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综]拯救失忆小天使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华生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也许一看到那些与常人不同的异能少年时,冬狮郎就察觉到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他所知道的世界了。

黑夜,獠牙,吸血,……这已经超出人类的范围了。冬狮郎面无表情跟随众人走进一件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一个扎着简单辫子的中年男子,看到走进来的众人时,十分不雅地打了个大哈欠。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忽而看到跟在众人身后的一个银发孩子,一句话脱口而出,“啊拉,零,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小的弟弟了?”众人黑线,好在都习惯了黑主灰阎的无厘头,已经能控制自己的脾气。玖兰枢更是修养很好的面带微笑地解释了一下冬狮郎的身份。而后,零也黑着脸,将刚才发生的事叙述了一下。

听到玖兰枢和零等人的讲述,黑主理事长由原先的懒散到最后慢慢坐直了身子,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亮光。这个孩子明明只是个人类,却有比吸血鬼更强大的杀伤力!真是有趣啊!

“孩子,你怎么出现在黑主学院?”黑主灰阎好奇地问道。

“……”这个问题冬狮郎自己也想知道!“不许叫我孩子!”冷眼瞥了他一眼。

望着冬狮郎忽青忽白的神色,黑主灰阎已经自动自发把他想象成一个被爸爸妈妈抛弃的小孩了,他泪眼迷蒙地看着冬狮郎,一付心痛的样子,“既然小狮郎现在也没有地方去,不如就在黑住学院住下吧?”自来熟的黑主灰阎满脸真诚地说。

惊讶!“可以吗?”冬狮郎惊讶地说。

“当然,黑主学院欢迎你的加入。对了,小狮郎要不要做学院的风纪委员啊?很好玩的呦!”众人汗,这不是拐骗小孩吗?

“无所谓!”冬狮郎酷酷地说。

“理事长,你怎么能让这么个小孩子……”零本想反对,但是想起这个小子的威力来,又觉得说不下去了。把不安定因素,留在身边监视是一个最保险的方法!夜间部的一行人倒觉得这个决定十分正确!

“好,就这样决定吧!”黑主灰阎一语下了结论,唤过优姬让她带冬狮郎去宿舍。而后便闭起眼睛,趴在桌上睡觉了,众人见此颇为无力!真是个任性的理事长啊!

出了理事长办公室,夜间部的人就回月之寮了,优姬和零带着冬狮郎走进另一栋学生宿舍楼。

“这里就是日番谷君的宿舍了!”里面的空间很大,尽管摆放了床,衣柜等等基本的生活用品,还是有些空荡荡的!其中最吸引冬狮郎眼球的是那一片大大的落地窗,外面是连接月之竂的树林,夜晚,可以看到银白色的月光洒落进来的美丽景色。

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起来,几丝调皮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进来。

冬狮郎走到窗边,手抚上玻璃幕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意融融的世界,是一个与尸魂界完全不同的地方呢!

优姬笑眯眯地看着身边的孩子,好可爱呦,只是脸上的表情与他可爱的外表不同,充满严肃与不可亵渎的冷酷!这孩子以前是怎么样的生活?看冬狮郎的眼神慢慢充满怜惜!一定很辛苦吧!

“日番谷,天已经快亮了,你先休息一下,等下早上还要上课呢!”房间的的床被子都已经准备好了,优姬温柔地对冬狮郎说,“睡吧!”轻轻将门带上。

门悄然关上,房间内变得一片寂静,冬狮郎爬上床躺下,这一切难道是自己在做梦吗?……

冬狮郎是跟黑主优姬,锥生零同一个班的。早上优姬来唤冬狮郎带他去班上上课。

当他与他们一起走进教室时,着实让班里的学生惊艳了一下,银白色发丝垂落在前面,一双碧绿色的眼眸荡漾着些许水汽,大家有默契地在前后两张脸上来回打量着——好像!!同样的发色,同样的冰冷气息!

