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是九叔的僵尸小师弟第三章

作者:何必红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阵兵荒马乱后,舒昕被送入了医院。

她乖巧地坐在医生面前,任由对方检查,同时出声宽慰爸妈,“我不疼的。”

崴个脚而已,根本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可感受着久违的亲情与关怀,舒昕整颗心像是染了蜜糖似的,甜的发腻。

她很开心。

正想要再说些什么,不识趣的医生用力按压了红肿之处,舒昕发出了“嘶”地一声。

瞧着那呲牙咧嘴的模样,哪还有刚才乖巧的影子,罗淑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可舒昕救人的行为无可厚非,她不会无故责骂。

最后只轻轻点了点女儿的脑袋,才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下你真的要在家老老实实的了。”

医生仔细检查了一番脚踝,公式化地开口道,“没有伤到骨头,不严重。回去好好养着就行。”

舒展呈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他摸了摸舒昕的头,“那我过去瞧瞧她们。”

舒美雁昏迷不醒、钱红腹痛难忍,于情于理,都应该去询问一下。

舒昕眼睛陡然变得明亮,她忙不迭开口道,“爸,我也要去。”

她想知道,婶婶肚子里的孩子,是否安好?

上辈子身体病恹恹却又张牙舞爪的堂弟,舒昕想念的很。

瞧着女儿精神奕奕的,舒展呈与罗淑仪互相对视了一眼,倒是没有拒绝她的要求。

“我背你。”

舒昕趴在舒展呈的背上,那股酸涩的感觉再度席卷全身,她头垂了垂,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

很快,三人便到了钱红所在的科室。

舒展呈与二弟刚照面,就愣住了。

自个儿媳妇腹痛难忍,他怎么还喜气洋洋的呢?!

这也太不像话了。

他偏头看向弟妹,正想要安慰几句,却发现……弟妹脸上的喜悦更浓。

一时间舒展呈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舒展毅瞧见舒展呈背上的舒昕,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的面前,满脸的欣喜化作了感激,“昕昕,你救了我们全家啊。”

天知道检验报告出来的那一刹那,他有多后怕。

他和钱红就想要一个儿子,要是因为这次意外而受到了任何损伤,他这辈子都不会好过。

还好,老天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昕昕,你有什么想要的就直接和叔叔提,叔叔保管满足你的所有愿望。”

他激动得语无伦次,和平时判若两人。

钱红脸上升腾出一丝红晕,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舒昕。

以往觉得侄女调皮骄纵、又不爱理人,现在所有的看法都改变了。

骄纵是娇纵了一些,但是心地是好的,否则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自己这个侄女帮了她一把呢?

罗淑仪听得越来越糊涂,她连忙开口问道,“你们快把话说清楚,昕昕怎么就……”

钱红忙不迭开口道,“大嫂,我又怀孕了。”

眉眼间皆是喜悦。

虽然已经有两个女儿,但她依旧想要一个儿子。

倒不是重男轻女,就是想凑一双好字。

这么多年没好消息,她本都死心了,却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罗淑仪了然。

倘若不是昕昕反推了一把,恐怕……

她看着一眼舒昕,觉得自家女儿哪都好,像她。

舒展呈再次愣了,旋即打心眼儿里替他们开心。

“怀孕是件大好事,弟妹一定要好好养着,可千万别再受了惊吓。”停顿了片刻,他又道,“昕昕只是崴了脚,为了弟妹也是值当的,以后可别惯着她。”

舒昕撇嘴,不满道,“爸,你一个人就已经把我惯到天上去了。”

顿时,所有人都笑了,气氛舒适而又随意。

舒展呈再度开口道,“既然弟妹无事,那我就去美雁那瞧瞧。”

舒展毅听见美雁二字,脸色有瞬间的阴沉。

归根结底,导/火/索都是舒美雁。

幸好孩子还在,否则他一定和舒美雁翻脸。

他压了压心头的情绪,勉强道,“待会儿我也去瞧瞧。”

