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煌腾传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好逊好评 来源:纵横中文网

北望还有些不乐意,楚山青委委屈屈道:“你有妹妹,可我没有啊,我连娘也没有了。”

北望看看自己娘亲,又看看怀里的妹妹,小心翼翼凑过去:“行吧,就给你抱一会儿……”

北枝心道,他哥哥真他娘的好说话,心里还记恨着楚山青说她黑,当下嚎啕大哭,揪着她哥哥的耳朵不撒手。

北望疼得要死,又不敢松手去揉,楚山青朝北枝伸手,北枝扭来扭去到处躲,柳氏连忙抱过孩子哄。北枝一忽会儿就不哭了,她的眼皮子就像个闸门,说泄洪就泄洪,说关闸就关闸。

楚山青眼巴巴地看着北枝,好不委屈,心想我和这小妹犯冲。

北枝乐呵呵看着她哥哥逗她玩儿,笑得好不欢快。

柳氏摸摸楚山青的脑袋,把北枝交到乳娘手里:“行了,天不早了,咱们吃饭去吧。”

楚山青可怜巴巴地小声嘀咕:“我还没抱到妹妹呢……”

北望笑嘻嘻道:“怪谁?谁叫你说我妹妹长得黑。”

楚山青撇了撇嘴,柳氏笑说:“山青常来府上玩,小孩子哪会那么记仇,玩熟了她就喜欢你了。”

楚山青眼睛一亮:“真的么?”

柳氏温柔地点了点头。

北枝耳朵好得很,心想说我偏记仇你们又能如何?

上辈子楚山青和他哥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偏偏在他面前没什么好脸色。后来北枝辅佐赵之烨登帝,楚山青因站错队支持了三皇子赵之熠,官职被一撸到底,爵位架空,从贤王变成了“闲”王,他们二人就更是相看两厌。

但其实北枝知道,楚山青并非闲人,实则为一员能文能武的将材。

大昭的军事分为南北二路,南府和北营。大昭东面临海,北有戎狄西有胡人,南方是蛮族八部,北营由北家定昭王带领,西北向抵御戎狄,南府则是楚贤王掌控,和蛮族通商往来镇守西南。

楚家的人聪明而狡诈,楚山青也是如此。

直到北枝被关入大牢,细数从前种种,才发觉出楚山青并不是真的被赵之烨打压得不能翻身,而是借着帝位更替激流勇退,保全了南府全部的力量。

北枝也正是看透了这一点,知道大昭在他的支援下定不会被区区胡人翻覆,才有那个闲情逸致去从容赴死。不然他怎么舍得为了区区一个赵之烨而抛弃自己的国家?

他们两家是一样的人。

正因为如此才惺惺相惜,也正因为如此,才做不了明面上的朋友。

太盛帝当年忌惮年轻的北望,也有考虑到他和楚山青走得太近的缘故。都是开国元勋之后,都是手握重兵,谁不忌惮呢?

上一世从北望死后,楚山青和北枝的往来就少了。

北枝喝下毒酒之前听说贤王有意相救,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知道楚山青一定会为自己身上的罪名平反,就像当初他不过二十出头毛都没长齐就敢在乾金殿上大骂太盛帝一样。

他们是一样的人。

北枝选择了成全自己的一世忠良。

北枝打了个奶嗝。

吃饱喝足想累了,昏昏睡去。

北望吃晚饭偷摸和楚山青跑到她这里,楚山青小心翼翼地抱了她一会儿,北枝掀了掀眼皮,由他们两个皮孩子去了。

毕竟在北枝眼里,他们两个就是俩小屁孩儿罢了。

当婴儿的生活非常美妙。

北枝每天都享受着阳光、奶水、无止境的睡眠,实在是爽了!北枝小脸一红,没羞没臊地尿在尿布里,然后哇哇大哭,告诉大家:老子嘘嘘了,快来伺候!

不过不知道是变成了女孩儿的原因,还是她带着上辈子记忆的原因,她觉得被乳娘换尿布这事实在是臊得慌。

好在乳娘也上道,每次都手脚麻利的飞快,让北枝很满意。

渐渐地大了,北枝开始学着走路和说话,她很有头脑地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傻子,啥都不会,就想多偷一会儿懒。

学会走路了那还不得每天都叫你走两步给大家看啊?

学会说话了那还不得每天都炫耀着叫你说给别人听啊?

那多烦?

北枝是偷懒了,这却成了北望最近的烦心事。

毕竟他现在是有妹妹的人了。

可是他的妹妹还没有学会叫哥哥,这实在是太让他烦心了。

学堂里他和正奉大夫的公子谢蘅并肩坐着,文堂上他想走了神,小声对谢蘅说说:“嗳,你说我妹妹什么时候能学会叫哥哥?”

