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刀剑乱舞]那个接手二手本丸的婶之第九章

作者:飞走一只知更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周后,周五晚上,赵南箫放学回到外公家,看见徐叔叔来了,外公和他坐在客厅里说着话。

“小南,你徐叔叔特意又亲自来看你了,我叫他用不着这么客气。”外公笑着说道。

出事后的第二天,那个姓段的助理就送来一个硕大的果篮,还有一只用漂亮的缎带装饰的LV包装袋,里头有只粉红色的包包,助理说徐总很担心她,一时赶不回来,让自己先过来探望她,外公帮她收下果篮,让助理把包给带回去。

徐叔叔神色关切而愧疚:“小南,叔叔觉得非常对不起你,之前徐恕给你添这么多麻烦也就算了,没想到这次,他竟然让你受这么大的惊吓。叔叔本来前两天就想来看你的,抽不出空。你吓坏了吧?”

赵南箫当时确实是被徐恕操砖头直接拍人的狠劲给吓惨了,一拍一坨血,那天晚上直到回家,两腿还在打颤,但这几天,她更牵挂的还是那个拍倒仨小混混后自己也流了半脸子血的少年,立刻摇头:“谢谢徐叔叔的关心,我很好。徐恕他出来了吗?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提儿子,徐叔叔的神色就变了,看得出来,他在尽量压制情绪了,但怒意还是掩饰不住:“这个小混蛋,不去学校就算了,竟然还瞒着我飙车!还把人打成了这样!小南以后你再也不用管他了,叫他自生自灭去。这要在过去,我也用不着他念书了,直接把他丢东北老林里,让他扛木头挖山修路去!”

赵南箫焦急:“徐叔叔,是那三个人先追我的,他们不是好人!徐恕是为了帮我!他一个对三个,要是不尽快打倒他们,他就危险了!那天晚上我跟警察也这么说的!徐叔叔你一定要帮他!我替他作证,去哪都行!”

“小南你自己吓成这样还替他说话!你别担心,他出来了。”徐叔叔急忙安慰她。

“叔叔是特意让他在里头多待几天,好好反省!现在出来,也被叔叔狠狠揍了一顿,关在家里让人盯着,不让他出去半步,省得又惹祸!”

赵南箫终于松了口气。

“徐恕性子从小就野,现在更是野上天了!也是我的责任,顾了工作没顾好家庭,和他没多少时间相处,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教授,徐恕要是有小南一半懂事,我也就省心了。”

徐叔叔眉头紧皱,叹了口气,又对赵南箫的外公说道。

外公微笑:“振中,这几天小南在我面前一直说你儿子,说得我倒想见见这孩子了。小孩子大了,做错事,必要的惩戒,是应该的,但这么关也不是长久之计。正好小南过几天过生日,欢迎他来我这里,一起给小南过个生日。让他出来也透透气,怎么样?”

徐叔叔不住点头:“好,好,教授您都这么说了,我肯定听您安排!您要是不嫌弃他,回去了我就叫他准备,一定过来!”

送走徐叔叔,外公说:“小南,外公虽然没见过徐恕,但听你和你徐叔叔的话,这孩子脾气应该倔强。我估计你徐叔叔说,他反而不愿意来。既然邀客,就要诚心,何况他也是为了帮你才闯了祸的,又受了伤,你应该去看下他,亲自邀请他来做客。你觉得呢?”

赵南箫立刻说:“好!我明天就去!”

第二天,周六,赵南箫提着水果照着地址找到了徐家。徐叔叔不在,开门的是保姆,楼下客厅里,还坐了个徐叔叔叫来专门看管徐恕的退伍特警保安,听了赵南箫的自我介绍,保姆“啊”了一声:“你就是要过生日的那位同学是吧?”

