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在传销里谈恋爱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叶惜语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枫觉得自己简直贱到家了,处处想着人家想接近人家,帮了他一次又一次就是想跟他交个朋友,结果人家根本不领情,根本就瞧不上他这个纨绔子弟。

秦枫辗转反侧了半夜,还是睡不着,越想越生气,不就是个钟子遥吗?你傲什么傲,不就是仗着自己比别人多了点才气?不就是仗着自己比别人生的好看点?不就是仗着他秦枫……

算了,不识好歹的东西!

第二天秦枫顶着俩乌黑的眼圈懒懒散散地进了学堂,习惯性地往桌案上一歪,刚眯上眼睛就听到了有人在叫钟子遥的名字,又忍不住睁开眼看看。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年,生的秀眉杏眼,笑起来跟个娘们儿似的。

“钟子遥在吗?请问谁是钟子遥?”

少年眨巴着大眼睛来回看,钟子遥站起身应了声:“我就是。”

少年笑着走过来说道:“我叫林景玄,是新来上学的,张先生说让我过来找你,请你给我寻个座位。”

这事张先生先前给钟子遥打过招呼,说是外来的一位富商之子,让他多关照着点。

钟子遥来回扫了一圈,只有他左边有个空位——之前坐的是李家大公子,后来得了重病就退学回家了,现在刚好空了出来,钟子遥就招呼林景玄坐下了。

林景玄脆生生道:“你可是我在这认识的第一个人,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还请多多关照,钟师兄。”

钟子遥笑道:“不必客气,叫我子遥便可。”

“好啊子遥,张先生之前还跟我说你是他最得意的门生,如今一瞧,果然与众不同。”

“先生过誉了。”

看着二人相谈甚欢,秦枫愈发觉得刺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俩能小点声吗?大早上的烦死了!”

秦枫的脾气钟子遥是知道的,可林景玄却不服气,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反讥道:“你这人好生无礼,学堂莫非是你家开的?”

秦枫死死地盯着这个新来的讨厌鬼,咬着牙说:“你再说一遍。”

眼看着二人之间气氛越来越不对劲,钟子遥急忙按住林景玄的胳膊,摇头示意。

林景玄感觉到了秦枫身上的肃杀之气,也不想刚来就跟人闹不痛快,就点点头,没再理他。

待秦枫又趴在桌子上歇息之后,钟子遥悄悄地说道:“他叫秦枫,脾气虽暴躁了些,人却是极好的,你莫要放在心上。”

人都齐了之后,张先生让林景玄介绍一下自己,林景玄就大大方方地同大家说自己叫什么,喜欢什么,家住何处,他长了一副乖巧可爱的面容,性格又开朗活泼,末了,还说了个笑话大家听,惹得众人捧腹,皆对这个新来的小师弟心生好感——除了秦枫。

张先生讲解完当日所学后就让他们各自温习,林景玄是个管不住嘴的,悄悄地在桌下扯着钟子遥的衣袖说个不停,钟子遥也不介意,偶尔还小声应和着。

林景玄压着嗓子说道:“子遥兄,你脖子上有东西。”

钟子遥道:“景玄,莫要胡说”

林景玄急道:“没骗你,真的,像是蚊子咬的小红印儿。”

钟子遥轻笑一声:“这才春天,哪里就有蚊子了?可知这话不真。”

前排的魏翰扭过头,一眼就看出来了,嗤笑道:“景玄你这个小呆瓜,那可不是什么蚊子咬的。”

林景玄鼓起了腮帮子,不服气道:“那你说,这是什么?”

韩飞闻声也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钟子遥,冷笑道:“那是让女人给嘬出来的。”

魏翰挂上了一副猥琐至极的表情,揶揄道:“想不到子遥兄外表端正清冷,竟是深藏不露啊。”

林景玄脸色微红,轻咳一声,“你们……你们少胡说了,没个正经。”

魏翰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去,“不信拉倒。”

再看钟子遥,面色已然有些不自在,死死盯着手中攥皱了的书籍,一言不发,韩飞方才所说……莫非是真的?!