谢蘅听课正认真,被北望偷偷摸摸的做贼一样的样子吓了一跳!

谢小公子拍了拍瘦弱的胸口:“这我哪里知道?”

北望:“唉,可能是我妹妹太好看了,声音太好听了,老天爷还舍不得她叫出声,不然我心都要化了。”

谢小公子撸下手上一层鸡皮疙瘩,抖三抖,扭头不理他。

北望:“你有妹妹么?你肯定没有。就算你有妹妹,你妹妹肯定也没我妹妹好看。我妹妹长得可软了,就这么一点点大——”北望比划了一下:“我一只手就能抱起她。”

北望:“我妹妹可乖了,每次我说要拿茅厕泥巴糊山青一脸,她就会笑,嘿嘿……”

谢蘅一个头当两个大,把头埋进书里。

这当哥哥的不正常,喜欢让人拿茅厕泥巴糊人的妹妹也不太正常吧?

北望:“对了!我妹妹最近又长了两颗牙!咬起人来可痛了!”

夫子的书卷飞过桌椅准确地飞向北望,北望一探手把书卷抄在怀里。夫子气得胡子都倒飞起来:“你给老夫滚出去站着!”

北望摸摸鼻子,小声嘀咕:“呵,嫉妒,都是嫉妒。”

谢小公子绝望地捂住脸。

下了文课,北望晃悠悠跟着同窗们往武课走,谢小公子身体不怎么好,不爱上武课,显得更加单薄。

校场射箭的时候,北望左边是谢蘅,右边是楚山青。

北望和楚山青这样的将门之后,对于这些轻松的射箭自然不在话下。实际上要不是为了帮助同桌度过期末的武艺考核,北望都不用来上武课,直接回家,定昭王府里的武师可靠得很。

最主要的是他们府里有现成的千钧甲,而学堂里的武课只是普通的骑射而已。

至于楚山青为什么跟着北望一起来武课……因为他家老爹不管他。

自从楚山青的娘亲病逝了之后,楚川就把他放养了,要不是楚山青年纪太小,太盛帝坚决不同意,楚川差点把贤王的位置都扔给他。

楚山青的祖母是太盛帝的姑祖母,楚川虽说是当今的皇叔,但总归要给侄儿几分面子,于是袭爵一事只好作罢。

楚川是个武官,却浑没有个武官的样子,天天把时间浸淫在千钧甲上,直到夫人离世,恍然觉得此生无味,回家种花去了。

留下这么个儿子,也不管他到处去玩,吃饭经常蹭在定昭王府,知道北望的武师是从千钧营里退下来的老将之后,干脆把自家的武师都给辞了,将儿子和北望扔在一起去,美名其曰——孩子们结个伴儿还省钱。

楚山青觉得他爹看中的是第二点。

北望在旁边指点着谢蘅:“手腕抬高一点,啧……你怎么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妹妹咬人的劲儿都比你大。”

谢蘅气绝:“你能不能别提你妹妹了!”

北望摸摸鼻子。

谢蘅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又要说‘嫉妒,呵呵,都是嫉妒’?”

北望无奈道:“不是啊,我是想说……嗯……还是我妹妹脾气好。”

谢蘅原本长得像个奶包子,此刻冷着脸竟是被北望活活气出了磨牙吮血的气质。谢蘅把手上的弓箭一扔,冷冷道:“我也有个妹妹。”

北望嗤笑一声:“你妹妹肯定没我妹妹厉害。”

谢蘅:“我妹妹七个月大就开口说话。”

北望一愣,数了数,他家北枝回来了大半年,都快满周岁了。

谢蘅:“十一个月的时候就能咬字清晰。”

北望垮了脸。

谢蘅继续道:“三岁背诗百首,五岁出口成章,现在六岁了,在练簪花小楷。”

北望黑着脸:“我妹妹也就还没长大,等她长大了,肯定比你妹妹更厉害!”

北望又说:“你不讲义气!家里有妹妹都不说!”

谢蘅哼了一声,奶包子一鼓脸,教训他说:“你天天把妹妹妹妹的挂在嘴边,成天给别人听了去,岂不是引得别人都看上你家妹子?那万一被人偷走了怎么办?以后早早嫁人了怎么办?别到处和人说了,到时候谁都知道你家有个好妹妹,早早说了亲,那妹妹不早早成别人家的了么?”