根据保姆的说法,昨晚徐叔叔回来后,就叫徐恕去给她庆祝生日,还说自己会替他准备好礼物,没想到徐恕当场就说不去。

“徐总气坏了,又要打他,他也不躲,徐总下手那个重啊,我吓死了,拼命拉开。徐总前几天还叫人来把窗户也装了铁栅栏,不许他出去一步。他现在在楼上房间里。小姑娘你去劝劝也好,我在这里做事,整天提心吊胆的……”

保姆唉声叹气。

赵南箫道了声谢,找到房间,敲了敲门,半晌没反应,试了试,感觉门没反锁,就轻轻地打开门,朝里看了一眼。

房间很大,果然如保姆说的那样,铁栅栏封窗。大概是他回国也没多久的缘故,东西并不多,显得有点空,电脑开着,停在魔兽世界的界面上,但他没在玩**,赵南箫看到他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头金毛乱糟糟的,脸色有点苍白,额头受伤的地方已经去了纱布,但还没拆线,那条长长的黑色缝线,看起来像蜈蚣一样狰狞。

赵南箫有点犹豫,正想着叫醒他还是让他继续睡,忽然看见他睫毛颤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徐恕,你醒了?不好意思吵醒你了。”赵南箫急忙说道。

他的眼睛里有血丝,懒洋洋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你又来干什么?”

“我是来看你的。”赵南箫迟疑了下,走了进去,停在他的面前,视线落到他的额头上。

“对不起,那天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的缘故,你也不会出这样的事。你的伤怎么样了?还疼吗……”

他偏过脸,站了起来。

“死不了。别扯这些了。看完了,回吧!”

他伸脚,咣一声,把椅子勾了过来,坐上去滑到电脑前,接着打**。

赵南箫站在他身后,顿了一顿:“我过来另外还有一个事。后天是我的生日,就只有我和我外公两个人。你要是来,我会很高兴的。”

他的眼睛盯着屏幕,继续全神贯注地打**。

“徐恕你来不来……”

这时她背包里的手机响了。

赵南箫急忙说了声“不好意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起电话,走到门口。

“之洲哥!你不是在备赛吗?有事吗?”

叶之洲比她大两岁,跳级念书现在已经高三了,两家关系亲密。从小到大,叶之洲也是赵南箫看齐的目标。他非常优秀,今年获得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初级资格,最近为了参加即将到来的冬令营,正在封闭训练,没想到他现在会打电话给自己。

“小南,后天是你生日,我正好要参加考试,没法出来,所以提早给你打个电话,祝你生日快乐。等我回来了,我给你补,好不好?”

叶之洲这么忙,还记得自己的生日,赵南箫很高兴:“没事!比赛要紧!之洲哥你好好准备,祝你取得好成绩!”

叶之洲在电话里笑了:“好,我会的。小南,以你平时成绩,完全可以提前保送选最好的高中,你只要通过门槛试就没问题。你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学习也不用太累,每天早点睡,顺其自然,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之洲哥。那先这样了。”

赵南箫挂了电话,回到房间,见徐恕脸色阴沉,在**里咣咣咣咣地砍人,满屏血肉,一坨一坨地飞,又说:“徐恕,你爸爸以前是我外公的学生,我外公也想认识下你。我真的非常希望你能来。”

他仿佛没听见。

赵南箫只好说:“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养伤,后天晚上六点,我和外公等你来。”

很快,她十六岁的生日就到了。

那天傍晚,她回到外公家,照顾外公生活起居的阿姨在厨房里做着大餐,外公也买来了生日蛋糕,赵南箫洗了水果,等着徐恕来。

六点钟到了,赵南箫没等到门铃声,心里有点忐忑,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见他来,于是给他发了条信息:“你到了吗?因为你那天没对我说不来,所以我告诉外公你会来。我现在就去下面接你。”

这个季节,到了这个点,天已经完全黑了。外公还住在很早前配的院士楼里,周围都是不大的小二层青砖旧洋房,老树很多,光线昏暗,她在门外的砖道上东张西望,等了好一会儿,还是不见他的人影。

温度已经很低了,她出来的时候,没戴帽子和手套,风吹过来有点冷,跺了跺脚,双手捂在嘴边呵气,忽然闻到近旁似乎有香烟的味道,找了过去,走几步拐个弯,看见墙边的角落靠了个人,在抽烟。

“徐恕!你怎么在这里!我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徐恕扔掉烟,从地上拎起一只有半个赵南箫那么大的狗熊,往她怀里胡乱一塞:“我爸要我买的!不送我也别想活了。跟他说下,我来过!”说完掉头就走。

“是不是坏事干多了,不敢上去见我外公?”赵南箫从大狗熊后露出脸说。

他转头:“赵南箫你说什么?”

“那就给我上去!”