钟子遥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当然不会想到昨晚会被人弄出这种难以启齿地痕迹,可现在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真真儿丢人至极。

偏巧林景玄又是个不会察言观色的,大眼睛似信非信地看着钟子遥,按捺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问道:“子遥,那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入得了你的眼。”

钟子遥忙捂住脖子,辩解道:“不……不是女子。”

林景玄倏地瞪大双眼,“那……是男子?!”

钟子遥脸色涨红,“也不是……你,你别问了。”

“怎么了嘛,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我……”

没等钟子遥想好怎么解释,身后就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钟子遥,方才先生讲的我没听懂,你教教我呗?”

林景玄循声望去,秦枫正歪着脑袋往这边看,一脸欠揍样。

钟子遥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连连点头,“噢,好!”

秦枫半眯着眼睛打量着钟子遥低垂的眉眼,白皙的脸上还染着尚未褪去的红晕,正轻声细语地讲着书本上的文章,时不时抬头与他对视一眼,眼波流转间犹如山间清泉般透彻明亮。

秦枫长这么大见过的美人没有上百也有数十,他打小就出了名的眼光挑剔,不然叙花楼那么多美女也不会入不了他的眼。

在他看来,钟子遥这模样的,只能算得上干净秀气,跟漂亮是沾不上边的,可现在许是窗外透过来的阳光过于温柔了些,竟给他镀上了层淡淡金光,让人有一种他很好看的错觉。

但是想到昨晚,秦枫还是窝火,被人这么无情的拒绝,还是头一次,本想有点志气从此再也不搭理这讨厌的家伙,可是看着他被那小东西逼得脸红无措时,心里并没有臆想中的畅快,反而控制不住地想替他解围……

“秦枫,这些我可讲明白了?”

秦枫回过神,看着钟子遥的眼睛,懒懒应道:“没明白,再讲一遍?”

钟子遥点点头,“那是有哪里不解?”

“哪儿都没明白,都讲一遍吧。”

“……”

日头渐渐西斜,橘红色的霞光照进学堂,给满座书生的淡蓝衣袍都罩了层艳丽的色彩,空中偶有飞鸟略过,清脆地鸣叫划破书院的上空,春日柔软的清风吹得院外树叶沙沙作响。

秦枫就半阖着眼,好不惬意。

只见钟子遥偷偷地背过手来,用细长的毛笔末端轻轻敲了下秦枫的桌案,秦枫略有诧异,钟子遥这种平时听个课都恨不得把眼珠子剜下来按在张先生脸上的人,原来也有开小差的时候?

接着,一方叠的周正的纸条就悄悄飞到了秦枫面前,他饶有兴趣地展开来看。

只见几个秀气俊逸的楷体字陈列纸上:

“将要完课,还请枫兄稍作清醒,莫在酣睡于此。”

秦枫嘴角止不住的上扬,钟子遥这是……在关心他?

又想到那日钟子遥叫醒他时略带羞赧的神情,秦枫心情大好。

这次就先原谅你了,老子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

阿铜远远地在人群里捕捉到了自家少爷的身影,欢快地扑了过来,边跑边挥着手叫着:“少爷,少爷!我在这边!”

秦枫扶额,真想假装不认识他。

秦枫侧身躲过阿铜扑上来的身子,嫌弃道:“怎么又是你,我上次说什么来着,你都忘了是不是?”

阿铜笑道:“哪能啊,您上回说喜欢哑巴,我回去跟老爷说了,老爷说您那是逗着我玩的,让我甭搭理您,我想着也是,我打小是跟着少爷您长大的,少爷什么样我还是清楚的,这几日我怕您见不着我想我,就过来接您下学了。”

秦枫阴着脸不说话,他有时候是真的很想知道,眼前这个从小伺候他长大的阿铜,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点没长进,反而有退化的趋势?脑子越来越不够用,废话倒是越来越多。

小时候的他多可爱啊,又白又圆的一团,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嘘寒问暖,他小时候捣蛋被他爹教训,也是阿铜紧紧地护着他……

可谁知道长大后竟会歪成这幅模样?