“有道理。”北望连连点头。

腹黑的谢小公子被北望念的妹妹经荼毒了好几个月,乘此机会乘胜追击:“要我说,你就该告诉大家你的妹妹快周岁了还没学会说话,有些愚钝,以后谁娶谁倒霉。这样就没人敢和你抢她了。”

北望龇牙咧嘴一笑,白惨惨八颗牙:“你说得对。”

谢小公子心里一抖,紧接着就被北望拉着把每个同窗都威胁了一遍,告诉他们自家的妹妹连话都没学会,又笨又黑,谁要瞧上了就别怪他拳头不认人。当然了,谢蘅家的那个也不怎么地,六岁了,夜里尿床走路还平地摔。

谢蘅欲哭无泪,连连摆手,被北望拎成了小鸡崽儿,一圈逛下来脸色煞白。

楚山青在一旁看着……满头冷汗。

北望的风格还真是一贯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兔子急了还咬人,奶包子谢蘅一边哭着和北望绝交,一边跳起来揍他:“我妹子嫁不出去了可怎么办!你家那个还小,可我妹妹已经六岁了!都怪你!”

北望撇撇嘴,把他拎开,拍拍屁股:“爱怎么办怎么办。你敢在我面前说我妹妹笨,该!我妹妹就我能说,别的谁说都不成。”

谢蘅当下抄起一枝弓箭。

旁的同窗连连劝阻。

谢蘅狠狠把那弓箭往自己袖子上划:“我要和你割袍断义划地绝交!”

北望皱起眉头,不过看见最后奶包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没把他家好质量的袍子给划断,放心了。

今年文堂的考试他还要靠着这奶包子过呢……

北望拍了拍谢蘅的肩膀,老大哥似的:“行了,明天赔你一套新衣服。”

谢小公子一抹眼:“你想都不要想!”

北望:“再加上玉瑞楼的奶黄包?”

“不!”谢小公子特有文人骨气。

北望无奈道:“双份!”

谢小公子转了转眼,北望果断道:“三份!再多没有了,我要没零花了!”

谢小公子道:“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开吧!”北望。

谢蘅阴着小脸:“呵呵呵……要是我妹妹真因为你嫁不出去了,呵呵呵……也不把她嫁给你!”

北望心想:嫁我我也不要!谁稀罕你家妹妹?我自己有。

显然地他没太明白妹妹和媳妇有什么不同。

谢蘅老气横秋地说:“在我妹子没出嫁之前,你也不能娶媳妇。”

北望想:不娶就不娶呗,他只想和他爹一样上战场,娶什么媳妇?

于是北望爽快地答应了:“行!”

楚山青:“……”

下学回家,北望在路边给妹子抓了把花。

楚山青:“……你真的觉得小枝会喜欢这个么?”

北望一脸骄傲:“我给她什么她都喜欢!”

果然,北枝咯咯笑接过了花儿,十分欢喜,觉得这辈子她哥哥和上辈子的他哥哥一点不一样。

上一世他是个男孩儿,北望对他十分严厉。

这一辈子的感觉全然不同,她哥哥就是个妹妹奴。她要啥有啥,北望真差点为她去掏茅厕泥巴。

北望看着妹妹的笑颜心满意足地歌颂道:“我妹妹真可爱!真好看!和花儿一样美!”

楚山青闻言抽了抽嘴角。

北枝把手里的狗尾巴花砸在北望脸上,怒哭了。

延伸阅读

优凯特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pdpk.shtml
优凯特饰品经销的产品主要有外贸饰品、水晶玉石、银饰、欧美流行饰品、日韩饰品等,并可来

睿博教育成绩分析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abkk.shtml
睿博科技是采用高明的数据挖掘技术,以研发、服务一体化的IT企业,携手教育界导师、学校

兴隆酒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u10y.shtml
兴隆酒加盟,十里酒城,无边**。***集团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生产能力只有3000

若翠珠宝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sycd.shtml
若翠珠宝隶属于上海茗越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若翠珠宝是一家销售翡翠玉石为主的综合型企业。

凯利福洗衣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rt1.shtml
我国的洗衣行业逐渐发展起来,前景也一片大好。而凯利福洗衣品牌紧紧抓住了市场发展空间,

渝涮坊重庆火锅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te9.shtml
渝涮坊重庆火锅麻辣而不失鲜爽,取传统菜肴麻香、厚辣、甘畅淋漓的美妙,严格选料,而更注

四季色彩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n03r.shtml
四季色彩,美丽中国做个优雅美丽的女子吧!!!色彩咨询qq1195434957电话:1

七狐珠宝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b164.shtml
深圳市七狐珠宝有限公司的前身是苏州清末年间的一家银器手工坊,经几代人传承,现在已经形

新日电动车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s88t.shtml
新日电动车招商连锁_新日电动车代理_公司简介江苏新日电动车股份有限公司(【注】前身为

卓越英语加盟  http://www.depannage-lebaron.com/ajh4.shtml
十年铸就卓越英语美誉品牌渊源台湾、崛起上海滩的卓越英语是由台湾新生代儿童英语教育导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海战纪在线阅读第8节