赵南箫扭头就走。

徐恕终于站在了外公的跟前。

外公在看书,摘下眼镜,到门口接他,笑着拍了拍他肩,点头:“小伙子英俊,比你爸徐振中当年要精神多了。饿了吧,吃饭,切蛋糕去。”

赵南箫闭着眼睛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徐恕在边上始终一声不吭。吃完饭,赵南箫见他站在客厅的一面墙前,看着墙上挂着的许多外公的旧照片,就走了过去,指着一张用玻璃镜框保护起来的年代久远的黑白老照片说:“这就是1937刚建成通车时的钱塘江大桥。徐恕你听说过这座桥的故事吗?当时政府想在这里修一座桥,开始请的是外国专家,他们认为地质水文不适合,不能建,最后是茅以升先生站了出来,主持修建成功。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设计和施工的第一座现代钢铁大桥。可惜通车还没三个月,为了阻止日军攻打杭州,茅先生就又亲手炸毁了它。照片桥头的这个人,就是我外公的父亲,当时他就是桥梁的建造工程师之一。这是我外公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徐恕看着老照片,没说话。

赵南箫拉着他来到外公书房,指着书房里的展示柜:“这里全是桥的模型。这是赵州桥。这是1937年美国通车的金门大桥。这是米洛大桥,在法国,连接巴黎和郎格多克海岸,通车后,行车时间就从原来的3小时缩短到了10分钟。你看,它太美了,像不像飞翔在山谷里的龙?”

徐恕还是没说话,目光在各种桥的模型上游移着,最后停在中间的一个格子里。

这个最显眼的位置,放着的却是一枚看起来很普通的铁戒,上面带着扭曲的纹路。

外公也跟了进来,见徐恕看着戒指,就对赵南箫说:“小南,你给徐恕讲下戒指的来历。”

赵南箫对世界桥梁史了然于心,这个自然难不倒她。

赵南箫说:“这枚戒指有个名字,叫工程师之戒,它的出现,和世界桥梁史上的一桩悲剧有关。悲剧发生在魁北克大桥上。这座桥修建于一百多年前,是由当时一位非常著名的名叫特奥多罗库珀的大师设计建造的,大桥有着当时世界最长的悬臂梁结构,被认为是库珀的一个不朽杰作,他自己也说这个设计是最佳最省的。但是大师过于追求设计,为了让大桥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长的桥,他把原来设计的500米改成600米。1907年8月,发生悲剧,主跨悬臂悬拼快要完成的时候,南侧的一根下弦杆由于缀条薄弱等原因被突然压溃,悬臂坠入河中,将近两万吨的钢材和当时正在桥上作业的86名工人落入水中,造成75人罹难。因为大师过分自信,忽略了构造的合理,导致这场世界桥梁史上的重大事故。”

“其实事故发生前,也有参与设计的工程师发现了设计的不合理,但出于对权威的崇拜,并没有提出明确的反对意见。更加不幸的是,在十年后的重建中,同样因为设计不合理,连接细节强度不够,桥梁施工中再次发生垮塌,又有十三人罹难。后来,加拿大七大工程学院一起出钱把倒塌的残骸买下,将钢材打造成戒指,发给每年从工程系毕业的学生,戴在小拇指上,画图的时候,硌着手指,以此提醒工程师,必须要用高度的责任感去设计桥梁,以避免惨剧再次发生。”

“这枚戒指就是当时的原料戒之一,是我外公以前在加拿大交流活动的时候,工程学院院长赠给我外公的。”

少年看着铁戒,听得仿佛有点入神。

外公称赞了一句:“讲的还行。可见平常书没白看。”

赵南箫笑道:“外公,你太小看我了!以后我也要当桥梁设计师,设计世界上最牢固最雄伟的大桥!”

外公笑道:“做桥梁设计师可没那么容易,责任大,还很辛苦,你一个女孩子,不怕吗?”