以至于他平日里出门宁可看着别人呼奴唤俾一堆人伺候,自己一个人提着东西,也不愿意带着阿铜抛头露面,因为……实在拿不出手!

别人家的小厮或聪慧伶俐,或容颜姣好,再不济也是个会看脸色的——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可老天爷偏巧给他配了这么个玩意儿。

也不是没想过换个人伺候,可只要他有一点这方面的苗头,阿铜就立马哭丧着脸,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奴才知道自己愚笨,知道惹了少爷嫌弃,也知道少爷不喜欢我伺候……”

是啊是啊,你都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可为什么就是不改?!

“可奴才是真心想跟着少爷,奴才不想走不想走,不想走哇啊啊啊啊啊啊!”

十几年的情义不能说断就断,秦大少爷也不能连个奴才都容不下,所以每每只能气的自己又头疼又无可奈何,想着暂且留着他,一留就留到了现在。

秦枫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一脸不耐烦,“到底什么事?”

阿铜悻悻说道:“是老爷……老爷说您这几日表现的还不错,比之前有长进了,就是有点不沾家,让我叫您回去吃个饭。”

秦枫嗤笑一声,谁知道让他回去是不是又借了什么由头训他,“我想想吧。”

阿铜一听这话急了,声调也拔高了些,“少爷,我这几天也听说了,你夜夜宿在叙花楼,那地方可不能常去啊,听人说那里面都是些吸人血的妖精!”

语罢,引得一众学子纷纷侧目,唏嘘不已。

秦枫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太阳穴突突地直跳,咬牙喝道:“你给我闭嘴吧!”

“那……您是回去还是……?”

“……”

延伸阅读

福天下炭雕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glf7.shtml
福天下炭雕专注于活性炭的研究和开发,并将其与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雕刻、彩绘工艺圆满结合

赤道寿司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64xb.shtml
赤道寿司加盟。赤道寿司率属于广州鲜道一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赤道寿司用独具睿智的眼光,

保恒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d2zt.shtml
保恒家纺布艺总部是毛巾、浴巾、干发巾、童被、毛巾被、童巾、方巾、床上用品等产品生产加

林惜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yctw.shtml
林惜箱包是时尚女包、休闲女包、外贸出口女包、背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天洪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al3b.shtml
天洪车饰是汽车香水、汽车LED灯、汽车精品、车用电子、汽车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日山晴萃奶茶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bxj1.shtml
南京日山晴萃餐饮有限公司是一家重视双赢的公司,以诚信为消费者服务,以全新的管理模式,

水域美丽会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6ce0.shtml
水域美丽会是北京卓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美容品牌。机构坐落于北京市中心商业区广渠门,

smallphysique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nnvq.shtml
smallphysique童装总部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童装企业,并且是阿

木岚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nkx8.shtml
木岚家纺布艺总部是蚊帐、床幔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绍兴

豪丽新加盟  http://www.jeweldzire.com/xjrr.shtml
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月城镇豪丽新床上用品厂位于揭普高速霖盘出口处,是一家集海绵发泡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YY之第二章:神器!雷霆!机枪?(下)(10)

    第二章:神器!雷霆!机枪?(下)钟梓琛深吸了口气,问道:“你是谁?”声音道:“你猜不到吗?你猜到了,没错,我确实是你所猜的始祖,也就是钟氏的创始人……”钟梓琛正准备开口,那声音又道:“你准备问:‘那为什么钟氏三大天器之一是一把现代的枪,而且……嘿嘿,为什么我说话还有……爆粗口这么像现代话?’对不对?