    秋风飒飒,因着还是上午,所以木芙蓉还是浅红色,脂色未浓,正似美人初醉。我到的时候,众妃已经侯着了。远远看见我,躬身朝我行礼。我在一阵此起彼伏的“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声中走近,立于众妃之前,颔首微笑,免了她们的礼。依旧是贵妃打扮的最娇艳,一袭胭脂色缎绣彩云鹤纹宫装,她的美艳,就像灿烂华美的罂粟花,张扬

  • 超凡战尊在线阅读第3章

    此刻正值深秋时分,尤其现在已是戍时。外面的冷风穿过那破旧的屋子直达站在窗边的沐染,羸弱的身影看起来似乎风一吹就倒的样子,而沐染却仿佛没有意识到天气寒冷一直沉静在浙江的思绪中。她想起在21世纪的沐染和兰月,二人从小就一直是好姐妹好搭档,而她也一直以为她们会像亲姐妹一样生活。却没想到最后她这个在21世纪

  • V5穿越之俘获美男心在线阅读第1节

    话说当时湘阴县尚属长沙府,地幅辽阔,多水而少山。其中有一座小集镇,坐落于湘江之畔,称作望江镇。小镇处水域水流平缓,又有一个小小的泊船码头,平素往来在湘江河里南来北往的商货船队常常在此靠岸休整,让小镇成为十里八乡热闹繁华的所在。出镇子西南四五里,有一座石牛观,原是本地规模最大的一处观庙。传说大清顺治年

  • 天道外挂之纵横无敌在线阅读第三章 分班考(2)

    吴梦瑶带着炎静彤和顾清宇来到了别墅左边的车库。车库里空空的,空间很大有两层楼高。吴梦瑶走到车库电子帘门旁的一个把手处扯出了一个小玻璃箱子,箱子里面有十把车钥匙。她示意顾清宇过来,然后粗暴的将顾清宇的手按在了把手上。还是学院那熟悉的操作,把手识别了他的指纹自动打了开来。“选一辆。”吴梦瑶淡淡的说到。“

  • 拿错万人迷剧本后.第九章

    轩辕夜与彼岸携手走入殿中,向女子请安。“儿臣给母妃请安”“儿媳给母妃请安”“清河见过表哥、表嫂”没错,这个雍容华贵的女子便是轩辕夜的亲生母亲,当朝皇帝最宠爱的珍贵妃,也是清河郡主的姑妈。“我儿来了,快起来快起来,你许久都没来看望母妃了”珍贵妃开心拉着轩辕夜坐到上首,却连余光都没看彼岸一眼“快让母妃好

  • 湘西异事之奇门遁甲在线阅读第六章

    从这一天开始,常小六便觉得自己“失宠”了。无论是梳妆打扮、去向长辈们问安还是去表姐妹的院子里做客,陪在许宁惠身边却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秋月。至于常小六每日除了去给姑娘取饭之外,便再没有什么活了,因为秋月把活都抢过去了。当她彻底清闲起来后,反倒没有丝毫放松的感觉。栗子之前说过的那几句话,时不时得在

  • 贵妃不直第5章在线阅读

    “你可千万别出事啊穹!”“千万别出事啊!”但老天或许就是那么的喜欢作弄人,尤其还是一个被命运选中了的人。蜘蛛古朗基,还就真的站在了罗白和穹妹的家门面前正在细细的嗅着什么东西。“嗯?空我的味道?这里是空我的巢穴吗?怎么还有雌性林多的味道...等等,难道是空我的妹妹?!”“哈哈哈,我记得,我还记得,当初

  • 隐藏的公主第三章

    斜着眼接通电话之后,我就阴阳怪气地说:“怎么,又想向我撒狗粮吗?告诉你,在你的有意磨砺下,姐已经百炼成钢了,不在乎!”电话的那头杜若嬉皮笑脸地说:“我哪儿敢呀,也只不过是想告诉你,我们的婚期定在两个月后了,记得给我做伴娘呦。”“我伴你个头啊,赔我男朋友!”我没好气地说着。杜若这死丫头却嘻嘻一笑,继续

  • 始乱终弃了病娇世子后第十章 凌乱

    妮可最终还是没有把莱恩赶出自己的公寓,莱恩当晚也并没有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只是紧紧抱着妮可睡了一晚,第二天的清晨,莱恩和妮可似乎又回到了刚开始热恋时候的感觉,不知道是谁先挑起战争,他们的激烈战况遍布公寓的每一个角落,莱恩甚至抱着妮可在挤在公寓的窗口猛烈地冲击,好在公寓的窗户是单向的玻璃,不然守在外边的

  • 公主要登基之荒杀令出(5)

    午后,原本还有些许阳光铺洒的树林,此刻却十分昏暗。黑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满眼的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落下来。黑云压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你带得走吗?”一个戴着白色面纱的粉衣女子,看着前面被十几个统一着装的人围着的灰袍男子,振振地说道。只见少女娇嫩的耳垂上吊着白色的玉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