪了五天便被人贩子捉住,好在牙婆看她生得可人,也识字,琴棋书画也算是略通,她便进了严府做侍女。

严家有权有势,家主严嵩是当朝首辅。辛芸服侍的是他的儿子严世蕃。

严嵩长得高而瘦,但严世蕃却短项肥体,而且只有一只眼睛看得见。他似乎很忌讳别人看他眼睛,辛芸因为这个挨了好几次打。但辛芸不爱嚼舌,也不像其他侍女那样都怀着些小心思。严世蕃反而看重她,甚至允许她进自己的书房看书。

辛芸不爱笑,但在严家住了五年,她看的书多了起来,表情也恬淡了些,也不像初时那样阴沉。

但是在她十七岁那年,严家遭了重挫。

严世蕃被判充军发配,严嵩被迫辞官回家。他们买通了关系,允许带着家眷上路。严世蕃向来**,光是妻妾就有二十七名。但他这次只带了妻子,还有辛芸。

5

辛芸似乎想逃跑,但严世蕃的妻子总是盯着她。

“你个贱蹄子,眼睛往哪儿瞟呢。”她在这种情况下也忘不了争风吃醋。

严世蕃有些手段,和押送他的士兵打得一团火热,除了瘦些,他的日子算是不错。那日士兵都喝多了酒,开始对辛芸污言秽语起来。

辛芸充耳不闻,她平淡的表情反而激怒了士兵。他们开始动手动脚,辛芸张皇失措地躲避着。严世蕃在旁边看着,慢慢地喝着酒,他的妻子在一旁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闹够了没有!”严世蕃突然摔了杯子。

士兵终于停了下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还是没有说什么,闷闷地吃着烤肉。他的妻子突然抬起头飞快地看了辛芸一眼,快到令人以为是错觉。

但辛芸似乎没有察觉,她只是低着头,慢慢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辛云看得着急,直觉告诉她,严世蕃的妻子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但她也只能干着急,又不能告诉辛芸。

她猜的没错,当天夜里,那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交谈着,最后两人竟然躺在地上赤身*体地翻滚起来。而辛芸则躲在沙丘后面,夜色掩埋了她的神色,也不知她在思考些什么。

辛云看到这里也是一愣,竟忘了闭眼,因为她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那人满脸的刀疤在月光下似乎蠕动着,是刀疤脸,那群变态食人魔的头儿!

刀疤脸突然停下来:“有人!”

“谁?!”女人慌忙地爬起来,胡乱地穿着衣服,但她很快倒了下去,不知何时出现的弯刀快准狠地抹了她脖子。刀疤脸身手了得,一跃就跳出了好几米开外。

他看了一眼女人的尸体,突然跳起来,反手一抓,将躲在沙丘的辛芸抓起来,飞快地逃离了营地。

刀光剑影,鲜血四溅,营地里都是哭喊声。

“呜!”凄厉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将辛云从梦中抓回来。

她猛地坐起来,大口地喘着气,身上冷汗泠泠,风一吹,很冷。

她抬头看过去,窗户被风拍打着,啪嗒作响,月光清清冷冷地撒下来。不远处的黄沙呜鸣,像是鬼语啾啾。

她松了口气,却突然看到两点鬼火从窗外的树上直直地朝着她冲过来!

延伸阅读

重庆潮小火锅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uyb5.shtml
重庆潮小火锅历经数年运用古老秘方,潜心研发了品牌重庆潮小火锅注册商标,重庆潮小火锅不

尚唐洗衣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6i90.shtml
尚唐洗衣致力成为干洗行业社会化自营销服务平台,洗涤加工服务,无需加盟商购买昂贵的设备

宇瑞环保材料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apcz.shtml
宇瑞环保材料公司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制造KT板,珍珠板,并以KT板为材料,研发制

YK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aorw.shtml
YK手机壳总部是苹果手机壳、三星手机壳、软包电芯、钢壳电芯、成品电芯、tpu手机壳、

蝶贝蕾化妆品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xns3.shtml
帖子如果被删点击百度快照加我天津咸水沽镇连锁销售是不是传销窝点?是不是合法的?天津咸

燕子里燕窝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0tv.shtml
燕子里燕窝隶属于深圳市燕子里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集产品研发,销售,

摩菲迪曼珠宝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sws2.shtml
摩菲迪曼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mfdiamond是香港明豐集團旗下的一個高貴珠寶品牌

乾唐轩陶瓷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gd98.shtml
乾唐轩美术工艺股份有限公司1986年成立于台湾新店,2002年投资220万美元成立山