  • 守护甜心之朝仓奈夜在线阅读第10节

    提纯后的魔兽血液,拍卖出了五百金币的高价,让陈凡尝到了不小的甜头,好像是初经人事的壮小伙,他更加欲罢不能了起来,一天到晚始终扑在一瓶瓶颜色各异的魔兽血液上。没办法,他在这个世界和前世一样也是一名**丝,想要逆袭只有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走,他怕步子迈得太大扯到蛋。虽然他的灵魂感知力爆表,但想要成为一名高

  • 四绝天堑之剧情大反转(4)

    杨西诺站在李尚武身边说道‘什么大鱼啊,跟缩头乌龟似的’‘他就是想摆个架子,以显示他的身份,一个混混而已事真多’杨西诺听到后直接捂着嘴笑起来。果然商务车的门被打开,首先下来的是几个大汉,后边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朝着李尚武走来,走路的样子很夸张,杨西诺一看就问道‘大晚上的带个墨镜能看见路吗’‘这叫

  • 神话之我为董永在线阅读神秘礼物

    领事馆内。王旭与约翰两人对立而坐,中间隔了一方长长的桌子,旁边的佣人们不断的来来回回送上了可口的美食,诱人的香味逐渐散发在空气当中,看着一盘盘精致且昂贵的食材,王旭不得不感叹一句资本主义的腐朽。“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现在的香港最真实的写照,底层人民为了一顿饭而终日劳累,而顶层人士仍然日夜笙歌,

  • 凰归之神医魔后在线阅读第8章

    “来者何人?为何犯我子民?”柯比能现在可是相当得意,总算把这些人给逮住了,还以为有多少人呢,搞半天才这么点人,一次冲锋就解决了,不过还是问问好,谁都知道汉人多诡计,要是阴沟里翻船就不好了,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大平原上他们如何耍诡计呢?埋伏?不太可能。不过小心点总是比较稳妥的。“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李

  • 大侠就是酱婶在线阅读第六节

    许是昨夜哭得多了,次日醒时皇帝一脸憔悴,刘则亲自替他换了龙袍,平静说出思考了一夜的决定。“皇上如今**,不该与臣过分亲近;若不立后则天下非议,此事亦刻不容缓。”刘念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皇叔!”淮南王停下手,头也不回地踏出了长明殿。不论皇帝愿与不愿,一月后皇帝大婚,举国节庆,宫中御道皆铺红毯,各宫

  • 剑证诸天第三章在线阅读

    瞬间评论就过万,而且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狗眼已被闪瞎,勿赞[再见]/”“就冲着颜值,必须追啊!!!”“女王大人你一下就包揽了古装四美你不怕出门被打死吗?[再见]/”“放开那些帅哥,让我来!”“这后宫开的简直逆天,佩服”“女王大人你不爆照则已,一爆照卖萌指数瞬间蹭蹭上升,我的血槽有限,你这样我只

  • 异界领主生活在线阅读第7节

    “第一次来新世界吗。”在夜泽还在注视白胡子海贼团时,身边传来一道声音。夜泽看去,眼中出现了诧异。若是白胡子海贼团的其他番队队长出现在这里,夜泽都可以理解,但是身为白胡子海贼团的重要人物之一,白胡子的左膀右臂,他出现在这里就变得不可思议了。淡紫色的衣服,露出胸口的白胡子海贼团的纹身,略有些邪气的脸庞总

  • 火影之孤剑鸣人土豪的正确打开方式

    “九天十地,魔都土豪狂三少爷赠送舞娘一架波音747飞机,求抱土豪大腿!”“绝无仅有,魔都土豪愤怒的鸟赠送舞娘一架空客A320飞机,全民敬仰!”“豪气冲天,魔都土豪风神赠送舞娘一架图—154飞机,万人震惊!”就在两边后期乏力的时候,舞娘这边突然有三个ID为魔都土豪的粉丝,直接赠送起了飞机。要知道,作为

  • 碧清剑在线阅读第4节

    转眼间、自从李朝年献上田契账目后已经过了五天,这五天里海南卫自北而下的后续工匠以及从北方采买的二十余头耕牛也到了,对于这些耕牛,薛仲已经吩咐李朝年组织军户春种了,有了这二十头耕牛,不说可以减少多少负担,但最少能加快春种的进程。不过相比春耕,现在薛仲最急切的事是石碌铁矿的事。自薛仲到海南卫之后,至今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