舒展呈做生意是察言观色惯了,他瞥了一眼舒展毅,什么话也不说,就背着舒昕走出了门。

舒美雁这些年得意忘形,虽然在他面前掩饰的很好,可他又怎么会发觉不了呢。

从始至终,他都觉得,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

所以,他不会插手别家的家事。

管好自家就够了。

走出科室,罗淑仪低声道,“舒美雁摔下楼梯,下意识地拽住最靠近的人,也是合情合理的。可是看他们这意思,仿佛有了嫌隙似的。”

不过,换成是她,也不会痛快的。

舒展呈笑了笑,“打断骨头连着筋,一家人就算再闹也闹不到哪儿去。”

不想再提此事,他偏头慈爱道,“昕昕困了吧,看完你姑姑,咱们就回家睡觉。”

舒昕懒散地趴在舒展呈背上,眼神清幽。

听到爸爸的话,她打了个哈欠,“还真的困了,”

舒美雁虽然摔得不省人事,可只受了一些皮外伤。

人送到医院时,就已经醒了,并无大碍。

舒展呈见她没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安慰了几句便带着妻子和女儿回了家。

折腾了这么久,早就累了。

*

舒昕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她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却仍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窗外,月光朦胧,给昏暗的房间内增添了一丝光亮。

既来之,则安之。

更何况,这是一桩好事。

舒昕只迷茫了片刻,眼神就变得坚定了,她恍若自言自语,“系统,你还在吗?”

四周一片寂静。

舒昕也不急躁,就安安静静地躺着。

很快,她的脑海里传来了一道委屈巴巴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

舒昕还惦记着学霸系统的好处呢,又怎么可能会真忘了,她连忙道,“你也看见了,事情太多,不得空。现在咱们可以来好好的沟通一下吗?”

虽然知道可以通过奖项从学霸系统里兑换好处,可具体的操作流程,她仍旧一头雾水。

说起正事,系统一下子就正经多了。

“你闭上眼睛,感受一下大脑内商城的存在。”

舒昕照做。

片刻后,一座宏伟磅礴的大殿浮现在面前,正上方挂着一个金碧辉煌的匾额。

可令人诧异的是,匾额上并没有任何文字,仿佛这座大殿没有名字似的。

舒昕按耐住心底的吃惊,缓缓地走入了大殿内。

“嘻嘻,别看这商城外表高端大气上档次,其实也就是个兑换东西的地方哦。”

“来,跟着我的意识走,我给你讲讲。”

舒昕瞧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震撼再也压不住了。

左边的商品都是明码标价的古籍、法器、名师讲堂,名称下面还有具体的注释。

细细一看,全都与玄学有关。

右边的商品同样五花八门,只不过是与学习有关。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商品都包装精美,贵重异常,而且,一眼望去,看不见头。

舒昕觉得自己的眼都要被亮瞎了。

她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真是走了大运。

系统瞧着舒昕这幅没出息的模样,得意一笑,“虽说是系统奖励,可奖励的方法,也是有讲究的。你两边所有的商品,都明码标价,用紫星币购买。”

“每当你获得校内重大奖励、文章专利等任何有关于学习的荣誉,系统都会赠予你一定数量的紫星币让你来兑换商品。”

“怎么样,很公平吧?”

舒昕点了点头,的确是再公平不过了。

幸好现在才初中,恶补一番还不晚,为了左边令人垂涎的商品,她也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哦对了,基于本系统是学霸系统,所以,任何有关于学习的商品,也可以用蓝星币购买。而且,蓝星币较之紫星币,优惠的额度更大哦。”

舒昕连忙发问,“紫星币是系统奖励,蓝星币又可以怎么获得呢?”

她也不傻,系统出品必然是精品,右边的商品对于她的学习一定大有益处。

她才不会丢西瓜捡芝麻。

“得了别人的感激,系统会自动换算感激的数额而转换成蓝星币。简而言之,多做好事。”

多做好事!