“外公你和爸爸都不怕,我也不怕。”

外公目光欣慰,点头说:“毛|主|席说,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咱们中国现在还有许多天堑的地方亟需桥梁。小南你好好努力,外公相信你以后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桥梁工作者。”

“我知道!外公,我好久没听你拉小提琴了。”

赵南箫跑去,把小提琴拿了过来,送到外公的面前。

外公笑着接过,想了下,起了个调。

《爱的礼赞》。

这是小提琴和钢琴的合奏曲。

赵南箫立刻坐到那架木质老钢琴前,打开琴盖,合着小提琴的琴声伴奏。

屋子里灯火柔和,流淌着美妙的音乐之声。

徐恕一个人站在书房门口,一动不动。

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座机响了起来。

外公放下小提琴,去接电话。

徐恕慢慢地走了过去,拿起小提琴,摸了摸琴弦。

赵南箫听到小提琴的和声,回头,有点意外,停住了,看着他。

徐恕显得有点尴尬,立刻放下小提琴,呃了一声:“……我小时候学过一点儿……拉错了吧……”

赵南箫立刻摇头,接着弹琴,冲他笑着点头,鼓励他继续。

忽然这时,外公蓦然提高的声音传入耳中:“……什么?建平他出事了?……泥石流?……”

电话传来了一个噩耗。

赵南箫的父亲在山里工作的时候,遭遇突发泥石流,不幸罹难。

那个十六岁生日的晚上,赵南箫后来哭倒在外公怀里,直到深夜,筋疲力尽,含着泪,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机场里。

赵南箫下了飞机,第二天到设计院向所长汇报了情况之后,申请休假一周。

所长打着哈哈:“……这个,小赵你也知道的,我们所里一个萝卜一个坑,事情很多,都火烧眉毛催得紧……”

赵南箫说:“所长,去年还有前年的年假,我至今一天都没用!”

所长老脸一热,咳嗽了一声,咬着牙很大方地点头:“行!放你一周!一周后你立刻回来!”

延伸阅读

重生之八零后高手进化论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sunrao.cn/bl8l.shtml
酒店的窗帘严丝合缝的贴着落地窗,挡住照进来的晨辉,却也有那么一两束顽强的透过缝隙照进

[综英美]镜花水月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  http://www.sunrao.cn/gsp8.shtml
“哦。”安祈应道。“抱歉,我看了你经纪人发给你的消息。”穆天宇一愣,布满灰尘的记忆的

想要在女权世界生存真难之不一样的西红柿和鸡蛋【求收藏】  http://www.sunrao.cn/y3um.shtml
李二派人去叫李绩。这李绩,正是徐茂公。他是武将,但真正来说,乃是属于武将之中的儒将,

末世之无限兑换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rao.cn/uowe.shtml
第八章林宝山笑的无比真诚。一上来就说道:“张老弟,这是我侄女林鑫茹,她听说你一个人杀

[霹雳]苦境旅游团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rao.cn/pufc.shtml
“小姐,那个赵小姐说话可真过分,你并没有惹到她,她怎么就是找你茬?”铃铛跟着刘清流回

遇见你的甜美时光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unrao.cn/bibt.shtml
最后的记忆是狂风刮在脸颊上所带来的刺痛,随后他便陷入了昏迷。半梦半醒之间,卫不鸣感觉

淘沙世家第四章  http://www.sunrao.cn/peqn.shtml
待宝玉回来,苏灵珑连忙上前端茶倒水,又故意咳嗽了一声,笑道:“二爷不是说屋里的丫头子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rao.cn/sxvz.shtml
原灵二州州卿,虽然不是个肥差,但政治意义颇为重要。先任两州州卿,再入朝进入中枢,已在

无赖封神路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sunrao.cn/blw9.shtml
水岸天和少**时收手看向少年,少年满脸喜色的说:“你二人先莫要动手,听我一言!”少女

小欢喜我是潘帅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sunrao.cn/sxbo.shtml
张绾绾既定了做咸菜酱菜的营生,就开始着手准备起来,上次去镇子上赶集已经把这古代农村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卑使人落后之抱一抱娘娘(8)

    “马总,我可能真的娶不到仙女,暂时只能让苏苏将就一下,暖暖牀!至于你,我张杋还真看不上!”马蝾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张杋侍女都这么美,自己这张脸,已经给他打得piapia直响了!再说话,他的这个侍女,只怕说的话更加难听!吃饭时候说的话,这下真的是全部吃了回去!最后,轮到宇天卫,张杋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