优姬看到那些带着了然的意味来回在冬狮郎和零之间打量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大家的方向完全搞错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两人还别说真有点像!冬狮郎就像小一号的锥生零一样!

对于大家眼眸中快要溢出的好奇与兴奋,冬狮郎已经能很镇定地对待了。早在他从真央跳级毕业,被冠以天才之名,或者是以极幼的年龄出任队长之位时,静灵庭十三番队人的目光并不比这群人含蓄多少!

倒是在安排位置时,冬狮郎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原因无他,咳咳,冬狮郎的位置被安排在最前面一排。

一坐下,旁边的学生就靠过来,“日番谷,你……几岁?”不惧怕冬狮郎冰冷的气息,好奇地问出所有学生所好奇的问题。

也是,冬狮郎的外表就跟八九岁的小学生一样,而黑主学院明显是一个高等学院。冬狮郎在这一片学生中即显眼又很容易被埋没。

冬狮郎的回答是冷冷看了他一眼,看得那名学生胆战心惊,暗咳一声,连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没过多久,上课铃声就响了……

老师抑扬顿挫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优姬对冬狮郎上课能否听得懂十分的担心,只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高年级的课程呢!她没料到的是冬狮郎原本就是尸魂界的天才,在担任队长期间也是跟朽木白哉相提并论的颇为负责任的队长之一,处理队长事务快速,不拖泥带水,这是连山本总队长也津津赞道的。这些属于小儿科的内容,在冬狮郎面前显得异常苍白。

上课的时间基本在冬狮郎的恍神中度过了。下课后,优姬便走到冬狮郎这边来关心一下,“沙沙沙——”笔尖与纸张发出的摩擦声异常的连续,和谐。“日番谷君,有什么不懂……这是——?……厉害,连作业都做好了吗?!”许久,优姬才把憋在喉咙里的话说出来。

“日番谷君是个天才吧!” 居然趁着下课时间将老师所布置的作业都完成了!

天才?谁知道呢?绿眸看向窗外的景色,淡漠而清澈。

夜幕时刻,在月之竂,是夜间部的人出来的上课的时间。

“哇,学长们要出来了!”

“不要推挤!”

一大群人围在月之竂的出口处,把门口挤得水泄不通。“各位同学,门禁时间已经到了,请大家各自回自己的宿舍。”优姬对这种场景其实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是每次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头痛。明明零那边就安静下来了,为什么自己这边?……优姬哀怨地想着,难道自己的威慑力真的不够吗?

“黑主同学,为什么你每次都要阻止我们见学长,难道想你要独自霸占吗?”一女生语气不善地问。

“是呀,黑主优姬,你不会想利用风纪委员的身份来接近学长们吧?”另一女生接口道。

“太过分了,居然想一个人霸占学长们。”

……

“那个日番谷君……”优姬不好意思地看向冬狮郎。冬狮郎抿了抿唇。

“安静!”日番谷冬狮郎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具象化的“#”字。难道,现在人类的声音穿透能力比起以往有了很大的提高,也有了更大的杀伤力?!冬狮郎感觉自己的耳膜隐隐作痛。“你们太吵了!”

“这是谁,哪来的小弟弟?”一女生疑惑地问。

小、弟、弟吗?冬狮郎的额头再次出现了一个华丽丽的“#”字。

“但是很酷啊!你瞧,银发的呢!”跟某个酷哥很像啊!大家不约而同地想着。

“是新来的转学生吗?看他手臂上的徽章,也是学院的风纪委员呢……”某眼尖地说。

“安静!”冬狮郎揉揉眉间,沉声喝了一句,也放出了一点灵压。在场的人马上感觉到一股压力,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冷眼扫视全场,看到大家都安静下来,冬狮郎便收起灵压。

**********

月之竂宿舍内,——“今天怎么了,大家出奇的安静啊?!”蓝堂英撩起厚重的落地帘,好奇地看看雕栏铁门口的场景,在看到人群中十分突出的一抹银白色的时候,是因为他吗?那个奇特的人类!那么轻易就挡下来他的攻击!