舒昕大脑嗡嗡的。

她真觉得,这学霸系统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倘若她能够成为一名玄学大师,帮助的人又怎么会在少数?感激自然不会少。

所以啊,这蓝星币简直是送给她的。

她傻乎乎地开口问道,“你怎么就找上我了呢?”

学霸系统不说话了,他有些抑郁。

他本来选定的人是那出车祸的小男孩,不仅如此,商城左边的货品全部与医学有关。

可偏偏阴差阳错,辅导书被舒昕捡了。

虽然舒昕的年纪有些大了,可她无论是人品,还是其他方面,都出类拔萃。

所以不得已的系统干脆顺水推舟,绑定了舒昕,连带着左边的货品也被换成了有关于玄学的。

甚至为了舒昕能够当学霸,还把她送回了幼年。

不过,这些事情,舒昕就不必知道了。

舒昕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回答,她也不失望,便开始查看自己的紫星币与蓝星币的数额。

紫星币数目为零,而蓝星币却有着500。

舒昕诧异了,“这是哪来的?”

她可还没干什么呢。

系统见舒昕不再刨根问底,也乐得转换话题,“哟,有500,看来你叔叔婶婶对你真是感激到骨子里了。”

还真别说,运气挺好。

“这些足够你换整个小学与初中所有的教学课程了。”

舒昕顿时了然,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虽然帮助婶婶没有其他的杂念,但自己也获了利,就更开心了。

“好,帮我换了。”

重活一世,她还真的不怕学习。

延伸阅读

翠绿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yqne.shtml
一个能做到“中国”的产品,其产品必然具有鲜明的个性特点,较为广泛的国内市场占有率。翠

百奥特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na08.shtml
百奥特植物蛋白是高度化的集研发、生产和应用与一体的植物蛋白高科技工程公司。公司研发中

古艺坊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alxf.shtml
暂无

汇丰粮油机械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dctb.shtml
陕西省凤翔县汇丰粮油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原陕西省凤翔县机械厂)成立于2001年1月

兰恩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godv.shtml
品牌诠释精于剪裁和缝制,它秉承意大利服装明朗利落的风格,以简洁修身的线条和明快的色彩

雅瑞商贸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yrcu.shtml
南京雅瑞商贸发展有限公司致力于国内外品牌的流体控制阀类、管道阀类及气力输送系统及其相

曼妮美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xixe.shtml
曼妮美女鞋主营的是女鞋、单鞋、凉鞋、靴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乐亿多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gpjq.shtml
乐亿多旗舰店已经开启了淘宝分销平台,现在诚招分销商,只要你有冲劲,有头脑,有恒心,加

龙猫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nbu6.shtml
龙猫毛绒玩具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好

罗伯特加盟  http://www.estartqatar.com/gmdw.shtml
罗伯特的优势一、产品1、目前拥有的:云盘,即CloudServer,公司的主要产品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网游]在线阅读第五章

    “锵~~~~”宛如金属交击,甚至撞击出了一朵火花。大刀斩在了林梵身前半球形的砂之盾上面,斩透了一般,但再也无法深入。尝试着将大刀拔出来,但哈罗德.道奇森骇然发现自己到像是被镶嵌在上面一样,完全拔不动,“什么鬼东西!”惊呼一声,壮硕却敏捷异常的身体迅速朝后跃去。几道血箭从他宽阔的胸膛上飚射而出,一排排

  • 穿斗篷的人第五卷审判下场

    老板不知内情,在一旁特别热情地说,“这样吧,叶女士,我找其他销售员招待您,肯定给您介绍得清清楚楚。”叶雯心想,谁有空听那破介绍,她忙着求大师救命呢。石凯微微一笑,“你们忙,我先走了。”说着,就想离开。叶雯赶紧把人拦住,硬着头皮商量,“反正你今天辞职,不如把我的订单做完了再走?”石凯愣住。看起来不像是