  • 关于未婚妻比我强这件事之绝代战神

    “混蛋!”一群保安一些都是地下出身的狠角色,哪怕看着林夜有点不对劲,那双眸子尤为渗人,但都不是能吃亏的主。一个个朝着林夜拥上来。乱拳打死老师傅!这么多人,还都是一个个身强体壮的大汗。对比起林夜,衣物下,身躯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啊……”柳眉在林夜身后,低下头,不忍地闭上眼睛。这么多人气势汹汹冲来,光是

  • 重生之成为豪门公主第3章在线阅读

    “唉……”夜寒幽幽的叹息到:“这二哈不给力啊,这么快就跪了!”夜寒心中略带遗憾,还准备来一出英雄救美来着,多好的机会啊,就此错过了……真不是夜寒吹牛,看见美女的第一眼,连以后孩子叫什么名他都想好了!!!“嗷吼~~~”眼看苍狼兽马上授首,夜寒叹息连连,忽然,一声不同寻常的兽吼传来。夜寒赶忙将注意力移回

  • 穿成豪门长媳后我带球跑了第4章在线阅读

    多年在战场上骁勇杀敌的经历,练就了李靖一双瞪谁谁胆寒的凶狠目光。小青龙被他瞪得害怕,侧着身子往后退,伺机寻找机会朝门口跑。岂料李靖身手敏捷,身子一移,将出口堵得严严实实。小青龙被逼无奈,只得与他过招。李靖杀红了眼,真把小青龙当妖物看待,他发着狠,招招下了死手。小青龙硬是忍住没用法术,只用拳脚与他周旋

  • 豪门大佬的白月光其实是我在线阅读家人

    冷清风就这样抱着小女孩回到家中。看着还睡着了还躺在自己怀里的小女孩,走向母亲的房间,正准备敲门时房门已经打开来了。“风儿你回来了,这位是?”看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母亲。“母亲先把这女孩放到你房间去吧,我那里......”不等冷清风说完,母亲就过来接过他手中的女孩放到自己床上,然后看了一下门口的冷清风,

  • 火影:从救下小南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片刻后,鬼屋瞬间被众人的惊叫所覆盖。在咒怨空间里众人先是体会完加椰子的遭遇后,就被加椰子开始追杀。(加椰子自幼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暗恋同学堂的小林俊介多年无果,只能在本子上涂满自己近乎疯狂变态的思恋.常年在外劳作的父母双双离世后,伽椰子就更觉得活着不被人需要。当她家在外房产的房客佐伯刚雄向她求婚时

  • 锦城旧事之难民营

    第二天清早,蒙宏就带着王二牛去野外勘探矿脉了。沈凡跟王老,指挥着村民们修建初级铁匠铺跟初级裁缝铺,在王老属性的加成下,铁匠铺跟裁缝铺很快就修建好了,村里有初级裁缝,裁缝铺刚建好就开张了,铁匠铺则因为没有铁矿石,铁匠们只能干瞪眼,什么都干不了。沈凡想起包裹里还有一个地阶宝箱还没打开呢,就来到了村长办公

  • 山河宴在线阅读第8章

    南晨住米婲家的第二天。老胡宣布学校要求所有学生参加晚自习。学校安排决定所有学生都得参加晚自习,部分走读生也不列外。当然这要求也遭到了一些学生父母的反对,为的自然是学生的安全问题,不过学校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各班班主任诶个家访。米婲也真是头一次见到老胡有张三寸不烂之舌,说的话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听得米

  • 他成了豪门总裁的纸片人*约

    婚契延续至今,一般都是一些有实力的家族在用。由此可见,在两人眼里叶秋的身世也是极为不简单。纳兰冰凝最先反映过来,但心中有些微微酸味,自己养了四年的小奶狗居然有婚约在身?随即调侃道:“叶秋,你那未婚妻今年多大了呀?”叶秋没听出什么弦外之音,想了一下,道:“她比我大两岁。今年应该十八岁。”纳兰冰凝又问,

  • 短篇小合集在线阅读第八章

    很快上课的铃声响起,所有的魔法学生全部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由于吕胜之前的暴力行为,没有人敢坐在吕胜的身边,所以在吕胜身边的位置全部空了出来。没过多久的功夫,一个四十岁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就是魔法老师周沛。周沛走入教室,吕胜身边的空位很打眼,一眼之间就见到吕胜这个陌生的学生。不由走了过来;“咦,这位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