“看来新来的管理员很尽职啊!枢,他就是昨晚你们说的那个小孩子吗?”一条拓麻站到他身边,支着下巴淡淡微笑着说。

“银发绿眸的小男孩,他的力量到底是什么还不清楚,但是却非常强大,你们不要去招惹他!”枢警告道,意有所指地看了某些人一眼。

日番谷冬狮郎,到底是什么人呢?有着跟纯血种一样强大的力量,不,也许是更加强!是为了他和优姬来的吗?不管是敌是友,这个人都不容小窥!优雅如帝王的最高上位的纯血种君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偏头想着。

夕阳落尽,夜幕下的雕花大铁门打开,走出来一群闪亮的人。玖兰枢,蓝堂英,架院晓,支葵千里,一条拓麻等几个夜间部的大人如同世间最耀眼的明星一样,接受着众人的崇拜。不理会周围的尖叫声,玖兰枢向黑主优姬走去,“优姬!”

“是!”优姬几乎是立刻立正站好。

“你总是对我这么毕恭毕敬的,这样我会觉得寂寞。”枢摸摸优姬的头发,宠溺地说,眼中却闪过一丝黯然。然后,枢走到了冬狮郎的面前,

“日番谷君,在学校的生活还适应吗?”

“恩。”冬狮郎轻声应答了一声。就在此刻,被冬狮郎藏在裤兜里的手机,发出了一连串铃声……

延伸阅读

从零药业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g8gl.shtml
安徽从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介:安徽从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坐落具有名扬四海的政治家、军事

鲸吞汉堡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uv7h.shtml
鲸吞汉堡加盟鲸吞汉堡隶属于上海鲸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环境优美的汉堡店,整间店以

郑州麦子美容服务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ggek.shtml
暂无

安得赛采暖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gv2y.shtml
2003年7月16日威海品信节能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专职也致力于节能、环保、投融资市场

茜丝化妆品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uid5.shtml
茜丝化妆品以追求天然、尊重、和谐、快乐护肤为品牌理念,打造全球连锁个人护理信得过品牌

富爷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n9zd.shtml
富爷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法国澳洲多种品牌红酒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gcos.shtml
酒演酒业专注于法国、澳洲葡萄酒原瓶进口与代理,合作分销商遍及30多个市级地。合作品牌

FASN梵圣饰品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bfek.shtml
FASN梵圣饰品加盟详情现在欧洲最流行的一个名词就是“大众奢侈品”!所谓大众奢侈品就

森塔化工产品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n3xn.shtml
森塔化工产品主要指标达到或很过国内外出众水平,在国内同类产品中居出众地位。凭借产品的

健如初养生馆加盟  http://www.stonecastlemagic.com/sqph.shtml
河南健如初药业有限公司健如初养生馆是一家专业康复颈椎病、腰间盘突出、肩周炎、风寒、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面王妃:腹黑冥王心间宠楔子

    元康二十二年,帝崩,太子继位,改国号宣德。宫中淡黄色的桂花体态轻盈,开得热烈,于幽静之处,飘着淡淡的香味。虢平公主上官燕婉穿着一身素白的袍服跪在龙榻前,声嘶力竭地喊着“父皇”,终究唤不回曾经的荣宠。同年,宣德帝继位三月余,病重,命景王监国,然月余,景王暴毙而亡。虢平公主上官燕婉被囚禁在萧条的小院中,

  • 丧尸离我远点隐瞒和坦然

    第二天,迪西弗看到了疲倦但开心的哈利,他几次望向自己欲言又止,都是被罗恩打断的。餐桌上,迪西弗按照平常习惯,一边吃饭一边耳听八方。“它要么特别宝贵,要么特别危险。”罗恩压低声说,“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奇怪的狗看护着。”“或者两项全占了。”哈利也压低声音说,“那东西就在活板下面。”迪西弗能确定昨夜他们被鸽