  • 九幽绝天第六章

    到处都是一片水光,触目所及都是深深浅浅的蓝,略显冷淡的色彩没有让我有丝毫冰凉,反而有一种奇特的温暖和安心。我贪婪的汲取着这里的温暖,借以平复自己燥动不安的心。忽然,蓝色的水光一阵晃动,我也立刻被这个世界抛了出来。我从沉睡中醒来,既惊讶于谁离我这么近却没被我发现,又对敢打扰我睡觉的人感到愤怒。于是猛然

  • 漫威终极之战在线阅读第六章

    很快就到了早读时间了,这第一堂课是班主任黄德明,不过今天,他却是带着一副阴沉的脸色,走进教室的。“咦,今天班主任怎么这幅脸色?是不是班里有人做了什么事啊?”林泉身边一同学小声的说道。“鬼知道啊!我们还是别说话了,以防班主任把气撒在我们身上!”另一个同学有点胆怯的说道。林泉读的这所学校是西南市电子科技

  • 卦妃天下:殿下,别惹我给嫂子买金镯子

    在那通电话之后,齐美佳不得不开始加倍地找翻译的兼职工作了,整个人忙得都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一连好些天整个人都因此昏昏沉沉的。可是没过几天,齐母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齐美佳看着屏幕长亮着的手机,直皱着眉头。但是手机的铃声一直在锲而不舍地响着,由不得齐美佳完全忽视它。睡在齐美佳下铺的那个赵大姐,擦着头发看

  • 总被NPC大佬看上(快穿)第九章在线阅读

    9.圣地亚哥·伯纳乌球场。在走出球员通道的那一刻,塞巴斯蒂安听到了整座球场里山崩海啸般的欢呼,然而并不是为了波尔图。——那是美凌格们在欢迎他们的骑士入场。虽然来过这里很多次,但再次踏入伯纳乌,塞巴斯蒂安仍然为眼前的景象感到震撼。可容纳80354名观众的伯纳乌球场座无虚席,这里成了一片白色的汪洋大海。

  • 洪荒之遁去的一第3章在线阅读

    谢家大房里。谢家老爷子气的端起茶盅想摔,又一想手中的杯子是他长孙谢行敬前段日子从县里特意买给他的,值半吊子钱呢,故而老爷子咬着牙轻轻的掷放在桌。“爷,您别气了。”谢行敬见谢老爷子不发火了才敢上前,又使眼色给他爹。他爹还没张嘴说话,忽地听见一声尖叫:“爹,今个要不是长忠拉我一把,我恨不得揪着二房那小兔

  • 穿越种田之后娘之鲛人围村】(4)

    第五章【鲛人围村】“快跑啊,鲛人大军来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紧接着附近的玩家,纷纷惊慌失措,并且不少人开始迅速的往村子方向逃窜。萧翼同样听到了这声大喊,只不过对于这“鲛人”到底是何许怪物,萧翼还真不知道了。“发生什么事了?”随手拽住一名仓皇逃过的玩家,萧翼疑惑的问道。“鲛人……鲛人杀来了,兄弟你

  • 开奖第七章

    贺延骁还没松口气,就感觉软软的东西贴在自己掌心上。他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直到他抬头对上莫凝渊含笑的目光,触电一般收回手,然后手足无措的举着手,表情有些恼怒:“你!”莫凝渊耸耸肩,很无辜的说道:“是你把手放上来的,不关我的事。”,“明明是……”贺延骁卡了一下,好像是他先动手的手,他

  • 罪惊山在线阅读第9节

    “殿主”傅祈卿向着眼前的老者微微行礼,神情淡漠。而身旁的男子脸上的神态依旧,只是眼底的光突然冷了下去,全数寂灭。老者点了点头,眼神躲避了一下,却又很快的恢复如常,姿态严厉地坐在两人面前。殿门关上了,门外候着的人只剩下一人,倚着柱子的云青兮顿时有些想不明白,当日这具身体重伤,就算有她的元魄附在上面,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