思思美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x8gg.shtml
思思美面膜总部经销批发的微信产品、爆款、护肤品、洗涤、彩妆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591加盟  http://www.empiremagiccarpetcleaners.com/ae6r.shtml
591十字绣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十字绣企业,凭借出众的营销理念和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想现实化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看到这条征集剧本的消息的除了像苏博这样的平和的虫,当然也还有想法不太平和的虫。“王征集这样的剧本是终于对你们这些雌虫受不了了吗?”一个略显昏暗的公寓内,一只脸色有些阴沉的D级雄虫有些恶狠狠地对着地上的一只雌虫发泄道。“哼,要我说早该这样了,就该让你们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雌虫看看,当时我们雄虫

  • 猎魔王在线阅读第6节

    等夏云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牧时正低着头看着她。突然两人之间距离这么近,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缓一会儿才说道:“我实在太优秀了,自己都陶醉了。”牧时勾起春娇:“走吧,我带你看一下这个房子。”夏云云跟在他后面,一间一间的看过去,整体的装修风格都是她喜欢的样子。牧时真是一个有品味的人阿!“谢谢,这里我很喜欢

  • 入天途在线阅读第 3 章

    1.3从训练营出来的宋落落,就被分配到了风花雪月的风字组,成为一名入门级别的杀手,开始做任务了。当然,说是杀手,但真正的□□也还轮不到宋落落。其一是宋落落还不够格,其二是宋落落也不敢啊,自己可是接受社会主义教育二十几年根正红苗的好青年,杀鸡都不敢,何况是人。毕业考核那天可是点到为止。再说说这小组的名

  • 死敌入赘后(重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平静的日子总是很快,虽然一直都不天真地认为同盟帝国就此好罢手,但这打破平静的黑手也太黑了些,所以我对一枪崩了那个×××(被编辑无奈地卡掉)的妖瞳总督致以无上敬意。”——《无聊的笔记》“准将,刚才有广播说海尼森明天要发布一个重要公告,由特留议长亲自向公民们宣布呢,还要求全体收看。”抱着上司刚刚签发完

  • 原罪之名在线阅读第4章

    和无头骑士战斗过后,赵砚修一直昏迷不醒,公孙白翊刚被缝合的伤口,也因为运动过量而崩开。现在,他们都在医院里沉睡着,一时半会是醒不来了。而今天,又是月圆之夜。在西方的神话,隐藏在人类中的狼人会在此时露出原本的姿态。那个木偶,他又有了一个想法。现在,他要慢慢的等着月圆之夜的降临……黑夜慢慢的降临了,月圆

  • 流年如殇因为爱你我都不敢伤你爱的人

    在一旁的张妈看着自家少爷跟乔言终于不闹了,其实她一直都不喜欢乔言,因为少爷对她那么好,她还整天闹得鸡犬不宁的,好几次都伤了少爷。但是无奈自家少爷偏偏就认定乔言了,她作为一个佣人能怎么样。只希望这次乔言真的想跟少爷好好过了。吃完早餐,薄南宸回公司了。乔言乖巧地跟张妈打了招呼,然后回房间了。留下张妈一脸

  • 大唐:我靠氪金无敌在线阅读第6节

    说着,谢正东率先朝着乌鸦现在的几个场子走去。经过刚才提取那名长发男子的记忆,谢正东很快就知道了乌鸦那些场子的具体地址了。“东哥,我妹妹她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吗?”陈海涛追上谢正东,指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小声的问道。“没事儿,跟着我,才是最安全的。”看到谢正东如此淡定,蝎子也两名提醒道。“东哥,据我所知,那

  • [综]我在港黑不务正业在线阅读第6节

    砰地一声,房门顿时被踢开。剧烈的声音顿时将叶天惊醒,顿时随着声音的源头,叶天看了过去,双眼目光平静,脸上不动于色,淡淡的说道“有事吗?”有事肯定是有事的,门口处围着一群人,个个脸色狰狞,目光发狠,宛如狼一般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叶天。来者不善。看到这群人的目光,叶天顿时明白了,这些人估计是对他有所企图,

  • 将军有令,婚不可退第8章在线阅读

    甄泪深以为她已经中了颜慕杵的奸计了,俗话说的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现在因为颜慕杵的一句话,心中惴惴不安,想来真的做梦一定会梦到颜慕杵,那不就是真如了颜慕杵的意了吗?所以说,甄泪决定今晚不睡觉了,不睡觉就不会做梦,不会做梦就不会梦到颜慕杵。甄泪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可是,好瞌睡啊。甄泪一边打瞌睡一边

  • 这些年断肠花

    敖家庄园东北角是一处清静之地一簇簇奇异的金色花朵中隐隐可见一座墓碑。由纯白温玉雕成的墓碑前站立着一名魁梧的男人男人似乎沉寂在某种回忆中院落内很静。“幽幽敖厉平安回来了不要怪我没有父亲不喜爱自己的孩子……”一点泪珠随着男人的话语掉落在墓碑前的地面破碎。“等到该做的时候我一定将该做的事一一补上……”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