  • 妖鬼片之僵尸道长在线阅读第8章

    绣女良的遭遇让李自然悲愤难抑。他非常想为绣女良打一次抱不平,可是自己现在只是夜间里一股阴郁的冷风,连将躺在地上悲泣着的绣女良扶起来的能力也没有,哪儿还有替绣女良打抱不平的力量?一种彻头彻尾的悲哀晴绪占满了李自然空当当的心间。眼见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凌辱欺负,自己却眼睁睁地看着束手无策,这还算是一个大

  • [吸血鬼骑士]玖兰枢和亚纪子在线阅读新的起点

    打开房门,一股熟悉的亲切感随之而来。这是上辈子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承载着李不言青春岁月的地方。李不严的房间不大,陈设也十分简单。一进门右手边是一个老旧的实木衣柜。而衣柜的正对着一张木床,床上的东西干净整洁。床头边放置着一张书桌,书桌正对着窗户,打开窗户楼下院子里发生了什么都可以一览无余。书桌上放置着

  • 湮灭星河在线阅读装睡

    陈玉娇洗好澡开了门,人又转回去准备倒水,盆也不知是什么木头做的,很沉,她抬不起来,每次都是弯腰拖在地上走。俞锡臣站在外面门口旁边,见她开了门便进来了,见到这幅场景,直接撸起袖子快步走过去,“我来。”俯身便抬起木盆,端着就出门了。对陈玉娇来说相当吃力的家伙,在他手里却格外轻松。陈玉娇直起身,看着他的背

  • 重生之猪妖当道在线阅读第3节

    龙霄阁中,被禁足修炼的萧子尘正吸收着天地元力,使得身上紫色光芒不断闪动。“孩子,来吧,来吧,我在这里等你......”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萧子尘心底响起。“谁,何人擅闯我东元王府。”萧子尘猛然跳起浑身紫色元力涌动,怒喝出声。“南方,龙渊。孩子,来找我。”苍老的声音再次从萧子尘的心中突兀响起。“你到底是谁

  • 我的COSPLAY人生第四章

    长这么大很少有同龄人在自己身边能够如此自在,就是陌生人在他身边,不知为什么也都会像后座上的人一样,十分怕他。他自知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真心没觉得自己这么可怕。可副驾驶上这个女人在他这个还算优秀的男人面前,居然可以毫无形象的睡过去,他心里多少有些诧异和郁闷。很快他也发现自己办了一件蠢事,想找个陪自己

  • 谨慎魔头成长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进入了十一月,天气已有些寒冷。风中夹带着一丝寒意,南风山已有些微黄,看起来似有些萧索之意。当然,这点寒冷对于如今的钟直来说是不足道的,不过钟直还是穿上了棉质长衫学服,以免显得异类。到得十一月八日,朝廷发下板文,定于明年三月初八举行郡试。学院顿时陷入紧张气氛中,大部分学院的学子都是

  • 鸿蒙圣王第3章在线阅读

    太原的战事越来越紧张,狼牙军的进攻越来越猛烈。李将军的伤势尚未恢复,太原城的守军每天都极为吃力。狼牙军突然增兵,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燕凌也不过修养了几日又跑到战场上去了。萧云跟着东方青岚,救活一批又看着一个个人死去。“将军,城内的粮草不多了。”李将军听着下面人的汇报,那些粮草要供养的不只是士兵,还有

  • 网游之王者之魂在线阅读第七章

    这节数学课快要结束了,还有最后五分钟。苏安安的眼睛忍不住又往梁晗的位置上看了看。今天她的视线总是落在梁晗身上。梁晗趴在桌子上,他的身影在一众抬头看着黑板的学生中,尤为的显眼。从她的视线看,她只能看见梁晗头发浓黑的后脑勺,他睡得正熟。苏安安有些走神,记笔记的手一顿,她有些不明白,梁晗明明七点过的时候就